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上期)
        说起我在第二任雇主W家洗衣服这个活,也与做饭同样的麻烦,袜子、内裤、胸罩都要单洗,其它衣服也要分深色、浅色、薄的、厚的……
        洗之前,要逐个检查,特别脏的衣裤要用强力洗衣水处理后,再放入洗衣机里和其它衣服一起再洗。因为节能洗衣机水位很低,她怕洗不干净,每次洗时直接就设定洗两次,然后还要再洗一次。
        这样,每洗一缸衣服就要用将近两个小时,所以,我无论做什么,耳朵要一直听着洗衣间的动静,一听没声音了,就要赶快过来重新设定,再洗一缸,否则,一天也洗不完两缸衣服。
        我大概用了一个星期,就全部掌握了洗衣机的所有洗衣方法,W太太高兴地说:“迟姐,你比我还聪明,一个星期就都学会了,原来的管家,有的一个月还搞不明白呢。”
        中午,我们俩吃过饭(其实是吃过菜:色拉),她对我说:“我带你去超市吧!总在家里太闷了。”
        一路上,她滔滔不绝,讲她的两个女儿,讲她的先生,讲她家的狗狗,还一口一个“我们这种家庭如何如何”,充满了自傲感。
        到了超市,我主动找了个推车,因为我知道,不会有人像L太太那样,不让管家推车的。果然,她没有任何谦让的意思,理当如此。出来结账的时候,她碰到一个熟人,马上把我介绍给她,“这是我家新请的阿姨。”
        请个管家有什么了不起的,至于如此炫耀吗?我心想。
        买菜回来后,赶快要准备晚餐了。今天不用煮汤了,煮一次可以吃两天。W太太说:“今晚我们做两个川菜吧,麻婆豆腐和宫保鸡丁,其它几个你随便做。”
        “麻婆豆腐可以,宫保鸡丁我没做过。”
        “没关系,我告诉你怎么备料,到时候我来做。”她又说。
        “好吧。”我答应着。
        她将两个女儿接回来后,就抱着狗狗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我按照她的要求,将该洗的该切的菜都准备就绪。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炒菜。先炒我那几个菜,最后一个快炒好时,我去叫她:“W太太,你不是要做宫保鸡丁吗?我的已经快炒好了,该你的了。”
        她却嗲嗲地说:“迟姐,你看狗狗睡在我的怀里了,我现在不能动,我还是告诉你怎么做吧,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好了。”也只能如此。
        按照她说的步骤:1、先炸花生米,变色后捞起沥油。2、锅里再放入干辣椒段和花椒,炒成棕红色。3、放入鸡丁炒散。4加入蒜片、姜片、葱段,炒出香味。5加入汁料炒匀。6关火后加入炒香的花生米炒匀即可。
        开餐了,W太太先夹了一块宫保鸡丁放在嘴里,随后惊讶的说:“太好吃了!迟姐,你比我还聪明,我只讲了一遍,你就做得这么好!”
        “哪里是我做得好,是老师讲的明白!”即谦虚又拍了马屁。
        以后每当遇到需要表扬我什么事情做得好时,她一定要先说那句“你比我还聪明”。不过,她的确很聪明,很会讲菜,虽说不用动手做,但讲起来头头是道,真佩服她的记忆力。
        我慢慢地又和她学会很多菜,如:糖醋排骨、一品锅、洋葱烧小排、糖醋鱼等。当然,她只给我上理论课。
        吃过晚饭照例把厨房都收拾完毕,又是九点多了,正待上楼回房,忽听W太太叫我:“迟姐,你过来。”我随她来到厨房隔壁的酒吧间,她指着电视说:“迟姐,我们在客厅看电视,你如果不喜欢看,可以到这里看你喜欢的,我教你怎么使用遥控器。”
        我一听,连声说;“不用不用!你不用教我,我不喜欢看,也没时间看。我有个手提电脑,在我的房间不能上网,信号太弱了,如果你同意,也许晚上我会到这里上网,看看邮箱什么的。”
        “可以啊。”她说。
        后来,这也成了我的优点,她经常说:“你看迟姐,从来不看电视,每天晚上弄一会电脑就休息了。”
        言外之意,我不是那种让人烦的人。我想,一定是以前的管家不知深浅,坐在那和她同看一部电视。
       实话实说的后果
        来到W太太家三天了,总的感觉还可以,就是每天工作量太大,每天早上5点半开始,马不停蹄,一直忙到晚上9点半左右才结束,满满的16个小时,暂时还可以,如果长期这样,我真担心自己的身体是否能吃得消。
        下午,W太太带我去一个有机食品店。路上,她一边开车,一边又和我聊了起来;“迟姐,这两天你觉得我们家怎么样啊?你有什么想法就对我说,千万不要委屈自己。”
        听她说的很诚恳,本来我就有些想法,再者,过去我和L太太说话,从来都是怎么想就怎么说。
        “我觉得你家所有人对我都很好,家庭气氛也很和谐融洽,我很喜欢这一点。但是,你家的工作量太大了,我感到我的付出已超过我的工资。”
        “迟姐,你的意思是想加薪?”
        “对啊。”我说。
        “那我要和我先生商量一下。”当时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当晚一切照旧,相安无事。
        第二天下午,我在做晚餐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时,W太太过来说:“迟姐,你如果不忙,我们谈一下好吗?”

“OK。”
        她接着说:“昨天晚上,我和我先生谈了你的要求,他不同意现在给你加薪,他说才来三天就要求加薪,在公司这么久,还没遇到这样的员工。”
        还没等她说完,我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气愤:“不要说了,既然你们觉得我的要求过分,今天我就不做了,我现在给我妹妹打电话,让她来接我。”
        说完,我就回房间收拾我的东西准备走。W太太也跟了过来:“迟姐,你真的要走啊?”
        “我不喜欢在别人的眼中我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但你们现在已经这样认为了,对此,我不想解释什么, 不过我要告诉你,无论是在原来那家做了九年的管家,还是在餐馆做了七年的服务生,我从来没有张嘴让任何人给我加薪,从来没有过!”
        听我这样说,她还是翻来覆去地说:“迟姐你再想想,再想想。”
        “再想想的不是我,应该是你们,多干就要多得,干得好就要加薪,你家又不是第一次请管家,你自己应该会比较的。”
        妹妹的车来了,W太太送我到门外,塞给我一个星期的薪水,又一再说:“迟姐,你回去好好休息,也好好想一想,我们再联系吧。”
        回到妹妹家后,我把详细情况和她讲了,妹妹劝我:“别上火,先好好休息几天,有合适的工作再做吧。”“你说得对,自从到L太太家后,每天工作虽说不太忙,但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大块时间不多,这回我一定休个够儿。”我笑着说。
        第二天是星期六,晚上,我和妹妹照例去知青协会跳舞。结束时,已经快十点了。回家的路上,妹妹一边开车,一边和我闲聊。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以为是女儿打来的,看也没看就接通了。
        “迟姐,你睡了吗?”原来是W太太。
        “没有,我和妹妹去跳舞,刚结束,还在回家的路上呢。”我说。
        “迟姐,你想的怎么样啊?有没有找工作?”她问。
        “我什么都没想,就想好好休息。”故意气她。
        “迟姐,如果你还没有找工作,你就回来吧。我和我先生商量了,先给你100美元,等一年后再给你加100元。”语气里,充满了恳求。
        “好吧!”我这个人就是耳根软,听不得这样的话。
        妹妹也说:“算了吧!人家都这样求你了,也许是你以前太享受了,以后慢慢会适应的。”
        但是,我之所以最后答应重新回到她家,并不是因为她给我加了100美元,而是有了一个机会,可以证明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可亲可敬的老妈妈
        回到她家没多久,W太太因有事回台湾了。她走了,她的婆婆却来了,我因此结识了一位可亲可敬的老妈妈。老人虽然快80岁了,但头脑很灵活,思路清晰,说话有条不紊。
        她到过很多地方,见多识广,而且很喜欢聊天(直到现在,有的时候我们还会打电话,聊上几十分钟),即使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她也记得那么清楚。
        半个月来我们朝夕相处,W妈妈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听着她那不平凡的身世,我不禁肃然起敬。W妈妈给我讲的一个个扣人心弦的故事里闪烁着一份份让人震憾的母爱,深深地打动着我,令我善感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看似柔弱却是一位坚强的女性,在她弱小的身躯里承载了一份伟大的母爱!那饱经沧桑的皱纹记述着多少个苦难的日子,瘦弱的肩头承担了多少个日月轮回的艰辛,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四十多年前,W妈妈有个美满幸福的家。谁知祸从天降,她的先生因工出了车祸,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为了工作,也为了给先生治病,同时为了照顾两个年幼的女儿和还不满周岁的儿子,她把家搬到医院附近。
瘦小的她就这样每天奔走在医院、公司及家中。她历尽艰辛受尽磨难,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我不能倒下,必须坚持,为了这个家,再苦再累我都要承受”。
        靠着这份信念,她每天上班前,先送孩子们去幼儿园,晚上再接回来。一个孩子生病,她就要双手各牵一个,再背一个,一同去医院,因为把哪个孩子单独放在家里她都不放心。
        尽管她精心照料,可先生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后期每天必须注射一种昂贵的针剂才能维持生命。
        一天,针剂用完了,护理人员外出采购却空手而归,原来那天是台湾的“双十节”,所有药店都不营业。她急坏了,丈夫维持生命的针剂如果断档,那将意味着死亡。
        她当机立断亲去药店,使劲拍打药店的大门。终于,大门上的小窗户打开了,值班员探出头来,她马上把药方递给他,求他无论如何也要卖给她,否则,先生就没命了。
        值班员看了药方说,这种药属于贵重药品,已被老板锁起来,我没办法卖给你。她哭着求他带她去老板家,值班员感动了,真的带她去见老板。
        当时老板家里宾朋满座,正在庆祝“双十节”。老板看到值班员带了一位陌生人闯进来,正欲发作,不料W妈妈竟当众跪求老板。当即感动了老板的恻隐之心,便随她去药店拿药。
        当护士将注射液输入进她先生血管的那一刻,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奔波劳累和紧张使她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听她讲到这里,我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儿子10岁时,她先生久治不愈,还是丢下他们撒手而去了。当时她还不到40岁,本可重新组建家庭,但她担心孩子们受委屈,拒绝了所有追求者,始终没有再婚,含辛茹苦的拉扯着三个儿女,把毕生的期待和希望都投注在儿女们的身上。
        W妈妈用她全部的人生阅历告诉儿女们一个人生的真谛:“快乐与痛苦、幸福与不幸既然都无法避免时,就不如以积极的生活态度去面对自己的每一天。”
        她用心血、辛勤和辛苦,用拚命的劳作供养子女读书,无论多累脸上从未有过愁容。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把孩子们培养成有用的人。
        如今,W妈妈苦尽甘来,三个儿女没有让她失望,一个比一个优秀,学业有成,事业发达。而且,都先后来到美国定居,过着富足的生活,每年全家都会利用假期出国旅游。
        享受天伦之乐的W妈妈对孙辈更是爱护有加,每个人的生日她都了如指掌,事先提醒并及时把生日礼物送到孩子们的手中。她把爱都倾洒在儿孙身上,可唯独她自己从来不让晚辈给她过生日,这种爱看来是那样的平凡,但却那样的无私和伟大。
        高尔基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于母亲。”
        W妈妈就是这样,她抚养儿女们长大成人,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教会他们做人。她饱经苦难,为子女们献出自己的一切,却不求任何回报。
        那一桌桌饭菜,那一句句唠叨,那一道道皱纹,那羸弱的身影,关爱的眼神,温暖的安抚,体贴的话语,一言一行无不包含着一个浓浓的“爱”字。
        无私的母爱陪伴着儿女们,从蹒跚学步到长大成人。
        W妈妈苦一生累一生,将她那份浓浓的母爱像丝丝的乳汁,渗透在儿女们幼小心灵里和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 W妈妈的脸上层迭的皱纹记录了岁月的痕迹,两鬓也早已如霜。W妈妈用日月的艰辛历练出意志的坚强,用生活的艰难诠释着一个普通而又伟大的母爱。
        因为感动于这份温馨的母爱,在那年W妈妈生日来临之际,我写了一篇题为 “祝福您,老妈妈!”的文章,刊登在《世界日报》家园版。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十四年做过管家打过餐馆不觉得低下

我在美国打工的日日夜夜(之十 五)

                                                                                                                                                     加州    迟伟

 

本文作者迟伟简历
1954年出生于中国东北哈尔滨,1971年初中毕业于哈铁一中,1972年到哈尔滨五常县插队落户,1975年返城分配到哈尔滨市二轻局系统从事幼儿教育。1984年调转至铁路部门做机关行政工作,1992年曾经获得哈尔滨铁路局组织的论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因此被破格晋升。1999年来美后,利用打工之余,笔耕不辍,曾有数十篇文字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