《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大闹的结果是:大人们妥协,从此不再提整牙的事,而我则每日带着我的稀疏的牙齿,毫不害臊地见人就咧嘴大笑。那时的大人个个都忙,孩子都放羊般的养,没有人有时间有耐心告诉你该怎样照顾和保护你的牙齿。而我又生来缺乏理性,想干什么干什么。最典型的就是疯狂地使用牙齿,把它的作用利用到极致。比如劈甘蔗,有几个小孩能用小牙去劈甘蔗的?我能,而且劈起来欲罢不能,直吃得满脸甘蔗末、满手甘蔗汁、满地都是甘蔗渣子,踩在脚下松软如地毯般的厚。
        (1)

牙对一个人,尤其是对一个女人来讲是十分重要的,但是我的牙从我幼年时期直到今天,都给了带来了很多很多的麻烦。也许是在娘胎里就发育不全,所以我自打出了娘胎就发育迟缓,“长到两岁了才长了一颗牙,而且还是个豁子牙“(我妈的话)。

为什么是个豁牙?是因为我的牙齿长出来实在是和别人的不一样,别人的牙是一个一个长出来的,而我的是一对一对长出来的。也就是说,我的牙齿是两个两个粘在一起的,出牙的时候一次性地出两个,打眼一看是一个牙,实际上是两个独立的小牙,所以中间自然就会有个豁。

我满嘴的牙好想双生子似的一对一对冒出来,到了七岁换牙的时候又一对一对地离我而去,同呼吸共命运似的共同进退。可是,我嘴里再长出来的新牙可就让我和我爸妈笑不出来了:我掉的是一对牙,而长出来的却只有一个,可想而知自此以后我满嘴里的牙会是个什么状态?

尤其是前面的门牙,更是惨不忍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既没有右舍也没有左邻,整个一十八不靠。惹得从小到大都有人跟我好奇:“你嗑瓜子是怎样磕的?”

到了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班上有一个叫“周立民”的男生,腼腼腆腆的不显山不露水。我之所以记他记得深刻,是因为他有一个不同寻常的身世和一嘴不同寻常的牙。他的家原来住在乡下,在他很小的时候,有一年春节他妈妈在家里蒸过年的馒头,结果蒸一锅坏掉了,又蒸一锅又坏掉了,一连蒸坏五锅馒头,大过年的发生这样的事让他妈妈颇感不祥,认定了是自己做了坏事被老天爷惩罚,一时想不开,干脆投井自尽了。他妈死了以后,他爸便带着他们姐弟三人一起办了“农转非”,他姐叫做周什么芬的跟我的三姐在同一班,而他则跟我一班。那天,他坐在我的背后,不知何故大笑不已,我偶一转身,正巧眼睛正对着他高扬着的血盆大嘴,这个姿态让我立刻将他嘴里的情景一览无余,不禁失声喊道:“哎,你的牙……”

他则立刻收回了仰着的头,恢复了往日的矜持。

知道我在他嘴里看到了什么吗?

我看到了四排牙。也就是说,咱们正常人是上面一排牙下面一排牙一共两排牙,而他却是上边两排牙下边两排牙一共四排牙,从他张开的口腔里望进去,里面密密麻麻全都是牙,像鲨鱼一般一层又一层,所不同的是鲨鱼的牙前后尖利交错乱七八糟,而他的牙却是上下里外四排牙排列得整整齐齐,所以当他正常的跟你讲话微笑的时候,你绝对想不到他嘴巴里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这个发现让我突然间愤怒不已,怒斥世道的不公平:为什么让有些人长了那许多无用的牙齿,却不肯让我多长哪怕两颗?不是欺负人吗?

 

    (2)

到了四年级,我爸找了个名牙医来评估我的牙,评估的结果不说我也知道:“门牙少了两颗。”

这不是屁话吗?谁不知道少了两颗?不少会来找你吗?建议:在两边牙齿后面带两个卡子,把牙齿慢慢往前面推直到合龙。这个建议让我撒泼打滚不愿意接受,那时虽然我年纪还小,但我的理由还是让一干大人们张口结舌。你想啊,我的门牙本来就少了两颗,如果把后边的智齿推到前边来充当门牙,那会是个什么情形,那不成了满嘴厚牙的怪物了?不行,坚决不干。

我这样大闹的结果是:大人们妥协,从此不再提整牙的事,而我则每日带着我的稀疏的牙齿,毫不害臊地见人就咧嘴大笑。那时的大人个个都忙,孩子都放羊般的养,没有人有时间有耐心告诉你该怎样照顾和保护你的牙齿。而我又生来缺乏理性,想干什么干什么。最典型的就是疯狂地使用牙齿,把它的作用利用到极致。比如用牙去劈吃甘蔗,有几个小孩能用小牙去劈甘蔗的?我能,而且劈起来欲罢不能,直吃得满脸甘蔗末、满手甘蔗汁、满地都是甘蔗渣子,踩在脚下松软如地毯般的厚。

还有就是磕松子,那时候没有磕松子的工具,也没有现成磕好的松子来供你享用,禁不住诱惑怎么办?只能是你自己磕。坚硬如铁的松子放进嘴里,上下牙一合咔嚓俩瓣,牙齿怎样不管,能享用这松子的美味才是关键。至于把一块核桃皮咬破去取出里面夹着的果仁,那真是太小意思了。甚至牙齿还被我当成过五金工具来使用,比如用牙齿来拔个钉子啦、拧个螺丝了,这些事情全都干过。

哦,还有,我喜欢吃的还有武汉街头卖的炒蚕豆,当地人叫做“铁豆”的,可想而知它的坚硬度如何,不过,吃铁豆的时候是已经长大了的,而且牙齿已经开始出毛病了的。

写到这里,我自己吓了自己一跳,原来我从小竟是那样的狂野难训,没有一丁点的小女孩的矜持娇羞不好意思,有人评价过我象个野孩子吗?似乎是有。
        (3)

古话怎么说来着?船可载舟也可覆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不付出真情难换回真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等等等等,反正就那么个意思,你不好好对待你的牙齿,牙齿早晚会来报复你。
渐渐地,牙就不行了,一开始是左下方的一颗大牙烂掉,那种无时不在的深扎在骨头里的痛让我每日痛苦不已,唯一缓解的办法就是不住地“吱儿,吱儿” 地往嘴里吸冷气,这样一吸吸了十好几年,到现在我都觉得我左边的法令纹似乎要比右边深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吸冷气的后果。

到了结婚成家、孩子三岁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发现左耳后无声无息地冒出了一个坚硬的肿物。当时,正好我的小女儿患眼病在医院住院,我也乘机去让大夫看看我长的这个肿物为何物。

大夫一看,满脸严肃地吓我:“你要小心了,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快去做个血沉化验吧。”

做了血沉化验,一切正常。所有的检查和化验做完,还是一切都正常,这回轮到大夫大惑不解,“咦?你这是怎么回事?从来没见过呀。”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便赶紧打发我走: “你去看看牙科吧。”

去到牙科,一群年轻的医生围着我看来看去,就两个字:“拔牙。”

拔牙要交二十块钱,这又让我找回了那种不公平感,我的牙被你们拔去,我还要给你们交钱?什么世道?就像是我听到过的一个相声里说得那样:我的阑尾被你们割去,我免费捐了还不行吗?
        (4)

拔牙的时候,麻药扎上,大铁钳子张牙舞爪地在眼前一挥便进到了嘴里,钳着那颗烂牙两边左右一摆,只听见咔里卡嚓,那声音像极了拔断老树根的声音,我几乎昏厥过去。

牙拔掉以后我那个悔呦,你知道为什么?我原以为拔掉了烂牙齿,我的那个地方就从此不会再痛,我也再不用神经般的不停的吸冷气了,殊不知那痛是依然存在,丝毫没有消减,我感觉烂掉的不只是牙齿本身,还有深藏在牙床里面的那一片骨质。

而且,拔牙后又让我有了一种面对疼痛的无奈,我不能够再吸冷气了。

转眼又过了几年,我那位当时正在为李长春省长做秘书的同学打电话给我,说是认识了一位名牙医,问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我这边立刻答应了要去,并拉上了一位开氨基酸厂的朋友叫“王燕”的一起开车赶了过去。
        (5)
        这次主要是对付我稀疏的牙齿,尤其是门牙。
        不过,这个名牙医也没有让我感觉到他有多么的高明,三下五除二地做了一个小小的牙齿夹在我的两个门牙中间,让我立马联想到了我小的时候吃红果(山楂)后留在嘴里玩弄的红果核。

记得小的时候,每次老家来人都会带一大包红果,每次吃完了红果,我总是习惯于把一颗果核夹在两个牙缝中间,舔进舔出的逗着玩。这次名医做的这颗小牙像极了那果核,让我不由地想到,如果当初我把那果核涂白了如是夹在牙缝里,效果不一定会差别很大。而且,果核的好处是,如果我弄丢了它,我不会去管它。而这颗名医的小牙,和当年的果核一样,诱惑着我不住地去用舌头舔弄,只是稍有不慎便不得不去满地找牙。

转眼又过了十年,原来的那些好牙们也开始反攻倒算喽,并且反击的势态之凶猛让我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仿佛是一夜之间,所有的牙齿都开始松动,先是左边痛,吃饭只能用右边吃。

不久,右边也开始痛并且比左边更甚,就只好又换到左边吃。再后来就只好又去拔牙了。

只是,这次拔牙和上次不同。这次,医生的钳子轻轻往上一提便能提出我的一颗牙来,完全没有了那拔断老树根似的声音,最多的一次,我被他一次提出了六颗牙。

在我做手术的时候,我的两个女儿一边一个握着我的手,拔牙竟成了母女联络感情的一个不错的桥梁。
只是每次回到家里,我都会长时间地站在镜子前眼泪汪汪:“我还这么年轻……”

那几颗稀疏的门牙,还在牢固地长着。
        (6)
        十年一个轮回。
        又过了十年,突然有一天右边的门牙无端地长出了一截,用手去碰,微微有些松动,好在不耽误吃喝,也不被人注意,所以也不往心上放。直到有一天我去老乡安大哥家做客,我微笑着走进房门还没来得及开口,他立刻指着我的牙说:“哎,你的牙怎么长了一截?”

看来,一切都逃不过明眼人的眼,害得我立马闭嘴再也不愿张开。

在网络上和大姐二姐视频,牙齿也常是被她们奚落的对象:“美人,那美人也是要由美牙来配的。”

言外之意:人美牙不美。我一直打算着今年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牙医那里去做牙,做全口的植牙,把嘴里面所有的“原配”统统拔掉,再也不受他们的折磨,和这些无情的烂牙从此说“拜拜”。
        (7)
           不料,说不行就不行了。原来微微松动的牙齿一夜之间松得整个是“风雨飘摇”,我只好赶紧给远在洛杉矶的我的牙医打电话,约好下星期一去看牙,不料,星期一还没有未等到,一颗牙齿便掉落下来。
        这天,正好我在家休息,立刻打电话给老公,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便开始哭:“honey……"
        “牙掉了……”
        “嗯?真的掉了。”
        我估计,我那飘摇已久的牙看得他也心烦,这会儿他也终舒一口气。
        “那你,就不要上班了,就在家里歇着吧,不要出来见人了。“
        他的意思是:见不得人了。
        短暂的几声哭泣后,便没心没肺地把牙齿带来的伤悲忘得一干二净,试着对着镜子笑笑,看笑到如何的程度才不使人们看到我的牙,讲话要讲到怎样状态才能够包得住那缺失的牙齿。

不是我变得比小的时候淑女了,而是我知道,许多磕药的人就是满嘴缺牙少齿,我可不愿人们看我时当我是个吸毒者。不过,老公不让我去上班,我也就用不着去面对任何人的眼光,依然和往常一样在家里事无忌惮地大笑,还能够有时间安然地写下这篇文字,等着星期一回去去看牙医。



 

           

从小我的牙齿就和别人不那么一样
 我的牙们几乎折磨了我一辈子

                                                                                                                                                      加州    美英

 

                         本文作者美英简介
                              本文作者为中国山西晋城人,2000年移民美国。在中国生活的时候曾在一家国内企业做文书工

                              作,本文作者自幼喜欢文学,后来也多有创作,移民美国之后陆续有各种文章发表,散见于国

                              外各报刊。现在美国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