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文接上期)

然而,不管中国电影进入美国有多难,中国电影业内人士为实现这个目标的努力却从未懈怠过。

在有关人士最初向我提起举办电影节的想法时,我毫不犹豫拟就同意了。因为他触动了我久藏在心底的那根神经。我随即开始了举办“中美电影节”的活动。

电影节期间,我在家里举办了盛大的私人party,姜文自然是重要的嘉宾。当他走进这间七年前他曾经居住的房子时,立刻被一群七年前就曾与他在我家欢聚的朋友们围住。寒暄过后大家就谈起了上次他在我家炒辣椒的情景,说到此他站起身来对众人问道:“想吃吗?想吃我就再给你们做。”于是他“故伎重演”,走进厨房,系好围裙,拿起刀,又把那炒辣椒的绝活重演了一遍,引得一些人止不住地感叹和欢呼。

饭后,他随意地坐在我家的沙发上。顷刻之间,他的身边就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人。大家像教徒听讲《圣经》一样,认真地听他讲述自己的电影理念。在有人说看不懂他的新作《太阳照常升起》时,他说:“我从来不想跟观众对着干,我只是想努力表达一个真实的自己。如果有人说不喜欢我做的这道风味菜,就喜欢吃大众化的方便面,那我也会做,下次我就给你们做一道方便面吧。”

“其实电影没有哪个对哪个错,只有哪个你喜欢,哪个你不喜欢,还有哪个你习惯,哪个你不习惯。我想有人说看不懂《太阳照常升起》,无非是我没有用一种他习惯的方式进行叙述。“有谁认真地想过什么才是生活中的真实?譬如说,我这趟来美国参加电影节,电影节组委会有一个记录,我下飞机的第一天出席了欢迎酒会,第二天出席了颁奖典礼,第三天出席了沈群家的party,第四天我又在洛杉矶见了我的朋友某某。可是假如多少天后我回到中国,有人问我你去电影节都干了什么?我可能第一个先想起来的是在沈群家见到了李功达的闺女。”说着,他指指坐在他身边的李盈钟,“第二个是一帮朋友都在开幕式上看了我的电影《太阳照常升起》,第三个是我给孙周颁奖,这个顺序与那客观的记录完全不同,但你能说我这个记忆是不真实的吗?”

我想,假如观众能够从姜文说的这种主观真实性去思考《太阳照常升起》的叙事方式,恐怕就谈不到什么看不懂了。而这种主观真实绝不仅仅属于姜文自己,它属于生活中我们每一个人。作为电影观众,永远凭借自己已有习惯去看待一种艺术的话,是不是我们很多艺术都不可能发展到今天?想想毕加索,那些把立体的透视挪到同一个平面上的作品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看着那些亲切地围着姜文而座的比我年龄低上一轮的青年男女,我心里暗想,你们不知道吧,其实我也是姜文的粉丝。艺术是没有国界的,姜文的粉丝也绝不仅仅是中国人。记得那是在开幕式的当天,好莱坞的嘉宾高朋满座,其中就有专门冲着姜文来的,例如已故的《英国病人》导演明格拉,这位赢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大腕,当年就携妻子专门来观赏《太阳照常升起》。

现在看来,当初选择《太阳照常升起》作为中美电影节开幕式影片真是一个明智之举。

这绝不仅仅是因为姜文之于我个人的特殊意义,就是从电影节本身出发,这部有创新意义的作品也极端完美地符合了“中美电影节”的四项宗旨:第一,它极大地促进了中美电影及电影人的交流;第二,它弘扬了中国的文化理念;第三,它在电影的叙事和悬念的铺设上具有全新的突破;第四,它服务于社区:哪里还有一部电影能引来这么多热爱电影和电影导演的美国当地观众呢?

当然,本届电影节的成功绝不仅仅是姜文这一个因素,可以说在嘉宾邀请上,苏彦韬和我都很好地调动起了多年累积的社会资源。在中国大陆方面除了姜文以外,我的好友孙周也应邀前来,他近年创作的电影颇受欧美观众的关注。2000年,《漂亮妈妈》就作为代表中国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评选而来到美国,并颇受好评,同时也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电影节上荣获大奖。随后创作的由巩俐、梁家辉和孙红雷主演的《周渔的火车》在美国十几所城市的艺术院线上演,更是为美国数十家主流媒体所褒奖。
因此这次为奖励孙周导演在中美交流中所作的贡献,由电影节主席苏彦韬提议,组委会全体成员一致通过授予孙周“中美文化交流金天使奖”。

还有一位中国嘉宾就是集明星、导演、制片人于一身的我的好友于荣光,凭借当年上演的电视连续剧《狼毒花》,他的形象在祖国的大江南北着实地火了一把,据说累计收看此片的电视观众达五亿人次。很多人都以为于荣光是香港的武打演员,其实他是地道北京人。

他从小作为京剧班的武生演员活跃在北京的舞台,80年代初期被香港导演徐小明相中,出演电影《木棉袈裟》,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在香港一部接一部地演了起来。他与几乎所有香港的顶级明星都有过精彩的对手戏,男星里面包括成龙、李连杰、甄子丹,女星里面更有林青霞、王祖贤等等。然而那些作品只是于荣光在中国取得的成绩,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于荣光在美国也颇有人缘。

多少年来,只有为数极少的中国大陆影星主演的电影能够进入美国主流院线,取得良好票房成绩的更是凤毛麟角。而于荣光却是少有的另类,2001年,成龙主演的《上海正午》,片中成龙主要与他对打,该片票房达到9927万美元。2002年,袁和平导演的武打片《铁猴子》由米拉麦克斯公司推入美国B类院线,曾经取得单周平均每块屏幕票房统计第二名,片中的男一号铁猴子就是由于荣光饰演。

姜文、孙周、于荣光三位好友的光临,使得中美电影节的“中”字大放异彩。当然组委会也为三人做了特定的活动:姜文的影片作为开幕式的展映;孙周的《漂亮妈妈》被放入美国知名电影院校圣莫妮卡学院进行与美国电影专业师生的交流和研讨;对于荣光,组委会的安排更是独树一帜,鉴于他近年来一直关注慈善,回馈社会,组委会请来了联合国的相关机构,授予他联合国该机构慈善大使的头衔。

由于中美电影节的举办地在好莱坞,所以美方的阵容更是华彩夺目,鉴于鹰龙集团多年来在美国主流社会累积的各方信誉,美国政界、商界对中美电影节的贺信接连不断。从总统小布什到州长施瓦辛格,从福克斯电影公司到派拉蒙电影集团,几十封洋溢着赞美之词的祝贺信整整印满了电影节画册的两个整版。

华美银行成为电影节的主赞助商,轩尼诗赞助了鸡尾酒会,宾利汽车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也都给予赞助。在美国很少有一个民间举办的文化活动能得到如此众多的高层效应。在出席嘉宾方面也做到了奥斯卡大腕云集,我们电影节增光添彩:《英国病人》的制片人,《撞车》的制片人,《星球大战》的音效师等等闪烁奥斯卡之光的好莱坞大腕们纷纷亮相。中美电影人士欢聚在好莱坞导演工会大厅,觥筹交错之际一片笑语欢声。

电影节闭幕之际,我们组委会的负责人进行盘点,共计有34部中外影片进行了不同形式的100个场次的展映,受到了各方人士的热烈反响。虽然以专业眼光来看,“中美电影节”还有很多可以进一步提高的地方,但毫无疑问,这个历史的业绩已经完成:在所有各方人士的积极努力下,一个搭建在好莱坞的中国电影展示交流平台已经出现。

2008年,中美电影节更跃上了一级新的台阶,参映的中外影片达到45部,放映的电影场次达到了150场,美国总统布什和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赵实再次写来贺信。开幕式的现场,更有多位奥斯卡超级大腕登台,包括《狮子王》的音效,《与狼共舞》、《沉默的羔羊》的制片人,《超人》的发行商,《教父》和《百万宝贝》的制片人等等都作为好莱坞嘉宾亲临现场。盘点一下,由这些嘉宾捧回的奥斯卡小金人的影片就有30余部。

“中美电影节”已成为大中华圈以外,中国人举办的规模最大的电影节,成为了在好莱坞搭建起的中美电影展示的超级平台。截止2009年11月,在google检索“中美电影节”,可以出现一千万个词条,在CCTV.com上面可以看到它的官方网站,在神哈特娱乐公司的网站上还可以看到包括刘佩琦、姜武、杨亚洲等很多中国电影人的贺词:“中美电影节为中美电影喝彩,中美电影节为中美电影人加油!”

 

五、姜文、王朔和白宫女助理

就在我俩说话的空当儿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我赶忙去接。“你好,我是白宫总统的特别助理。要安排一项特别的总统接见。”对方是个女性,讲着一口标准、流利且地道的美式英语。听到这话,我突然心跳加快赶紧问:“您有什么事?”因为以前从没接到过这种身份的人打来的电话,所以一下子脑袋有点儿蒙了。

说起姜文,我的美国生活中有一大堆关于他的轶事。1997年,王朔在美国居留的最长一段时间就住在我洛杉矶的家里。当时我家里的房子属于典型的洛杉矶居民房,有树木,有前后院,有游泳池,颇符合中国概念里的“别墅”。偌大的一座三室两厅的宅子,平时就我们两个人居住。

那时,正赶上王朔的新书《玩的就是心跳》的英文译本在美国出版,被《纽约时报》誉为“现代恐怖小说大师”的美国畅销书作家斯蒂芬·金为该书撰写了序言。针对新书的上市推广,出版公司计划举办一场新闻发布会,并邀请了几十家美国主流媒体参加。

王朔听说此事后却颇不以为然,他肯定地告诉主办单位:“我不去。两、三个人还可以谈,几十个人在一起还怎么谈啊。我觉得那不是谈书的场合。”听说此事后我心中暗想,王朔这个人可真了不得,这么大的机构举办的这么重要的新闻发布会,这是在美国一举成名的多好机会啊,多少作家都求之不得的事情。可王朔够牛,他觉得不对的事,说不待见就不待见。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和王朔在家里边看电视边聊天。“姜文到洛杉矶了你知道吗?我和他有日子没见了。”王朔说。“我知道,我也很久没见他了。我们也没有他在美国的电话,只有等他给我们打了。我记得我给过他我的电话,等他来吧!”就在我俩说话的空当儿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我赶忙去接。

“你好,我是总统的特别助理。要安排一项特别的总统接见。”对方是个女性,讲着一口标准、流利的美式英语。听到这话,我突然心跳加快赶紧问:“您有什么事?”因为以前从没接过这种身份的人打来的电话,所以一下子脑袋有点儿蒙了。

“克林顿总统明天早上九点到达洛杉矶,准备在洛杉矶市的议会厅接见几个人。听说中国著名作家王朔在洛杉矶,克林顿总统特地在下午两点给他预留了一个20分钟的会面时间,请您转达。”

“您请稍等。”我用手捂住话筒,快速地把“总统助理”的话给王朔翻译了一遍。王朔愣住了,转而想了想说:“不可能!”“请问您方不方便留下电话号码?”我对电话那头说。

“可以,不过我现在需要与王朔先生确认一下。原则上讲总统的会面至少要提前24小时确认,现在离预定时间还差17个小时,这已经是特例了。如果一个小时内还不能与当事人确认,我只能非常遗憾地告诉你,明天的总统接见只能取消。”女助理说话措辞严谨,滴水不漏。

“好,好,请您稍等一下。”我又把“女助理”的话转述给王朔,并加以补充道:“这个人说话的语调,用词可跟白宫的人员一模一样,根据我在美国生活八年的经验和对白宫情况的了解,这事应该不会有假。”

“为什么呀?为什么要见我啊?怎么就想到见我了?”王朔的疑问中带着不屑。

“会不会是你的新书出版引起了总统的关注?”

王朔停了一会儿,狡诘地笑道:“估计是姜文搞的鬼吧。”

我还是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不管怎样还是小心为妙,再说姜文怎么会认识英文说得那么地道的人呢?

“反正你就告诉她我不去。”王朔很坚定地说。

“对不起,王朔说他要再考虑考虑。”

“我想确认一下你是否完全转达了我的话,如果传达有误那就是你的责任。”电话那头的话语软中有硬。“那您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吧,我会让他尽快给你回话。”

对方留下的是一个当地的手机号。挂了电话我还是觉得这事蹊跷,便与王朔一起分析着各种可能性。

“没事,你就等着谜底揭晓吧。”王朔显得异常轻松。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出现在门口的是位女士,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先说道:“我是美国总统的特别助理,根据我们的调查,刚才接电话的就是你这里,说明王朔也就在你家,我现在要见他。”

听到这话,我和王朔都有点儿傻眼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正在这时,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男人的大笑声:“是谁啊,这么牛,连美国总统召见都不见。”

说话间,就见姜文与一帮人前呼后拥地走了进来。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一个留学生到文化企业家的美国经历

 我在美国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29)

                                                                                                                                                     沈群   

 

        本文作者沈群简历

    1960年5月25日出生,现为美国公民,1983年获得北京大学中文系学士,北大毕业后,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编辑、记者,发表有关广播电视论文若干篇,另有电影评论多次在全国获奖。1985年任中国影视记者协会常务理事。1986年起在中央电视台从事电视制作,作品有86年五一晚会(撰稿),86年电视短剧《帽子》获三等奖(与人合 作)。

    1989年获美大学全额奖学金自费留学,进入美国南伊里诺大学传播学院攻读广播电视专业硕士。1991年取得美国传播学硕士学位,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代在西方国家拿到广播电视专业学位的人士。同年进入美国顶级私立大学(Pomona College)执教(二年)。1991年获得美国南伊里诺大学传播学硕士,目前为国尼森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美国神哈特娱乐公司总裁、北京尼森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