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为什么两岸三地以及世界华人每年都要共庆1010日这一纪念日?因为,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在这一天成功。就在这一天,结束了中国二千余年的封建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制度。一战定天下,辛亥革命之武昌首义为中国近代历史这重要的一页,写下了精彩的一笔。

我的爷爷是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的总指挥、卓越的军事家吴兆麟将军,他是武昌首义成功的关键人物。

我爷爷吴兆麟,字畏三,湖北鄂城人,生于1882年。19111010日,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时,任起义军总指挥,战时总司令。19121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我爷爷吴兆麟任大元帅府参谋总长。

吴兆麟参与筹划北伐,任北伐三军第一军总司令。在辛亥革命中吴兆麟是一位功勋卓著的人物。

天分加努力造就了卓越的军事家

我爷爷吴兆麟出身于有知识的贫苦农民家庭。其父吴其意初攻诗书,尤通仁义,因家贫未能攀登仕途,种田养家。每遇天灾,家里就只有粥喝,那粥也是一吹千层浪,一吸九道沟。但是,贫贱不移,坚毅不拔,他以自身的意志给吴家的三兄弟做出了好榜样。吴兆麟身体瘦弱,偏好读书识字,很不适合农家环境,乡亲都为他摇头叹息。吴兆麟却颇有志向,他琤H关羽,岳飞自况,喜读孙吴兵法,不信自己如乡邻所说:是一个无用的人。

我爷爷吴兆麟十六岁时,适逢张之洞在湖北督练新军,他就跑到武昌新军工程营当兵。湖北新军当时被称为飞虎军,威震全国。而这个工程营,又是全国成立最早的工程部队。在湖北新军中,不失为文化程度最优,操练最严,技术要求最高的一个部队。吴兆麟编入这个队伍,如鱼得水,特别用心,课操之余,发奋自学。他除了修工程营必修课目外,还自学现代军事知识和古代军事知识。经常是熄灯号后,还蒙在被子中攻读。他的年龄最小,但样样领先,很快就在营中有了一定的名气。

吴兆麟十七岁考入随营学堂,旋被选送到将校讲习所。次年又考进工程专门学校,以优异成绩毕业。又考入参谋学堂,因学习成绩优异,被提升领班,并以最优等生毕业。在不断地学习军事知识,技能的同时,吴兆麟也接受了西方的科学知识,西方的民主,自由学说和日本的维新思想。他开始关心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吴兆麟从队长、哨官,升到了左队队官,有了丰富的军队实际管理经验。吴兆麟先后参加了彰德、太湖两次秋操(全国阅兵,军演)之后编写了彰德,太湖秋操纪事,还编着了《战术实施》、《参谋旅行》等兵术书籍,得到当局欣赏,印发各军参阅。吴兆麟参谋学堂毕业后,仍回工程八营任左队队官,负责防守武昌楚望台军械总库。

如果说1897年我爷爷吴兆麟毅然离开农村,参加新军,是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那么1905年,坚决发起组织日知会,则是他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湖北军学界有志者秘密组织了日知会,借以集合同志,宣传革命。吴兆麟积极参与发起组织工作,并任该会干事及工程营代表。他收会费,募捐款,印刷《警世钟》、《猛回头》、《民报》等刊物在军中和青年学生中散发,宣传革命思想。日知会发起人中的黄兴,曹埃布尔,宋教仁,张纯一,蔡济民等后都赴日,参与和孙中山一起组织同盟会。

同盟会成立后,和日知会常有密信往来,日知会实际上是同盟会在湖北的有力盟友。同盟会并将在日本讨论的革命战略问题寄武昌日知会讨论。在湖北军界同志讨论会上,吴兆麟说:汉阳有兵工厂,汉口是大商阜,武昌有大工厂,军队最紧要的弹药,粮秣,被服均不成问题;而且湖北居扬子江中心,因此,革命战略要以湖北为根据地,竭力联络扬子江上下游各省同志,待时机一至,则由湖北首义,然后向北发展,以北京为作战目标。

我的爷爷吴兆麟以军事学识,指挥才能,行事为人逐渐使他在军中颇有威信。这就是为什么起义军会在苍促起事后会聚集到楚望台;为什么尽管他年仅二十九岁,却仍在辛亥革命武昌首义之夜被公举为革命军总指挥。

十八星旗替代了黄龙旗

19119月,湖北革命党人准备发动起义。居正离开武汉,赴上海邀请黄兴,宋教仁等共谋大业,被清政府查觉,封“大江报”,抓詹大悲,何海鸣等人。109日,孙武等在汉口制造炸弹,又不慎失事,起义计划暴露,领导人大批被扑或避走他乡。1010日清晨,总督瑞澄杀害彭楚籓,刘复基,杨宏胜三位革命党人,并欲按名册大肆搜扑革命者。新军中的革命党人占全军三分之一多,他们不想坐以待毙,决心反抗。

当晚,工程营后队排长陶启胜,查有兵士程正瀛,枪内装有子弹,又查有该排副目金兆龙,也擦枪装弹。遂问:“金兆农为何如此?” 金兆龙答:“准备不测。”陶启胜大怒:“尔辈岂有此理,预谋造反,这还了得!”立命左右绑之。程正瀛在后即用枪柄向陶启胜的头猛力一击,脑即击破,立时倒地。士兵方兴潜在营外向营房投一炸弹,响声大震,营房玻璃多破碎,借此一轰群起哗变。此时,左队司书周定员谓:“尔辈既已发难,不应仍守营内,当速往楚望台。”众士兵闻之,齐喝一声,一哄而出,向楚望台奔去。

楚望台设有军械局,汉阳枪炮厂二十余年所制造的枪炮子弹,及历年所置之外国枪支,皆储藏其内。防守该局乃工程第八营。是夜,吴兆麟正当值武昌楚望台军械总库。工程营起义士兵全部到达楚望台,其它各营还没有动静。原定起义领导人,抓的抓,杀的杀,逃的逃,还有的在外地,起义已成“群龙无首”。半月前,炮营起义,被清军轻而易举的镇压下去。现在面对武昌城内外一万五千余清军,又是仓皇起事,孤军作战,义军秩序渐见混乱。此时,革命党人和起义士兵决定自行推举指挥官,促成起义成功,遂公举吴兆麟为武昌首义的总指挥。

我爷爷吴兆麟向全体义军说:“……尔等自首难后,颇形紊乱,非常喧嚣,最犯兵家之忌。况夜战以肃静为主,否则不可指挥。既云革命,须严守军纪,绝对服从命令,方操胜算。……”

众士兵曰:“我等在此之人,均愿遵守命令,即赴汤蹈火,皆所不辞。”吴兆麟又说:“今日起事,成则了不起,败则不得了,只许成功,不许反悔,违令者斩!”大家再次齐呼:“决对服从!”于是,吴兆麟令重整队伍,到楚望台西南凹地集合,遂发布第一道作战命令,各队领令而去,武昌首义之战开始了。

吴兆麟根据敌我形势,向受令官兵扼要说明执行时必须采取的措施:

一、楚望台是新军的武器总库,革命军作战的命脉所依。我们久住防卫,地形熟悉,必须牢固的确保之;也一定能够确实保住。但楚望台北的三十标和西门的宪兵队,对起义军构成很大威胁,所以派去进攻的部队必须出奇不意,以猛烈火力先发制人而歼灭之,至少是驱散之,以保障根据地之安全。

二、炮兵在作战中作用很大,炮队中革命同志很多,要以最快的方法把情报送去,促使他们响应。炮队现驻城外,孤军进城恐有困难,故派步兵两路去迎接,掩护他们进城。

三、为隔绝清军耳目,应立即割断所有电线,以防清督署调兵镇压。

四、派出机灵士兵,分赴各营房联系革命同志,立即组织响应起义。告之革命军的标记和当夜的口令。

我爷爷吴兆麟在辛亥革命武昌首义中,陆续发布了四个口令:“兴汉”,“火军”,“独立”,“四方响应”。

半夜,开始下雨,为了避免清军与外界联络,全城电线均已割断,武昌城一片漆黑,革命炮队找不到射击目标,炮声沉寂下来。步兵的进攻便受到督署府强烈火力的阻隔。邝杰率领的第一路军首先退回了楚望台。吴兆麟闻报大怒,令将邝杰斩首,以肃军纪。周围同志都以义军缺乏有经验的指挥官为由为他求情。

吴同意宽免他,但传令各队必须以他为戒,只许进,不许退。他说:“我们的成功机会就在今夜。如果我们不能利用黑夜掩护,以少胜多击败敌人。天一明,我们就会被数倍于我们的清军击败。大家必须努力向前,定要在天亮以前攻下督署衙门。”

吴兆麟令挑选百名勇士组队,亲自率领向督署的进发。他发现督署后面一片漆黑,也缺少防卫,于是命兵士买煤油数桶,又取引火物多件,到督署后侧纵火。俄倾,火光烛天,吴兆麟同时派人送信给炮队向火光附近射击。各路起义军看到督署起火,士气大振,呼喊着向督署冲去。督署内的清军看到后面火起炮声隆隆,马上惊慌失措,瑞澄由督署院墙穿墙洞逃走。

天将放晓,革命军将督署占领。第八镇统统制张彪仍旧在司令部顽抗,起义军经过反复的进攻,占领了镇司令部。张彪见大势已去,也带家眷弃城而逃。天亮,整个武昌已在起义军的掌控之中。

辛亥革命武昌首义,起义革命军不过两千余人,打起仗来却无不前扑后继,奋不顾身,加之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更由于总指挥吴兆麟临危不惧,信念坚定,军事策略得当,指挥灵活敏捷。

经一夜激战,占领武昌全城。全国革命党人历经十次起义,终于由武昌起义首次夺占了一座省城。终于以十八星旗替代了黄龙旗,飘扬在武汉的上空。

共进会负责人孙武谈到武昌首义时说:那晚上,仓促起义,亏得有吴畏三(兆麟)。原计划领导起义的刘公下落不明,蒋翊武不在武昌,我因重伤匿住医院……大家公推他(吴兆麟)他当总指挥,人人拥护,马上稳定了军心,打起仗来都奋不顾身。孙武指出否则,一夜之间,占据楚望台军械总库,攻下总督衙门,打跑了瑞澄,张彪,占领整个武昌城,是绝不可能的。所以我对吴畏三(兆麟)的气识和才干是十分佩服的。”

辛亥革命武昌首义成功,宣布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府(即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公布军政府檄文和《安民布告》,宣布废除清朝宣统年号,改国号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建立参谋部、军务部、政事部、外交部。以咨议局大楼为办公地,以十八星旗为军旗,五色旗为国旗。以军政府名义发布《布告全国电》,《通告各省文》等文告通电全国。

武昌起义成功,论功行赏时,吴兆麟始终谦让,力辞都督等要职,只望革命成功,谨愿任军政府参谋部长。

1024日,著名革命党人黄兴偕宋教仁到达武汉,黎元洪任命黄兴为战时总司令,使湖北革命纳入了全国革命。吴兆麟陪同黄兴到汉阳、汉口布防,帮助办理军中一切事宜。1028日清朝的北洋军向武汉反攻,面对装备精良的北洋军,革命军承受着巨大压力,汉口,汉阳相继失守。

黄兴辞职,东赴上海,黎元洪潜走葛店,武昌岌岌可危。吴兆麟与蒋翊武共筹防守武昌力撑危局。后蒋翊武也离开武汉。

吴兆麟接任战时总司令一职,恪尽职守,防御武昌。他带领武汉军民浴血奋战,最终守住武昌。吴兆麟为坚守辛亥革命策源地立下了不朽功勋。也正是由于武昌这一革命策源地长期没有被清军攻克,全国民心大振,各省纷纷响应,成为迫使清帝退位,结束两千年封建帝制,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共和政体国家的重要因素。

19121月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吴兆麟任战时总司令兼大元帅府参谋总长,时年30岁。吴兆麟参与筹划北伐,并任北伐三军第一军总司令;后调北京,晋升为陆军上将,绶勋二位,先后获大绶嘉禾章,文虎章,任将军府将军。1914年由于吴兆麟对袁世凯政府反感,申请退役回湖北。

功成身退致力于社会会福利事业

1915年吴兆麟解甲归田,带全家回到湖北,致力于社会会福利事业。1922年,章太炎在上海发起邀集辛亥首义同志和军政商各界代表,于8月齐集武昌,商议成立"武昌辛亥首义同志会理事会",会议公举吴兆麟为理事会主席。

吴兆麟首先从自身做起,为倡建武昌首义公园,并为辛亥革命残废军人及烈士家属征集救济金,他带头将退役金中的二万块银元悉数捐出。武昌辛亥首义同志会很快募集到几十万元。

经过半年多努力,首义公园基本建成,武昌辛亥首义同志会办事处就设于公园内。于1923年春节正式对外开放。市民在工作休闲之余,可随时凭吊革命者的英灵,同时,辛亥革命伤残兵士及烈士家属亦可在此获取一定的生活补助。

同年,吴兆麟捐赠并督修樊口堤,其设计精密,营造坚实,为全国罕见。有关吴兆麟在樊口堤工程进行之中,亲力亲为,风餐露宿,不辞劳瘁的事迹和精神至今还被当地人民称颂。

湖北樊口为梁子湖出口,每年春夏之交,大江倒灌,万千居民流离失所。樊口堤建好后,鄂州樊口一带万顷良田不再受江水灌入淹没之虞,。1924年,康有为来到樊口水利工程,对工程极为赞赏,亲手题为民兴利” "四字匾额,送给吴兆麟,以表达对他造福乡梓的钦佩之情。

吴兆麟晚年皈依佛法,自奉简朴,退役金绝大部份捐做福利事业,自己和夫人吴魏淡如一直靠剩余退役金购置之屋的租益,过着布衣粗食的简单生活,足见吴兆麟一贯之廉洁律己。

抗日爱国,克守名节

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吴兆麟把刚留学回国的小儿子吴景明送上抗日前线,在第一战区司令部任少校参谋。次子吴祖善从上海回到武汉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后被日本宪兵队发觉,活活打死。武汉沦陷后,日本侵略者得知吴兆麟仍在武汉,乃诱以出任伪军总司令,湖北省政府首席参议,请他出山,被吴兆麟严词拒绝后,将其软禁。吴兆麟始终克守名节直至病逝,享年60岁。

爷爷吴兆麟去世后,重庆国民政府明令褒扬,并将其生平史绩,宣付国史馆,决定由国民政府举行公葬,成立“故陆军上将吴兆麟治丧委员会”。

抗战胜利后,举行公祭。湖北省主席万耀煌代表国府主祭,中央各院部均有代表参加,与祭者越百人,百姓摆香案长达十里。辛亥革命首义总指挥吴兆麟将军公葬于湖北武昌卓刀泉。

文化革命期间,我爷爷吴兆麟的坟墓被红卫兵捣毁。1981年,邓颖超特批专款,由湖北省政协负责,为吴兆麟重修陵寝,以供世人凭吊。1982年,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发表吴兆麟手稿:《辛亥武昌革命首义始末记》

           

很高兴我家在辛亥革命中曾经参与

我 爷爷是辛亥革命的那位吴兆麟

                                                                                                                                                      加州    吴德美

 

                                    本文作者吴德美简历

                                    本文作者吴德美为本文主人公、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总指挥吴兆麟的孙女。吴德美本人

                                    1987年移民来美,曾经在南加州媒体工作多年,一直活跃在南加州社区,也在多个社团中

                                    担任职务。现任美国欧巴蒂亚集团公司董事、美国旅美黄埔军校同学会副秘书长、美国海

                                    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等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