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上期)
     
  住在这里真享受
        第二天,工作稍有头绪,空闲时间我屋内外仔细欣赏了一番,觉得好舒心啊!
我的这位主人的家位于洛杉矶市钻石吧的COUNTY高级住宅区里,这里有全天候24小时的警卫,有东区“小比华利山庄”的美名,也名列全美最安全最豪华的社区之一。这里有近千户的居民,而华人就占了50%,五百万美元以上的豪宅随处可见。(在这个社区中,我做过的四家,有三家都是在这个住宅区里,只有一家不是)。

这里的每栋房子都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颜色,有的在山坡上,高大雄伟,有的则在山坡下,只露出一个屋顶或房子的一角。房子的样式多种多样,很多法式、英式建筑,也有地中海式的,都很气派。
这里也有一些矮小、较旧的房子,住着“原住民”,小区建设之前,他们已经在这里居住了。
社区中后盖的中国式建筑,都非常豪华,想必是国内富豪的别墅。曾听说这里有个大豪宅长期没人住,结果被一群黑人知道了,趁机搬来享受,每天歌舞升平,party不断,邻居以为换了新主人。但是几个月后,主人回来之后才发现,但这时候早已是鹊巢鸠占,赶都赶不走,最后动用了警力才解决。

记得前天妹夫带我第一次来时,汽车进入大门后,只见路两边大树成荫,飞鸟成群,蓝天白云,每隔一段花园草坪就是一座大豪宅,风格各异,没有看到有重样式的。路边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花,一丛丛一束束,又鲜又艳,令我目不暇接。我们的车在上了一个长慢坡后,再下半坡,就到L太太家了。

主人家门前一大片草坪,草坪中间有两棵大柳树,柳树周围是整齐的花丛。米色的二楼,门前有四根大柱子,很气派,应该是地中海式建筑。他们家里的后院很大,中间是一个大游泳池,蓝色的瓷砖,更显出池中的水清澈见底。左边的山坡上生长着各种果树。

我到美国的时间是四月份,按照国内的季节,很多地方还没到春暖花开时,而她家的柠檬和葡萄柚却果实累累,我好奇怪,怎么春天结果呢?后来才知道,加州气候温暖,没有零下,所以,柑橘类的果树,一年四季都会开花结果。房子后面的右边是小花园,玫瑰、蔷薇竞相开放。后院的游泳池前面是一个白色的凉亭,再往里走,是一个篮球、网球两用球场(COUNTY里的豪宅,几乎家家都有游泳池,而且几乎都是摆设。但球场并不是每家都有)。

主人家房子一楼的大客厅,整面墙都是大落地窗,院子的景色尽收眼底。室内的音响设备俱全,是家人平时看电视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很豪华的卫生间,全黑色的洗手盆和马桶,墙壁全是镜子,但不是普通的镜片,镜片很厚,边缘大约5公分处去角抹斜,约有半尺宽的镜片一条一条对接,形成了棱角分明的折射效果,你只要一进卫生间,周围就会出现无数个“你”。

一楼还有两个小客厅,其中一个放着玻璃酒柜,摆满了各种中外名酒,酒的包装都很漂亮,简直可与艺术品媲美,有些酒的价格达上千美元。小客厅旁边摆放一张黑色大理石圆转桌,这个桌子据说只有来客人时才用,但在我在这里做工的九年里,只用过一次,这说明她家很少请客。一楼有两个卧室,一个是主卧室,主卧室很大,分三个部分,外面是一张大双人床,床头墙壁上挂着主人漂亮的结婚照,左面是一台大电视,右边是梳妆台。

往房子的里面里走,穿过月亮门是个小书房,左边是写字台,右边有个书柜,里面的书都是L先生从台湾带来的,后来,这些书让我受益匪浅,不仅增长了知识,也陪我度过了很多寂寞的日子。小书房的左面是洗浴间,洗浴间的所有用料的颜色我说不准确,只是感觉很暖,很有档次。尤其是洗浴室里面的那个大浴盆非常漂亮,水龙头都是金色的龙,还可以冲浪按摩。小书房的右面有个小门,进去你就会看到一屋子的衣服,在美国,一般家庭的衣橱基本都是一面墙那么大,而有钱人家则是整间屋都是衣服,里面的衣服都各式各样、分门别类。

一楼的另一个卧室是客人房,各种生活设施同样是应有尽有。

二楼共有三个卧室,分别是他们家里的三个孩子用,还有一个活动室。

我的卧室在楼下车库旁边,一张双人床,小衣柜上有台电视,还有一个很大的架子,可以摆放一些杂物。这个房子里的每个卧室都有独立的卫浴,我的也不例外。一次,妹妹来接我,进来看看我的房间,当看到卫生间时,感叹地说:比我家的都漂亮。妹夫也常说:“二姐(我在家排行老二)最有福了,来到美国的第二天就住进了豪宅。”“那又不是我的房子。”

“可你享受到那里的一切啊!”他说的也对,我心里想。 

积极主动找活干

第三天早上,L太太对我说:“今天我和我先生去赌场,明天晚上回来。”

“我在家做什么?”

“随便!”

她这一句随便,把我累得腿痛了好几天。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越是家里没人就越喜欢干活,从小就是这样。

上小学时,每天放学回来,做完功课,我就给家里养的鸡鸭鹅准备饲料,拔草或剁菜叶。

我的家里有七个兄弟姐妹,可我从不用父母安排,每天都主动把这些事情做好。做饭和打扫房间也是这样,别人做不做我从不去计较,只要有时间我都会主动去做。长大上班后,我对工作也从不分份内份外,只要我看到力所能及的事,不用领导分配,就积极主动做好一切。

那天,L太太说了句“随便”就走了,可我却不是那“随便”的人,更别说,拿着薪水,什么事都不做怎么行。初来乍到,还不是很熟悉,只好楼上楼下到处看看还有哪些事情可以做,终于让我找到了:擦大客厅和餐厅的百叶窗帘。

大客厅和餐厅相邻,一样的大落地窗,百叶窗帘是那种3、4寸宽,从上垂直到地面的。可能从来都没人擦过,用手一摸,感觉有一层灰。我找来一个木凳四块抹布,将两块弄湿了,站在木凳上开始擦百叶窗帘。先是一手一块湿的,将一片百叶夹在中间,从上擦到三分之一处,再换两片干抹布同样擦一遍,以此类推,第二片、第三片……

上半部擦完后,该擦下面的三分之二了,这回不用木凳,但双手要举过头顶,才能接到刚才擦的三分之一处。开始我是站着擦,当擦到下面的三分之一时就要蹲下擦。就这样我蹲下起来,再蹲下再起来,终于擦完了所有的百叶窗帘,但是这时,我已经站不起来了。

尤其是第二天早上,我好不容易才爬下床。对此,我心里跟明镜似的,是“下蹲运动”的结果,出于好奇,数了一下百叶窗帘,“哎呀妈呀!一百八十片!”每片我都是擦两次,湿一遍干一遍,180乘2,我下蹲了360次,这老胳膊、老腿怎么能受得了?

回家后和妹妹说了这件事,妹妹狠狠地夸了我一顿:你太笨了!下面的三分之二也可以分成两部分,中间的部分站着擦,下面的部分完全蹲着擦,就不用每片都蹲下起来了。

我一听,有道理!同时为自己脑子少根弦,汗颜!

我在主人家里主动找活干的事太多了,多是她回台湾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

有一次是洗地毯,在美国,有专业洗地毯的,洗得很干净,但很麻烦,房间里的东西都要搬走,而且地毯洗好后需要有干燥过程,因而会影响正常生活。

L太太家有一个多功能吸尘器,即能吸尘也能洗地毯,那次她回台湾之前,我让她买了两桶地毯清洁剂,趁家里没人我把所有地毯都洗了一遍。还有一次,我找来长梯子,把前门大厅的水晶吊灯擦了一遍。这个活难度很大,因为人字梯子放在地中间,四面不靠,人爬到上面什么也扶不到,本来我就有点恐高,战战兢兢的把灯擦完了。

L太太回来听说后吓坏了,嘱咐我说:“下次家里没人一定不要登高,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我听了,也有些后怕。做得最多的是拔草,这里我先不细说,后面会专题表述。

 

第一次做面食

刚来那天我就吹嘘自己会做面食,但一直没机会炫耀,周五主人家里人回来得全,L太太特意去超市买来两把韭菜,让我大显身手,没想到,就此一发不可收。

其实,我觉得韭菜怎么做都挺好吃的,炒鸡蛋、炒瘦肉丝、炒土豆丝、炒豆干等等,做汤、拌凉菜也可以放点借味,但最好吃的还是做饺子、馅饼、烙盒子,觉得这么吃韭菜最对味!

第一次做面食是做韭菜盒子,下午我就开始做准备工作:和面、泡香菇、炒鸡蛋、切韭菜……

一切准备就绪后,先把馅调好,再加上一点虾米和粉丝,就OK了。

这之后我开始包韭菜盒子,我包的盒子有些特别,不是擀平、包馅、对折成半月形,而是做成馅饼那样的圆形,因为这样就没有那难吃的厚边了。当我把金黄色的韭菜盒子端上桌子时,真是香味扑鼻、垂涎欲滴。大家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都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盒子,馅香皮薄,让人欲罢不能。

L太太吃了三个,本来肚子已经饱了,可嘴还没吃够,又吃了两个,结果胃胀得难受,吃完饭就一直在外面走步,好久都不能坐下。我告诉她,盒子不是发面做的,不容易消化,所以每次不能吃太多,喜欢吃,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做。

她家是南方人,从小只吃米饭,已经吃腻了,所以非常喜欢面食,但又不会做,只能买来吃。

自从我来到她家,韭菜盒子、葱油饼、水饺,包子成了家常便饭,但对他们来讲,又都是美味佳肴,他们的亲朋好友,几乎都品尝过。每次我们吃的时候都会多做一些,顺便送给朋友们,大家都赞不绝口。L先生也经常在人前炫耀:“我们家每周至少能吃一次面食。”

L太太的姐姐住在旧金山,有时周末会开车过来,来之前我都会帮她做一些韭菜盒子和葱油饼冷冻起来,等她走的时候,装在大保温箱里,带回去慢慢吃。她因此而不好意思,每次来的时候总是给我带些小礼物:巧克力或自己织的披肩等。其实,她不这样做,我也不会计较,多干点活又能怎么样,只要大家都高高兴兴比什么都好。

用人不疑与以诚相待

一眨眼,来L太太家五天了,吃过晚饭收拾好,回到我自己的房间。一会儿妹妹来接我,我要准备回家了!可是我怎么走呢?拎着提包,告诉她:我要走了,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我的包?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L太太敲门进来,交给我一把钥匙并说:“这是旁门的钥匙,离你的房间近,你以后来去都可以走这个门,把门锁好就行了。”

我一听,惊讶地说:“你这么相信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用你了,就会相信你!”

我很感慨,因为我曾听说过,国内有些做家政的,主人会寸步不离地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唯恐她顺手牵羊,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太过分了!她是用人不疑,而我则是以诚相待。因此,朝夕相处的九年,使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你是来美打工族中最幸运的管家”。所有认识我,了解我现在和过去的人都这样说。

的确是这样,原以为当管家、当保姆,就等于二十四小时卖给了人家,是没有自由的,而在她家我却从来没有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我有自己的时间与空间,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只要我把该做的事情做完,我就可以自己支配我的时间,例如:弹钢琴、练书法、搞写作、读书报、看电视、锻炼等,比起那些“洋插队”的同胞们,我的生活可以称得上是丰富多彩了。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十四年做过管家打过餐馆不觉得低下

我在美国打工的日日夜夜

                                                                                                                                                     加州    迟伟

 

本文作者迟伟简历
1954年出生于中国东北哈尔滨,1971年初中毕业于哈铁一中,1972年到哈尔滨五常县插队落户,1975年返城分配到哈尔滨市二轻局系统从事幼儿教育。1984年调转至铁路部门做机关行政工作,1992年曾经获得哈尔滨铁路局组织的论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因此被破格晋升。1999年来美后,利用打工之余,笔耕不辍,曾有数十篇文字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