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我到美国探亲至今已有三次。与大多数来自中国的探亲家长一样,和孩子们团聚,尽享天伦之乐;外出旅游,观赏异域自然美景,是我们在美国的主要生活内容。 但却一定不是生活的全部。因为,我们有探亲老人自己的活动圈子,有许多新结识的朋友。旅居海外的日子亦由此消弭了寂寞,增添了更丰富的内容。自然也留下很多难忘的记忆。

我的活动圈子在哪里?在加州的圣地亚哥,一个名为DOYLE,中国人念作“多友”的公园里。
 

流水的中国探亲老者

“多友”公园位于圣地亚哥拉荷亚一隅,这里离圣地亚哥著名的商业街UTC购物中心很近。它的周边环绕着许多美丽优雅的居民小区,以及UCSD等名牌大学、一些知名公司和科研院所。无数来自中国的有为青年在这里学习、工作和生活着。

留学生一多,来此地探亲的中国家长也便跟着多了起来。不知从何时开始,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在这些来自中国国内的探亲家长中悄然成风:虽然各个小区都有适合其居民们活动聚集的场所,虽然这一带还有其他的一些公园,但是每天早上,这些中国的老者们却习惯于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多友”公园,在社区活动中心近旁的草地上、大树下三人一伙、五人一群地展开起各自喜爱的活动。击剑、舞拳、唱歌、跳舞、用国语聊天交流信息、互相探讨抚育孙辈心得,俨然置身国内。

有些已具有美国国籍或持有绿卡的中国老者亦加入其中。但无论是谁,所有的人全都显得那么怡然自得,一副全然不觉身处海外的模样。

需要指出的是:“多友”公园很大,其中心是一个能够同时举办多场球赛的硕大无比的综合性球场,环绕四周的有散步便道、儿童游乐场、遛狗场等等供游人娱乐的设施。因此每日来此消遣的不单只中国老人,亦有其他国家的人士,当然更多的还是本土居民。驰骋球场的多是年轻的大学生,各种肤色均能见到。可喜的是,众人同处一园却是相互友好,各得其乐,彼此间从无龃龉产生。

通常情况下,中国老人的探亲是有期限的,或半年或三个月,于是自然而然地经常是一拨旧人回国了,另一拨新面孔又出现了。不变的是“多友”公园,对于中国老人来说它就好比一个“铁打的营盘”,而我们大家便是那“流水的兵 ”。

公园里我的几位湖北老乡
        老人们初次相见,喜欢互问一句话:你是哪里的?问去问来,不觉有些惊奇:东西南北,除了不见西藏的, 其它城市一地不缺。大家就说,这是很难得的机缘,即使在国内也只有开人大、政协的那些人能够碰上。咱普通百姓平时别说天天和全国各地的人都有见面,就是同一城市居住,彼此也不一定能够相识相逢呢。

事实正是如此。拿我自己说吧,我来自湖北武汉,可我却是在圣地亚哥碰见我们湖北老乡汪老师夫妇、戴先生、柳太太。如果没来圣地亚哥,我肯定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结识这几位如今已是我好友的人了。这难道不是缘分吗?

记得第一次来时,在我居住的Genesee Highlands社区小公园,我认识了武汉同乡、毕业于华中工学院的戴先生。就是他向我推介“多友”公园。然后在那里我又通过他认识了汪老师夫妇以及柳太太。戴先生后来随女儿到西雅图去了。但是他一直非常怀念圣地亚哥,怀念“多友”公园,说这里乃是他人生历程的一个重要站点。如今他早已回国,一直和我及汪老师保有电邮联系。

戴先生系工科出身,却有很深厚的文字功底。在美居留期间,他用笔记录下每天的所见所闻,并将他的文字以电邮的方式分与朋友们共享。而说到汪老师夫妇以及柳太太,我们几个之间的缘分似乎更显奇巧。

至今,几个人都是来过圣地亚哥几次了,且是次次都有相遇。须知,此中决无刻意安排的可能及意向啊。柳太太,曾经是一名军人,她的一生具有十分传奇的经历。有一阵子,我和她每天夜里在小公园清凉如水的空气里散步,听她讲述她的心酸的童年、少年时代的乡村生活,讲她的母亲的悲苦人生……我常常被她的故事感动得心悸。她的文化不是很高,但是她的朴实、坚韧和她对亲情的诠释让我十分敬佩。她是一本耐读的书,需要走进她才能读懂她。

至于汪老师夫妇,因是本文将要提到的欢送会的主角,故而我要在此着力讲述。自09年春节前后至目前这一段时日,相聚于“多友”公园的这一茬中国老人群里,汪老师绝对堪称一个活跃的、人脉极旺的人。熟识的朋友们常说,汪老师其人多才多艺。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他的职业乃是教师,可他却具有十分广泛的兴趣爱好。他爱好体育运动,会游泳,爱跑步,对于球艺有特别研究。篮球、排球、乒乓球样样都懂,其中尤以被喻为国球的乒乓球见长。在国内他曾经获得过各级各类此项目比赛的冠军,又从国内打到国外,神奇地获得了一次圣地亚哥全市老年乒乓球赛的第一名。他擅长书法,楷书、隶书、行书,百法精通,在国内,是省级书法家协会会员。此地常有朋友慕名求字,他都会抽空予以满足。

他还爱好写作,并且特别勤奋。他能随时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然后通过网络发给国内国外的众多网友。我也是汪老师的一名网友呢。几乎每天我们都能收到他的好几封邮件。其中有文字、有摄影,有些是其原创,有些则系转发。内容实在五光十色。每每读来,必有斩获。令人咋舌的是那些收件人名单,一长串后面还有“更多”!他的朋友之多、交游之广由此可见一斑。

每日上午,在“多友”公园的某棵大树下,你一准可以看见汪老师和他的那些朋友:北京的叶工,天津的胡工、王老兄,湖北宜昌的牟先生,河南的张厂长,山东的曲先生等等一大群人在那儿天南海北侃大山。那简直就是一个信息交流站啊。无论是谁,只要你往旁边站上,哪怕只是一小会儿你肯定会有收获的。同时你也看到,很多时候,汪老师往往就是这“信息发布会”的主角。

很难想像,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已上了一定岁数的人,怎么能有如此充沛的精力,既能保持广泛社交,同时又不误发展自己的多种专长的。或许,汪老师自己说过的一段话能够解释上述现象。他这样说:人到晚年,有一份稳定的养老金,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安定的小“窝”,有一个相濡以沫的老伴,有一副健朗的身板,还有二、三知心好友,如此晚年,便是幸福无比。汪老师说,这几项自己全都拥有了,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多么开朗豁达的一种心境!须知,很多人,有着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金钱,更有豪宅,也觉不出生活的幸福啊。如此说来,幸福它其实就是一种心境,就是一个健康的人生态度。

熟识的朋友们都说,汪老师如此好心态的养成其实还要归功于他那老伴儿。汪老师的老伴儿也姓汪,职业也是教师,与其先生两者兼同,巧是不巧?汪太太的性格却显然是有别于其先生的,她平时基本不爱出门,她在家里做个好“后勤”,不叫家事绊了先生后腿;闲暇时读书看报上网,做她先生文章的第一读者。

当她偶尔在公园亮相时,人们会对她的从容淡定中透出的一种大器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还有件事必须说说。优秀的汪老师与所有朋友均和谐相处,此外他还特别尊崇一位比他更年长的人:“多友”公园的球友、79岁的钱先生。

这位钱老确实也非同凡响。他中年时期离开香港,飘洋过海到达美洲,此后数十年间历尽千般磨难,终至事业有成。钱老一生,任何时候也不曾放弃锻炼身体,故而他今天虽达耄耋之年,却依然精神矍铄,时常驾驶了他的“凌志”车,四处与人切磋球艺。在多个场合,汪老师屡屡向人们介绍钱老的事迹,他是想要大家学习这位可敬的长者,做个热爱生命的人。

我忽然有所领悟:汪老师本人何以如此杰出?原来,越是优秀的人,越是善于吸取他人长处啊。或者说,越是善于吸取他人长处者,越是优秀啊。

公园里其他众多的朋友们

如果有人告诉你,“多友”公园里藏龙卧虎,你可别不相信。说真的,这些个留学生家长,无论她或他,也无论其文化高低,可说是人人身上有故事。

先说这位雷太太。

她来自江西南昌,退休前长期干护士工作。离开工作岗位后,便与一帮老头老太天天在公园里学打太极拳。后来有个人跟她说,太极拳节奏过于缓慢,咱没这个兴趣啦,不如去老年大学学跳现代舞吧。然后不由分说硬拉了她同去。这个人末后又拉她去学习唱歌,且是唱的美声!

结果你猜怎么着?她不仅东方舞跳得倍儿棒,还代表当地老年大学参加相关的歌唱比赛,居然屡获名次。然后她又一鼓作气学习弹钢琴,弹得也是像模像样。

众所周知,各地老年大学办得不少,学员更是不计其数,但真正学有所成的实属凤毛麟角哇。

且说雷太太来到“多友“公园后,便有一群歌舞同好天天聚拢在她身旁,向她学艺。而她总是抱着谦逊的态度,表示大家只是互相切磋而已。有一阵子,因回国走掉一批人,新人又暂未出现,公园一时稍显冷清。幸亏有她们几个拉动,方保持几分生气。有人戏称她“雷教练”,有人则认为这称呼用于她倒是恰如其分。于是,这叫法便传了开去。

我曾经问雷教练,从前在学校在单位,你肯定就是一个业余文艺活动积极分子喽?她摇摇头说,从来都不是。非但不是,甚至连这方面的欲望都不曾有过。那时家里生活苦啊,哪有心情顾及不相干的事儿喔。若非退休后受朋友怂恿,自己都不可能了解原来咱还有这个能耐呀。

我琢磨,她身上一定是具有某种潜能或曰天赋的,只是成长条件受限,未被发现和未被发掘而已。在中国,像她这样有才华却得不到正常施展的人,何止千万!不提倒也罢了,提起不免教人扼腕叹息。

公园这一茬老人中不乏知识分子,甚至高知。北京的李女士便是其中之一。每日,她都早早来到公园。而我则恰恰相反。故而她离开我到达。我们常常会在遛狗场那儿相遇,原因是两家的小宝宝都喜欢看狗狗。一来二去,我们便有许多共同话题。

她出身于江南的名门望族,名到什么程度呢?说出来吓人一跳,乃是中国近代名人李鸿章之后也。便是她的名字,亦遵照其家族谱系得来。对此她自己并无显摆,她不是浅薄之辈。这事情是某天我俩聊天到一个阶段,偶然提及的。她说,从前好些个年头,其家族史乃是一个禁忌,不敢随便触碰,因为弄不好会招致牢狱之灾甚至杀身之祸。而现在可以自由言说了,无论如何,这体现的是时代的一种进步。

她是国家电网的一位教授级高工 ,已到达退休年龄,却依然在上班。原因是领导再三挽留,恳请她再带出几名学生。而她自己,亦是对其专业难舍难分。正好,就此干下去了。干到何时为止?或许要到古稀之年吧。

在“多友”公园,叶工伉俪绝对属于元老级人物。他们从2000年起就开始在这儿交朋会友啦。叶工回忆说,那年,中华全国总工会有一位退休老干部亦在此探亲,那人充分发挥其工会工作的特长,将公园的活动开展得极具生色。新人报到必开迎新会;故人西辞一定会茶酒相别。此外歌舞会、棋牌班等等,真个教人流连忘返啊。此后每年的情形当然也是各有千秋,不过,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叶工被公推为“旅游队长”,带领一批又一批老头老太玩转圣地亚哥的事。叶工说,在公园的树荫下谈天说地固然有趣,但时间久长后便有思变意识。

有人说圣地亚哥乃是全美著名的旅游城市,无数的人每日每时从世界各地涌向这里,咱们却守着这方宝地而不知观赏,委实辜负了上天造化和赐予的机会呀。于是,一帮人相约,先开始近处的游览。

一时间,周边的UTC购物中心、拉荷亚海滩、UCSD宽广美丽的校园⋯⋯处处闪现着这帮中国老者的身影。

逛遍近处,再向远方拓展。怎么去?坐公共汽车、坐轻轨。程序都打听好了,先去VONS买月票,老年人有优惠的。再看着地图选路线。然后准备好一路上的吃喝,便出发了。通常是上午9点出门,下午二、三点返回。几年下来竟玩遍了全圣地亚哥。科罗纳多岛、动物园、海洋公园、巴博亚公园、旧城、海军基地的航空母舰、潜艇等等全看过啦,甚至还跑去看过枪展。

我们这些老人玩还不是随便乱玩哩,一路上会展开热烈讨论的。四川师范大学历史系的一位潘教授每次外出都会带上纸笔将所见所闻详细记录,想必定有用途。

叶工伉俪每年都会来圣地亚哥住上半年,资格老,情况熟悉,理所当然地,便成为旅游队的头儿。至于那些队员们,则是新老面孔皆有。如此的海外游历,能不教人回味?

为即将回国的朋友开一场欢送会

话说7月下旬,汪老师夫妇、雷教练夫妇、河南的张厂长就要离开圣地亚哥回国。还有睿睿小宝宝家要搬,他外婆从此也得告别这边的朋友。于是,留守者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商量着,拟为他们全体开一个欢送会。其首席策划乃是贵州籍的文女士。

文女士,当年老三届中的66届高中生,由于极具亲和力,所以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一些人。她曾经成功组织并主持过“多友”公园08年中国人“庆十一”联欢会,并作为演员之一,即席演唱了一曲梅派的《贵妃醉酒》,那委婉雅致的唱腔,那且歌且舞的优美身姿曾获取一片喝彩。

此番活动当比照展开。当我们将这计划告知汪老师,他却笑道:呀,正要同大家说这个事情。原来,汪老师的儿子晓珩被所在公司派回中国上海工作,他的一些朋友张罗着要为他们全家送行。同时晓珩还要为其爱女茱莉庆祝3周岁生日。

有人问,能否两场会并做一场开?在场人士全笑起来,连说“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欢送会在7月底的一个周六举行。地点当然是大家每日的汇聚地。这天中午12时整,各方朋友依约到达,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来了大几十号人马,一条长廊全被挤满。全体来宾遵照此地习俗,以家庭或个人为单位带来了各自的拿手好菜。花花绿绿的美味佳肴盛装于玲珑剔透的各种容器里,摆满了宽宽大大的石桌。汪老师一家俨如主人,为全体来宾准备了各样方便餐具、纸巾,并煮好两大锅可口消暑的银耳汤、绿豆汤以及红酒、饮料、菜肴,另外还有小朋友们期盼的生日蛋糕。

他们马上就要走了,需要做的其他事情已经非常繁多,却又特地为欢送会再付出了这么多的精力及物品,其一家老小的待人之诚恳。

因是周末,朋友们好多都另有活动安排而无法赴会,但来者依然很多。须发皆白的钱老、叶工、王医生夫妇、张厂长、曲先生、彭老师、文太太、谈女士、马莉小姐,大家都早早来到。两方的朋友们济济一堂,一边品尝美味佳肴一边闲话家常,畅叙友谊,抒发离别之情。

酒酣耳热之际,汪老师高举起酒杯,向大家深情告别、表达谢意,并再一次向全体与会人士推介了那位可敬的钱老。这场面,相信它会长存于许多人的脑海里。

接下来的几天,“多友”公园里,欢送气氛依然氤氲弥漫。先前的缺席者全到,就连已经搬家的睿睿外婆也特地赶来,大家举起相机,纷纷合影留念。

天津的王老兄、朱大姐夫妇因人品高尚而一向备受众人敬重,尤其后者,虽身染重疴依然笑对人生,已然成为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其事迹已被汪老师写入文章。此番离别之际,汪老师又特地书赠条幅,道是:夕阳红胜火,宽怀寿如山。老俩口欣然接受这珍贵的祝福。斯时,笔者恰在一旁忙将这感人场面定格。
那日人多事忙,有些细节之处难免有疏漏,在新来者中引起些许误会。这个时候文女士便如调和剂,各处奔忙,作些解释、疏通工作,最后自然使得皆大欢喜。

啊,“多友”公园,你是名副其实的汇聚了很多朋友啊。
 

           

解除了来美探亲的中国老人的寂寞
 我在 圣地亚哥多友公园交到的老朋友

                                                                                                                                                      加州    万桂春

 

                        

                                    本文作者万桂春简历:

                                    1949年出生,湖北武汉人。在中国国内的企业及新闻出版机构工作三十余年,2004年退

                                    休。有新闻与文学作品多篇散见于国内报刊。2007年第一次赴美探亲期间,曾在美洲文汇周刊《生活啊生活》栏目发表文章《我表姐早莲一家三代女子的婚姻爱情》,目前正在加州圣地亚哥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