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上期)
        开放的美国
        一天,我在厨房打扫,L太太闲着没事,在客厅整理过去的相册,不知为什么突然笑出了声。我好奇地问:“怎么那么高兴?”
        她示意我过去,把一本翻开的相册递给我,我看到一张照片:一个金发女郎,穿着三点式,坐在L先生的腿上,旁边有个餐桌,围桌坐着的是L太太和他们的两个子女,还有L太太妹妹全家四口。
        我不解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L太太笑着讲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几年前L先生过五十岁生日的时候,她妹夫请他们吃饭,为了给L先生一个惊喜,特地请了脱衣舞女来助兴。L太太说:“十五分钟的表演,我们把我先生的椅子搬到一边,让那个脱衣舞女单独给他跳。”
她又笑着说:“那个舞女可以脱光光,但我先生不好意思,只让她脱到这个程度。”
        “这种舞怎么可以让孩子们看啊?”我不解的问。
        “没关系啊,美国就是这样。”L太太说。
        由此我才了解到,美国真的是一个开放的国家。因为思想比较开放,认为成人也需要有成人的娱乐场所,所以公办脱衣舞也成了正常现象,据说美国有超过五千家脱衣舞俱乐部。脱衣舞在美国早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基本上算是种相当普遍的大众化消遣娱乐,有为男性而设的,也有为女性而设的,有的地方更有专门为同志而设的。有半露的,也有全露的,再分细致点,还有钢管舞,桌上舞,膝上舞等,可谓种类繁多。但大部分都是乐而不淫,只能眼观不能手动,她可以摸你,你不能摸她。你要不守规矩的话,就会有人很有“礼貌”地把你抬出去。因为美国是法制之地,美女屁股是摸不得的。至少,不能随便乱摸。
        L太太又向我介绍了拉斯维加斯最为著名的“上空秀”,即百利斯酒店无上装表演。这一家的“上空秀”在拉斯维加斯是最气派、最漂亮、场面最大的,自开演以来,近三十年的时间,口碑一直很好,票房也一支独秀。看我听得着了迷,她说:“干脆你和你妹妹周末去拉斯维加斯玩玩吧,顺便看看上空秀,我现在就帮你们订票。”
        周末,我和妹妹真的去了拉斯维加斯赌城(赌城的情况后面会详细介绍,这里只说上空秀),晚上我们去观赏了上空秀,真正感觉到,这个上空秀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除了歌舞女郎各个年轻貌美,身材曼妙之外,精致豪华的舞台设计和训练有素的舞台演出更胜一筹。
        在现场乐队的伴奏下,多达上百人的歌星、舞者身着豪华服饰,头戴价值五千美元以上的头饰,仅用华丽形容是不够的。节目内容相当热闹紧凑,在90分钟的演出中让你目不暇接,视觉的刺激,高档的享受,使人全部身心都沉浸在艺术美的至高境界里,丝毫没有亵渎感。
        最精彩的是希腊神话“山姆逊及狄莱拉”及脍炙人口的爱情巨作“铁达尼号”撞冰山之后到沉没的过程,真是逼真精彩!此节目阵容庞大,历久不衰,相当具有震撼力,使整场演出达到高潮。真的让人觉得,上空绝对不是重点,就算不上空也值得一看。

她是个只施不受的人
        L太太有个最大的特点:只施不受。我不知道这应该是她的优点还是缺点?
        你还记得我刚来L太太家时,只背了一个小包,里面有两套换洗的衣服吗?我曾听说过,美国人的习惯是每天都要换衣服,因为每天都要洗澡,如果你没换衣服,就说明你没有洗澡,别人就会不喜欢你了。所以,我刚来那几天,每天都要洗衣服,否则,就没有换的了。
        L太太可能看到这个情况,一天,她从房间抱出一堆的衣服,对我说:“这些衣服我是打算捐出去的,看看有没有你能穿的?”
        我一看,衣服都很新,有的还没穿过,商标还在上面,我们俩的身材差不多,基本都能穿。
        “谢谢!太好了!以后再有不要的衣服就捐给我吧!”我开玩笑地对L太太说。
        “好啊!省得我还要跑出去捐。”
        从那以后,每隔三、四个月,她就会抱出一堆衣服。尤其是回台湾或去大陆之前,都会先把衣服清理一遍,否则,“衣满为患”,再买新的没处放了。
        我在她家的九年里,她给我的衣服有上千件,我从来没有买过衣服,(直到现在,我穿的衣服基本都是L太太给的。)而且我的妹妹、女儿、朋友也都借光受益,我不能穿的,就转送给她们了。
        我来美国一年多后,女儿也来美国了。女儿来时是12月初,她带来一些东北特产木耳、猴头菇送给L太太,L太太非常高兴,硬塞给女儿一个红包,我打开一看,里面是200美金。
        这怎么好意思!我让女儿还给L太太,L太太却说;“一定要拿着,这是我给孩子的见面礼!”
        没办法!受之有愧也只好先收了,这个人情等有机会再还吧。
        没过几天就快到圣诞节了,L太太自己先回台湾,儿子和女儿等学校放假后再走,当他俩和我告别时,   我祝他们一路顺风!圣诞快乐!并分别给了每人100美金,让他们回台湾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没想到,等他们回来时又把这钱死活还给了我,“妈妈说你赚钱不容易,不让我们要你的钱。”她女儿说。“你妈妈是怎么知道我给你们钱了?”我问。
        “我回台湾想给阿姨买点礼物,妈妈发现了,问我为什么要给阿姨买礼物,我才告诉她阿姨给我红包了。”这孩子,还知道礼尚往来呢!我只好去找L太太理论:“过节了,给孩子点钱应该的,怎么能这么不给面子啊?”而她却说:“我从来不要别人的东西或钱,也不允许他们要。你没看到楼下的冰箱上面有个盆景,那就是以前的管家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不要,让她退回去,可她不退,就放在那里了。”
        难怪!我每次经过那里都会想:怎么把这么漂亮的盆景放在角落里?原来是退回的礼物,可是她却不想想:人家花了钱给你买东西,你却不领这份情,是不是有点太过分?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只施不受,乐于助人。只要我提出来的要求,她从没有回绝过。她出去买东西时总会问我需要什么,经常帮我代购个人物品。尤其是我刚来不久的时候,为了办身份,要经常去移民局面谈、医院体检等,她都会亲自为我开车、填写各种表格,既当司机又当翻译。有一次出去办事的时候,正赶上吃饭时间,我们都饿了,找到一个餐馆,刚要进门,我说:“你帮我这么多忙,今天我请你吃饭!”
        她马上站住不进了,“你如果请,我就不吃了。”她说。
        我已经饿得受不了了,只好答应她。可还是不行,“把你的提包给我,吃完饭再给你。”
        坚持没收了我的提包后,她才放心的走进餐馆。
        我的女儿来美国后必须买车,否则上班、上学都成问题。L太太听说了,帮我们联系好车行,又开车带我们去。那一天我早上吃过饭,而她什么都没吃就走了。因为第一次去车行买车,也不知道会有这么麻烦。到了车行,我们先看车再讲价,然后填单子,最后是如何付费。因为我手里的现金不够,原打算贷款买车,付个头款就行了,没想到,我来美国的时间不长,信用不够,还不能贷款。而我的存款还要半年才能到期领取,这可怎么办?
        L太太在一旁听到后说:“没关系,交现金吧,差多少我先替你付,等你的存款到期再还给我。”
        说着,她马上就开了一万元的支票。车买好了,又带我们去保险公司办保险。
        像我女儿这样初学开车的人,保费是很贵的。
        为了让女儿能少付点保费,她就和办事的小姐商量,如果把我女儿放在他们的家庭保险里,是不是就可以少付?小姐很认真地说:“这样是可以少缴一些保费,但你有没有想过,她是一个新手,开车技术不够熟练,万一发生什么问题,是要你来承担的,小的车祸还可以,如果不幸发生大车祸,会把你的家产全部赔进去的。”
        听她这样一说,我才知道事情不是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L太太已经帮我这么多,不能再给她添麻烦了。所以,我坚持让女儿单独办了保险。
        办好保险该去提车了,她怕我女儿的开车技术不行,回家把自己的女儿接来,替我女儿把车开回家。
整整忙了一天,累得我是又渴又饿,就对她们说:“吃饭去,我请你们!”
        L太太依旧是把我的提包没收,否则,就不吃饭,真拿她没办法!
        不过,终于有一天,我请她吃了一顿饭!
        女儿买车不久的一天,L太太要带我们去一个很远的百货公司。女儿开车过来,我们同坐L太太的车,由她开车前往。逛了很久,买了一些东西后我们决定去吃饭,我的提包照样被没收了,但她忽略了女儿的提包。之前我已经和女儿讲好,这顿饭由她去付。
        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女儿起身去结账,被她发现了,站起来就去追女儿,我赶快去阻拦她,死劲将她抱住不放,等女儿付了钱后,我才把手松开。我们为这样就没事了,可她出了餐馆,走到车前站住了,坚持要把饭钱给女儿,如果不要,她就不开车回家。
        我心想,你怎么这么麻烦,和你讲“文”的没用,干脆来“武”的吧!我把车门打开,连推带抱就把她按到座位上(要知道,我比她的力气大多了),然后给她下“命令”:“开车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给她讲了很多:我到你家两年多了,每次都是你在帮我,我却不能表示任何感谢。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想?以后我还能让你帮忙了吗?没想到,我说了半天等于没说,到家后,女儿下了她的车,上了自己的车,准备开车回家。这时,只见L太太站在车前,死活要把饭钱给女儿才肯放行。
        我一看,还得来硬的。连拉带拽把她弄进了屋子里,女儿才趁机逃脱。
        这还不算完事,她又进到我的房间,坐在床上说:“今天你不把钱收下,我就不走!”
        “你不走,我走!”说着,我就往楼上走。她追了出来,在楼梯上撕撕巴巴非要把钱往我的兜里塞,我躲着不让她塞,她偏要塞,一不留神,脚下没站稳,我俩倒在楼梯顶层,险些没滑下来。
        我真的有点急了,这人怎么这个脾气啊?你怎么说都不行,万一摔坏怎么办?
        我“义正言辞”地对她说:“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你带我出去买东西,家里的活还都没做呢,我现在要工作了。”
        她看我这个态度,知道再给我也不会要的,只好住手了。
        这就是在她家九年,“请”她吃的唯一的一顿饭!

有一年,L太太带我去医院做身体检查,医生说我乳房上长了个纤维瘤,我问医生能否癌变,她说99%不会。为了消灭掉这1%,我决定手术拿掉它,关键是要在那里做手术。如果去正规医院做,医疗设备、技术都是一流的,但手术费用很高,大概要3000美金,而在外科诊所做,只需要500美金。因为这只是一个小手术,局部麻醉就可以了,所以,我决定在诊所做。
        问题是哪一天做比较合适。那时候我周末要去餐馆打工,我想,还是星期五做好,周末和餐馆请假,休息两天,周一就可以回L太太家上班了。可是,L太太非要我周一做,她还说:“做完你就在这里休息,家里什么事都不要做,星期五你回家,周末去餐馆打工应该没问题了。”
        在她的一再坚持下,我只好随她了。可她又说:“手术费要由我出,因为你是在我家有病的。”
        “这怎么可以,又不是工伤,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如果你坚持要出手术费,我就不让你带我去医院了。”听我这样说,她才罢休。
        星期一早上,她带我去诊所。手术很顺利,取出两颗小拇指头大小的纤维瘤,医生处理好后,在不到一寸的伤口上贴了一块胶布(很神奇的胶布,贴了有一个月,不红不痒,一点都不过敏),并告诉我,不需要拆线,不需要换药,可以照常洗澡,直到胶布自行脱落。
        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走出手术室。L太太赶快上前询问我:“怎么样?痛不痛?”
        我说:“还好,有一点点痛。”
        “那好,我们去吃饭吧。”
        自然又是她请我。
        回家后,她马上从冰箱中拿出一只鸡,说是要给我煮鸡汤。
        “你真有意思,我又不是坐月子!”我抗议。
        但她却说:“不是坐月子也要补,我也借光补一下。”
        “这还差不多。”我说。
        整个一个星期,她什么都不让我做,每天都是她做饭我吃,吃完饭就让我去看电视,等她收拾好了,不是带我去逛超市就是逛百货公司。真让我心存感激,无以回报。
        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真的需要真诚,需要关爱,需要温暖,这样的生活才会快乐很多。
        我也始终相信,施比受好。但在受人施予之时,一般人都难免心生回报之想。因此,我们都会在施与受之间产生若干矛盾情绪。L太太正是这样,只要你给她任何点滴的小惠小恩,她必然力求马上回报,立即扯平。
        有一回,我妹妹做了点特别的东西(时间太久,忘记是什么了),她说L太太一定没吃过,让我带给她。可L太太接过来说了声“谢谢”,没等吃又放下了,一转身,找来一个小首饰盒,交给我并说:“这是我很久以前买的,但一直没用,送给你妹妹吧。”
        “你怎么这样啊?这点东西算什么,你还用放在心上。”我趁机开导她:“亲朋好友之间总会有小小的宴请、赠予或帮忙,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你来我往,这份亲密关系才会延续下来。你送我衣服或帮我做事,如果我拒不接受,岂不是抹煞了你的好意?反过来也是如此啊。”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是吃的、穿的、用的,总会接到一些好友的馈赠,是很正常的,但立马回报,就不正常了。每个人都要接受别人的恩惠,也对别人施以恩惠,才是最棒的做法。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十四年做过管家打过餐馆不觉得低下

我在美国打工的日日夜夜(之 九)

                                                                                                                                                     加州    迟伟

 

本文作者迟伟简历
1954年出生于中国东北哈尔滨,1971年初中毕业于哈铁一中,1972年到哈尔滨五常县插队落户,1975年返城分配到哈尔滨市二轻局系统从事幼儿教育。1984年调转至铁路部门做机关行政工作,1992年曾经获得哈尔滨铁路局组织的论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因此被破格晋升。1999年来美后,利用打工之余,笔耕不辍,曾有数十篇文字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