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文接上期)
        三、与狗同睡的“杰出人才”
“美国认可的‘杰出人才’?”他眼睛一下瞪得很大,“你没开玩笑吧?就我一个养狗的?”
他的惊讶是我可以预见的,还因为他连一个正经的大专文凭都没有。但他越是有这番不相信就越能激发我那种迎接挑战的欲望。而且我也有获胜的信心,因为我知道,美国不看重我们很看重的那些东西。
        经典的文艺作品常常能创造出很多生活中流行的通俗用语,无论是王朔的小说,赵本山、宋丹丹的小品,还是冯小刚的电影。其中冯小刚电影中被人广泛使用的一句经典台词就是“21世纪最贵的是什么?人才!”
        在美国多年的生活和工作,使我常常感叹的就是美国对人才的重视。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轴心国和同盟国都已经意识到原子弹对于战争胜负的决定性意义,于是形成了美德两国之间的核武器科研竞赛。希特勒启动国家机器,调集德国最有才华的科学家们夜以继日地进行研制。美国更是从全世界范围内调集2000多位科学家突击研究。最终美国先德国一步研制成功,于是原子弹的使用成为加速二战结束的主要因素之一。
        二战获胜的经验,使美国更加重视从世界各地招贤纳才。但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这种揽才政策更多停留在科技领域。因此,至今为止美国大学对外国留学生开放的奖学金和助学金,理科还是远远高于文科。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加上核武能力的相互制约,世界大战再次发生的危险越来越远,文化、艺术、体育、商业的竞争却越来越多地主导着我们日常的生活。因此,美国的人才吸引机制越来越向以前不被重视的领域发展。
        至1993年10月,美国出台了更加便于操作的专对文化、艺术、体育、商业人士的“杰出人才”移民法规,并明文规定这类人才被列为美国职业移民五种优先中的第一优先。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即便是在那些同样地大物博的传统移民国家,如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也没有相同或类似的移民法案。15年来,我和我的美国律师团队已经成功地论证了难以计数的中国公民,使他们成为被美国认可的“杰出人才”。他们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保留着中国国籍,而且准备终身保留,但由于他们被美国接受为“杰出人才”,所以他们及家人也可以在世界范围内享受由美国政府提供的各种权益和福利。
我们做成功的“杰出人才”,大体划分也可以使用那个“二八定律”,即20%的人由于他们业绩出众,所以几乎不用论证自然就符合美国杰出人才的标准。因为,从原则上来说,任何一个人所取得的成绩进入到该领域世界范围内的前五十名,就符合美国的“杰出人才”标准。体育领域就最能说明问题,像李娜、郑洁,只要ATP积分进入到前五十,奥运会、世界杯、世锦赛的冠军、亚军、季军们只要填表申请,本人没有不良记录,无需多么专业的律师论证就可获得美国移民局的批准,这是因为体育比赛运用全世界通行的评估标准。
        与此相对的文化领域却截然不同,由于很多领域没有国际标准,譬如画家、制片人、企业家,甚至有些领域只有在中国才存在,譬如古筝、琵琶等中国民乐演奏家,这些人要提出“杰出人才”移民申请就需要精心的论证。
        很多人都认为被美国认可的“杰出”条件是高不可攀的,但多年的实践经验告诉我,这是一个巨大的误区。美国认定人才不拘一格,移民法规定“杰出人才”既没有语言的限制,也没有年龄的要求,更没有行业上的规定,甚至没有学历的标准,所有要求只有一项,就是你够不够“杰出”。
在相关的移民法规中,美国把“杰出”这个抽象的词划成10个方面来衡量,综合评估得出最后的结论,而这10个方面适用于任何一个领域。
        因此,在我们申请成功的“杰出人才”案例中既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有七十多岁的老人,大多数人都不会讲英语,而且他们的所在领域分布于各行各业,可以说包罗万象,这也可以看出美国认可“行行出状元”的理念。
        这些人的学历上参差不齐,既有清华大学毕业的博士生,也有高中都没毕业的普通人。在我们的实践经历中,往往是那些完全没有学历,甚至是完全不被重视的行业的人们对自己被论证为“杰出人才”最感惊讶,而我们工作团队也最能从中获得成就感。
        2002年时,我们就对一位理发师进行了论证,她的经历再普通不过,中学毕业后进入到理发店当小工,但由于自己用心学习,终于在理发这个行业中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最终她在全国甚至亚洲的理发技能大赛上获得认可,同时逐渐累积了一套自己关于发型与骨骼相关的知识。了解了她的情况后,我明确地告诉她:“只要你全力配合,我就有信心让你成为美国认可的‘杰出人才’。”她听后非常兴奋,积极地整理了各种材料配合申请,但在两年左右的过程中,她却不止一次地重复着一句话:“你说我行吗?”
        每次我看着她那担心的样子,都微笑着告诉她:“你放心,就我们目前整理的你这套材料,如果移民局不给批准,我们就起诉他执法不公。”终于她的申请被批准了,当我在电话中告知她这个消息时,听筒那边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原来竟是她喜极而泣。她不能相信像她这样一个仅有中学学历的普通的理发师可以被美国认可为具有国际水准的“杰出人才”。她决定把那张批准通知书原件好好珍藏,作为她生命中一份永久的纪念。
        还有一例令人不可思议的故事,发生在北京企业界享有一定知名度的“喝自己的涂料”的老板身上。那是2002年,他带着家人慕名而来,告诉我他的大孩子高考刚落榜,心理上受了很大的打击,感觉抬不起头来做人,眼看就要失去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而他的第二个孩子虽然还小,但也已不可能考上大学,因为她极度偏科,语文、英语、数学都不想学。
        针对他的情况,我进行了相应的设计。因为当时美国的留学政策对于没有奖学金的中国学生基本上不给学生签证,因此他两个孩子不能直接申请赴美留学。但结合他自己经营企业的特点,我为他设置了在美国创办分公司的途径,再由他老婆带着两个孩子一同赴美留学。就这样,在中国失去高等教育机会的两个孩子,在美国却都可以进入大学。
        这一曲径通幽的方式非常成功。然而就在美国的大门向他完全打开以后,我也逐步加深了对这位老板的了解,得知了他那次一举成名的“喝自己涂料”的壮举背后的故事。
        那是2000年10月,为了宣传自己的涂料无毒无害,他在北京的国际展览中心策划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会前,他准备了小猫、小狗,准备让媒体记者们亲眼看着这些猫狗喝下他的涂料。
        然而不曾想,就在新闻发布会即将要召开时,现场发生了意外。动物保护组织协会的人闻听此事也提前来到了会场,为了避免猫狗喝涂料受害,他们硬是把小猫、小狗带走,使得这位老板用猫狗做试验的计划完全落空。然而这时预定新闻发布会召开的时间已到,上百位记者都在现场恭候,如果没有新闻发布,岂不是开国际玩笑?这位老板情急生智,干脆自己亲口喝下这些涂料。因为他心中有底,这些涂料由他本人主持研制,确实没有任何毒害。
        于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起装满涂料的茶缸,“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
        没想到他这一喝成名,新闻发布的效果比猫狗实验还好。第二天全国两百多家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听说此事后,我开始对他本人的素质产生兴趣,问他此事后来还有没有什么发展。他说:“涂料确实没毒,人喝和动物喝是一样的,上趟厕所就没有任何感觉了。而动物保护组织协会,我们后来也成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听到这儿就愈发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就问:“此话怎讲?”
        “我对他们讲,你们热爱动物的心情我完全理解,其实我也热爱动物,只是你们不了解我这涂料确实无毒无害。第二年我又特意回去找到他们,告诉他们今年我要与他们合作,由你们动物保护组织协会选出最漂亮的小猫、小狗,做我的涂料品牌的形象代言。”
        听到这些故事,我心中便想到他极有可能符合美国“杰出人才”标准。于是便问道,“你还能再给我讲几个你经营企业的点子吗?”
        他回答说:“我有一个经营理念的小册子,你要不要看?”
        我说:“当然愿意!”
        当我看完他那本只有手掌大的薄薄的小册子时,我心中已有定论。只要通过我们精心的论证,他就一定能够被美国认定为“杰出人才”。当我向他讲述了这个想法时,他自然有些喜出望外。经过几个月对他的材料的整理工作,我们开始了精心的论证,最后终于使他的“杰出人才”申请得到了批准。而这个批准也改变了他企业经营的整体格局:首先,他们全家都持有美国绿卡,他就此有了一个美国本土的企业,通过这个企业与他原有的中国企业的合资,他又在中国成立了一个中美合资的企业;其次,他通过这个美国企业在美国注册了一个新的商标,使得他所经营的涂料又多了一个美国品牌,可以直接攻打高中国除料的端市场。2008年,我欣喜地听说他的涂料已被用进了奥运场所“鸟巢”。
        当然,“杰出人才”的论证中最有意思的事件还是发生在我的好友王泽亭身上,他连大专学历都没有,原本在一家公司做销售,后来因为对狗的热爱而彻底改行,办起了自己的犬舍,成为职业的养狗人士。
        1998年,在他尚未改行时,还是我从美国给他带回中国第一条纯种的美国杜宾犬,后来因为业务上的需要使得他每年都要不止一次地出差美国,却总是受到美国签证的困扰以及在美国境内工作的麻烦。于是我跟他说,“你干脆办个绿卡吧,不仅减少了一大堆出行的麻烦,而且对你未来的国际合作也能多一份保障。”

“早就想办,问题是得花多少钱啊?”
        “不用投资移民或企业移民那种花很多钱的方式,我给你论证一下,争取用‘杰出人才’的方式走通。”

“美国的‘杰出人才’?”他眼睛一下瞪得很大,“你没开玩笑吧?就我一个养狗的?”
        越是有这番不相信就越能激发我那种迎接挑战的欲望。当然,我也了解到他已经具备了不错的论证基础: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他在饲养和繁殖杜宾犬和雪纳瑞这两种工作犬方面的成绩在全国都处于领先位置,以至于每次举办犬类大赛,他牵领的狗都能轻松获得大奖。
        “不干这一行你可能不知道,中国和美国有多大的差距。我在中国能够领先,都是学美国人的那一套,他们怎么可能认为我是‘杰出人才’呢?2004年,在北京参加中国首届宠物博览会之前,我刚刚参加完纽约也是一年一度的同类展览会,你知道人家是第多少届吗?第138届!”王泽亭还是完全不相信“杰出人才”这条路能让他走通。
        我知道他说的话不无道理,对于杰出人才的论证,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最好的领域就是中国在世界上遥遥领先的领域,譬如说乒乓球,当你是中国冠军时那你很容易就被认可为是世界顶级。其次就是那些中国特有,外国没有的领域,譬如我们做过的京剧演员、古筝演员,你是中国最杰出的,你自然是世界上最杰出的,因为中国之外的世界没有这个行业。怕就怕的是中国落后的行业,你明明已经在中国首屈一指,但由于整个中国水平的落后,使你这首屈一指没有任何国际参照的意义,像中国足球就是这样一种情况。
        “要不要试一试?”我知道即便中美此行业差别很大,我还有另外一套制胜的法宝,那就是在论证材料中我根本不提中国的排名,而是强化论证申请人的特殊能力,能够对全世界做出的贡献。避实就虚,扬己之长,论证严谨,克敌制胜,这些都是我在申请过程中的法宝。
        十多年来的经验告诉我,虽然法规是透明的,但对执法人员,也就是那些对“杰出人才”材料进行审核的美国移民局官员的素质和心态的了解,往往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移民局的工作人员大多是仅仅有大学本科毕业水平的普通美国人,他们对各国文化历史的了解,与中国的同类人员相比,确实有天壤之别。只要我不主动说明,他们哪里知道这个行业中美之间的差距?而另一方面,美国三亿人民两亿狗,美国人对狗的感情是其它国家无法比拟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个人假如有虐待狗的行为,甚至可以被定罪判刑。当他们从申请材料中读出王泽亭是个以狗为生、爱狗如命的人士时,不等材料读完他们就会心生好感。更何况王泽亭职业饲养的是工作犬,这些犬种包括导盲犬、缉毒犬等等,其中他饲养的一条犬还曾被中国警方选用为边境检查的缉毒犬,这些都将成为我最有利的论证,因为他杰出的养狗技能对于人类是可以有极大贡献的。
        “你要想试就试试吧,能不能前面少交点钱,办成后多交都行。”从他这一句话中我再次看出他对此事的态度。
        整理材料的过程他都没有出现,是他老婆抱着一大堆材料来到我们办公室,她说:“泽亭老是不相信,但我信,那么多人看起来也都没那么杰出,你们不也都办下来了吗?”
        果不其然,王泽亭“杰出人才”的申请被顺利批准。事实给了所有那些对此事质疑的人一个响亮的回答:一个连大专学历都没有的人,从事专业养狗也不过七、八年的时间,在一个中国与美国相比落后十万八千里的行业,美国却认可他是“杰出人才”!庆功宴上,王泽亭感慨万分,他说:“真的,这事从刚开始我就没觉得能行,当然现在事实证明你是对的。你们真牛!”
        我心中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当然我知道,不管我们怎样论证,也不管我们多么了解移民局审核材料人的心态,没有王泽亭在业内已经取得的成绩,想要被批准是不可能的。
        “今天我想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故事。”王泽亭拿着酒杯动情地说,“几年前一次为了等着给我的母狗接生,我不得不和它一同住在犬舍里面。室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犬舍内我独自一人和狗同睡,听着从屋顶漏下的雨滴,我心中禁不住一阵阵的悲凉,我的人生怎么到了这个地步,放着收入不错、五星级宾馆办公的销售工作不做,混到与狗同睡的境地。但是今天,我能被美国认为是‘杰出人才’,当年所经历的那一切就都值了。”
        听着他的话,我心里却在暗暗感叹,还有这等感人的故事?都怪你当初整理材料时不来,如果你早讲此事,我们把它放进申请材料,你的申请一定还会加分!通过一个个类似王泽亭案例的顺利批准,也确实促使我一次又一次地反思,世界上还能有哪个国家具备这种独到的胸怀?一个没有学历的普通养狗百姓,竟然能够被认可为是具有国际水准的“杰出人才”,从而能够享有这个国家给予的所有权益和福利。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一个留学生到文化企业家的美国经历

 我在美国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39)

                                                                                                                                                     沈群   

 

        本文作者沈群简历

    1960年5月25日出生,现为美国公民,1983年获得北京大学中文系学士,北大毕业后,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编辑、记者,发表有关广播电视论文若干篇,另有电影评论多次在全国获奖。1985年任中国影视记者协会常务理事。1986年起在中央电视台从事电视制作,作品有86年五一晚会(撰稿),86年电视短剧《帽子》获三等奖(与人合 作)。

    1989年获美大学全额奖学金自费留学,进入美国南伊里诺大学传播学院攻读广播电视专业硕士。1991年取得美国传播学硕士学位,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代在西方国家拿到广播电视专业学位的人士。同年进入美国顶级私立大学(Pomona College)执教(二年)。1991年获得美国南伊里诺大学传播学硕士,目前为国尼森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美国神哈特娱乐公司总裁、北京尼森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