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上期)
       生命在于运动
     我是个适应能力比较强的人,自从来到L太太家后,立刻就适应了这里的一切。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不再为害怕起来晚而上班迟到。
起来后,我悠闲的梳洗,悠闲的打扫房间,悠闲的洗衣烧饭,悠闲的看书看报……
        可是好景不长,一日忽觉左腿不舒服,检查确定是坐骨神经痛。据医生讲,此病没有特效药,只能靠针灸或锻炼来控制病情。无奈,也只好如此。未曾想,治疗、运动还没有正式开始,一天早晨醒后刚下床,又觉两踝骨和膝关节不灵活,举步艰难,尤其是下楼时,必须扶着扶梯,侧着身子一步一步往下走。
        这回可把我给吓坏了,虽说我已不年轻,可也不算老,今后的路还很长,如果真的不能走,成了废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再次就医得知,我患的是退化性关节炎。那些天,我仿佛穿上了红舞鞋,要不停的走,不敢停下来。如果坐下时间长了或早上起床后,都会觉得两条腿僵硬,不听使唤,要将腿和脚不断的活动活动才能站立起来,真是苦不堪言。
        因腿脚不便带来的痛苦,使我深刻体会到健康的重要,我开始注意有关方面的资料和报道。经查阅方知,退化性关节炎就是关节老化,老化的原因有很多种,其中之一是曾患过风湿性关节炎的人,关节容易提前老化,我就属于这种未老先衰的类型。

年轻时正赶上“上山下乡”运动,由于那时的生活环境相当艰苦,经常因没柴烧而睡凉炕,阴冷潮湿使很多人得了风湿病,当然我也在劫难逃,浑身关节酸痛,如遇阴天下雨,更是疼痛难忍。返城后,我一直没有间断治疗,按摩、针灸、拔罐、吃药、外敷……总算是将病情控制住了。没想到,人老可欺,它又找上门来。记得有篇报道上形容,“关节老化实际上就是关节生锈了”,因而使我联想到,人老了就好比是一部又老又旧的摩托车,每天你都要把它发动发动,跑上几圈,否则时间长了不发动,就会打不着火。所以说中老年人必须加强身体的锻炼。
        自从认识到锻炼的必要后,我开始了循序渐进的运动,由少而多,由易到难,由浅入深,持之以琚A每天早晚锻炼,诸如下蹲、压腿、倒立、跳绳、长跑等。尤其是每天早晨下床前,我都要将双手放在前脚掌上,然后,分别强制扳动脚腕二十下。刚开始时,踝骨很僵硬,每次扳动,都会听到“嘎嘎”作响,但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渐渐地声音没有了。

几年来,我跳绳用的绳子已经换了5、6条了,刚开始跳时才跳几十下就跳不动了,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双腿、单腿可以轮流跳,有一次竟连跳了1500多下,打破了我的个人跳绳记录。每天早晚我还两次长跑,围着L太太家跑10圈,每天都跑两身汗。不知为什么,每当我跑步的时候,总觉得我就是“华子良”。整天坚持跑步的“疯子”华子良,是一位忠贞不屈、忍辱负重、坚韧不拔的共产党员。他每天坚持跑步,是为完成地下党布置的越狱计划做准备。而我,每天锻炼是为了有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有朝一日重返故里。
        风雨不误,贵在坚持,坐骨神经痛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踝骨也很灵活了,每天下床后都能活动自如。而且,几年来,身体素质有所增强,从来不曾感冒发烧,大病小病都跟我无缘。在锻炼的同时,我注意劳逸结合,会工作,会休息。我觉得劳动也是一种锻炼,它可以健体,可以防止早衰,可以增进智慧,可以使人精神愉快、心情舒畅。现在的我,行动起来轻松自在,步履稳健,充满活力。

中国科学院院士古生物学家贾兰坡先生曾说过:“活动,活动,想活就得动,年岁越大越是这个道理。”生命在于运动,从我的切身经历已体会到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人是动物,如果不常动会变植物,甚至变矿物,所以,我要珍惜能“动”的分分秒秒!
 

初试衣厂计时工
        在美国不管做什么工作都有法定假日可休。我在L太太做管家是五天工作日,周末休息时,我的妹妹就带我出去走走或到超市买东西。可是时间长了,就不想出去走了,因为出去玩就要花钱。在这里打工的人都有一种感觉,总想赚了美金,拿回国去花,花在美国,就会觉得太不划算了。

后来,我听说衣厂周末有剪线头的计时工,不需要任何技术,只要你有时间,能坐得住就行,可我又不会开车,只好央求妹妹带我去。因为离家比较远,妹妹把我送到衣厂后,不便回去,就陪我在那里一起做。
衣厂是流水线作业,通过各个机台的加工,最后成品的线头由我们来剪。剪线头的人围坐在一个大长案子前,我看了一下,几乎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我和妹妹是最年轻的,也许是这个工作不用出什么力气,比较适合老年人吧!

和老板打过招呼,我们领出需要加工的衣服,开始剪线头。初次做,心急手慢,到了中午也舍不得休息,吃了一个水果又接着做,直到下午4点,才做完了我们所加工的衣服,一共做了6个小时。检验员验收合格后,我和妹妹同老板告别,老板一直送我们到门口,而且很诚心的千谢万谢。

之后,我和妹妹又去了一次,妹妹就不愿意再带我去了,她嫌太耽误时间,又赚不到多少钱,去一次,我们两个人才赚20多美金,算了吧!谁知老板对我们的工作很满意,很舍不得让我们走。 她说:既然你们来厂有困难,我可以每周五晚上把衣服带回家,你们可以到我家里来拿,做完了之后再把衣服送回来。因为我们住的离她家近,又可以把需要加工的衣服拿回家来做,比较随意,我们就答应了。这样,又做了一段时间,按时交接,按时发薪水。

使我感动的是,在美国,每当发薪水的时候老板和雇员会相互道谢,老板谢谢你帮他做事,你谢谢老板发给你薪水。而在国内却很少听到这样的对话,老板发薪水时,好像是对你的施舍,你要谢他才对似的。
 

再试餐馆服务生
        在美国住久了,也学会了选择工作。周末剪线头薪水低,同时坐久了腰也受不了。这时,妹夫的一位开餐馆的朋友说,他周末需要人手,经过试工,老板决定录用我。每天早10点到晚十点,12小时60美金。我一听很高兴,这要比剪线头多赚很多啊!
        这是一家台湾快餐店,以面食为主,没有炒菜,没有酒类,都是卤菜拼盘。他们的生意非常好。每到饭口高峰时店内座无虚席,店外还有很多等位的顾客,真可谓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常常让我们忙得吃不上饭。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来自国内的朋友,而且,他们的学历、地位都很高,来到美国后,因语言不通,不能选择更理想的工作,为了生存只好到中餐馆打工。我曾写过一篇“与花为伴寿自高”的文章,发表在世界日报家园版,写的就是一位来自江浙的老画家,他已经60多岁了,还在餐馆打工呢。 其实,我周末去餐馆打工赚钱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为了多接触外界,多了解美国,换个环境,心情舒畅些。

记得第一天去上班,我穿了一条牛仔裤,一件T恤衫,又新买了一双运动鞋,全副武装,开始了服务生的工作。第一次端盘子,觉得很新鲜,真的做起来,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首先要迅速熟悉餐单,还要知道你端出的菜是哪桌客人要的。由于这是个快餐店,客人都是速战速决,所以餐桌的利用率非常高,平均每张餐桌都可以接待十桌以上的客人。
        这样,就加大了我们的工作量,要不断的收桌摆桌,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到哪个客人有问题,就要马上过去帮助解决。忙得我是不亦乐乎,可最头疼的是脚上这双新买的鞋。平时我在L太太家里干活,都是穿双拖鞋,轻轻松松,悠哉悠哉,冷不丁穿了双廉价的运动鞋,走起来很不习惯,而且这鞋底又厚又硬,把脚指挤得很痛,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但又没有鞋可换,只能咬牙坚持。一天12个小时下来,可委屈了我的那一双脚,回到家里,马上把鞋脱掉,痛得脚都不敢落地了。第二周,我不再吝惜钱,去买了一双舒服的名牌工作鞋,因为健康是最重要的。

在餐馆工作我有个最大的弱点:不懂英文。虽然这是个中国餐馆,就餐的也基本都是中国人,但偶尔也会有老外光临,每当这时,给客人点菜的差事我就让给其它会说英文的服务生去做,自己则赶快找个比较重的活“避轻就重”,来弥补我的弱点,对此,大家都互相理解,从没有任何怨言。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我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词组,知道如何打招呼,以及常用餐具的英文怎么说。由于我工作积极,能吃苦,对客人热情耐心,老板对我非常满意。

一天,妹夫碰到老板,顺口问了句:“我二姐怎么样?”

老板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却说了句:“能不能再帮我复制个二姐?”

言外之意,满意的程度不言而喻。第二个月我的日薪就涨到80美金。

当第二年我有了工作卡可以报税时,我的薪水开始按每小时7.5美元,以后,每隔几个月,就会给我加薪0.5美元,由于老板不断地给我加薪,到七年后我不做之前,已经加到每小时11美金了。这对于餐馆小时工来说,算是很高的了。

开始时,每次增加薪水,我都会高兴的告诉L太太,可每告诉她一次,她也给我加一次工资,这样一来,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我对她说:“下次这事情不告诉你了,你放心,你不给我加薪水,我也不会走的。”我把这件事和餐馆的同事讲了,她说:“你真有意思,给你加薪水还不好啊?说明她对你的工作满意,希望你继续做下去,所以才给你加薪。在美国就是这样,如果老板一直不给你加薪,甚至还降薪,那就是希望你赶快走人。”原来如此,真是不说不明。
        这家餐馆的老板待人诚恳、和蔼可亲,员工家里有困难,都能主动帮助解决。有的员工生病住院,老板夫妇前去探望,买鲜花、贺卡,让全体员工签名,祝他早日康复,而钱由老板出,人情大家送,使所有员工都深受感动。对于老板的关心,员工们回报的是认真工作,热情地为顾客服务,主动为老板出谋划策。大家都兢兢业业,齐心协力,做出可口的饭菜,赢得了顾客的赞誉,使小店生意越来越红火,客人络绎不绝,吃得非常满意,经常有客人与老板合影或签名留念。
        为此,我写了一篇题为《宾至如归》的文章,也刊登在美国的华人媒体上了。
        在今天这个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不少店铺生意比较萧条,这里面的原因固然很多,但我认为,善待员工、提高服务质量,注重经营管理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在我没有去这家餐馆之前,他们也一直在找周末小时工,但都没有做长久的,因为他们嫌周末太忙了,薪水也不是很多。而我却做了七年的周末小时工,直到女儿结婚才不再做。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十四年做过管家打过餐馆不觉得低下

我在美国打工的日日夜夜

                                                                                                                                                     加州    迟伟

 

本文作者迟伟简历
1954年出生于中国东北哈尔滨,1971年初中毕业于哈铁一中,1972年到哈尔滨五常县插队落户,1975年返城分配到哈尔滨市二轻局系统从事幼儿教育。1984年调转至铁路部门做机关行政工作,1992年曾经获得哈尔滨铁路局组织的论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因此被破格晋升。1999年来美后,利用打工之余,笔耕不辍,曾有数十篇文字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