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上期)
        我的英文老师
        还记得我学唱卡拉OK时的感叹吧?如果学英语也能这么快、这么灵光就好了。这是我的心里话。
        上中学时正是“文革”期间,又赶上“珍宝岛”事件,因为,黑龙江地处反修前线,所以,我们学校的外语课学的是俄语,对于英文那26个字母我非常陌生,偶尔在所学的数理化有限的课本里见过几个,但多数都是它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它。
        来到美国后,由于我始终是在华人生活圈中度日,因此英文没有丝毫长进。尤其是在L太太家打工的五天,他们家人虽然会说英语,但在家里都说台湾国语,周末回我妹妹家就更不用说了。
        我不会开车,不管上哪去都有人开车带着我,遇到需要讲英语的时候,也不用我说话。可以说,我现在真的很“神气”,出入又有专车又有翻译,就是没有压力。我以前的同事甚至说:迟伟那么爱学习,怎么到美国却不学英文了。
        岂不知,我所居住的地方与旧金山的中国城一样,几乎居住的都是华人,素有小中国城之称。这里的中国人开的餐馆、超市、宾馆、车衣厂以及各种公司和服务业比比皆是,就连店铺的招牌也是中文。而且有好几份中文报纸在这里出版,广播电视也有很多中文台。语言上的便利,把我们宠的已经不知身在何处了。
        在L太太家时,也曾经和朋友去过几次英文学校,但由于我属于零起点,一点基础都没有,老师讲课成了对牛弹琴(美国老师讲课,不管你听懂听不懂,只用英文讲),听了几次我仍一窍不通,信心大减。不过美国的课堂还是很有特点的,有师道,无尊严。美国学生没有什么尊师敬长的传统观念,在课堂上比较随便,想去厕所你就去,想吃东西你就吃。
        学生在课堂上十分活跃,常常举手提问。有时甚至连手也不举就打断教师的话,发表自己的见解。因为学生的发言不仅使课堂气氛活跃了,教学效果也能及时获得反馈。 “爱表现自己”、“出风头”在中国是被当作缺点的,在美国却是一种优点。
        同时,教师也不必道貌岸然,即使坐在讲台上,翘起二郎腿,也无伤大雅。为了把英文讲明白,教师常常会利用肢体语言,甚至忽而站到桌子上,忽而又躺在地下,总之,师道尊严的观念在美国十分淡薄,美国教师一般只管教书不管育人。
        在学习英文的时候,如果大家都和我同一个水平,我还有些信心,而现在是,别人都能流利的对话,我却什么都不会,即使学了,也是简单的单词。
        妹妹说:要想达到对话的程度,必须脸皮厚,不管对错,不管人家是否能听懂都敢说才行。
        我哪里是那种人啊!所以,我也不打算下太多工夫。
        再说,都这么大岁数了,理想、志向、机遇等类词汇已不适合我这个在黄昏的海面上,驾着快艇赶赴夕阳的人了,还是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吧!
        一次闲聊,W太太听说我该考公民了却不会英文,她就鼓励我赶快学习,但又考虑到我没有时间出去学,就自告奋勇当我的英文老师。
        她带我去图书馆,帮我办了个借书证,借了成套的CD教程。随后,她先生在网上又帮我买了很多教材。他们还说,是义务帮忙,绝对不收取任何的费用(包括教材)。
        对于他们的热情,我欣然接受的同时,也给了自己一份压力,一定要努力学,千万别辜负了他们的一片良苦用心。从那以后,W太太每天下午教我几个单词,反复几次听、念、写,第二天下午测验,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再继续往下教。
        这样学习了大概有两个月的时间,正在我初步掌握了一点英语单词的时候,她女儿的学校放假了,他们全家要回台湾度假。临走时,W太太一再嘱咐我,有时间一定要多复习学过的英语单词。
        我按照她的要求,每天坚持复习,但实在太枯燥了,因为没有语言环境,全靠死记硬背,学的没有忘的快。本以为等他们从台湾回来后,再继续学习,不料,W太太对我说:“我只能教你这些,以我的掌握程度,再深我就不能教了,以后,我女儿放学,你让她教你吧!”
        “好吧。”
        我虽然答应她,但我看到她女儿每天放学后做功课都要到半夜才能睡,我怎么好意思耽误她的宝贵时间,我对自己说:算了!以后有机会再学吧!就这样,学习英语因无师而告终。
 

名副其实的虎妈
        W太太的两个女儿都很聪明,大女儿比较乖,学习用功。小女儿比较贪玩,经常因为没有完成功课受到老师批评。为此,也经常受到妈妈的打骂。
        开始,我觉得很正常,我也是过来人,当初女儿上学时,因为贪玩不好好学习,我也曾经和她发脾气,甚至骂她几句,给她两巴掌。
        可是,W太太发起脾气来却非同小可,一天晚上我收拾好后回房休息,刚刚睡下没多久,就被楼下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噼噼啪啪的声音惊醒,听不到W先生的声音,也听不到孩子的哭声,只听到W太太声嘶力竭的叫声,叫些什么也听不清楚。
        那噼噼啪啪的声音,我以为是她太生气了在拍桌子,因为,美国的家长打孩子就是犯法的,后来才知道,那是真的在打孩子,孩子也都被打骂疲沓了,而且,都能勇敢坚强地面对每次的“酷刑”,从不哭叫,也不掉一滴眼泪。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晚上睡觉只能睡一觉,如果醒了就很难再入眠。那天我被吵醒后,不敢睁眼睛,心想,也许迷迷糊糊还能再睡着。
        可是楼下一直在吵,吵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要停的意思。我忍不住睁开眼睛看看表,已经半夜1点多了。明天我还要起早做饭,孩子们也要起早上学,怎么办?他们的家务事我不便干涉,但已经影响到我的休息了。我起身去厕所,使劲的走步,想用我的脚步声引起她的注意:你已经把我吵醒了。
        可是回来一听,她还在吵,没有丝毫的减弱。我又起身下床,这回我把我的房门打开,然后猛地一关,随着“咣当”一声,楼下的咆哮停止了。
        第二天早上,我由于没睡好,头晕晕的。W先生和女儿吃过饭都走了。
        快10点的时候,W太太才披头散发,睡眼朦胧的下楼,幽幽地对我说:“迟姐,我的头好痛啊!”

“谁的头不痛啊?别人头痛,照样要上班、上学、干活,只有你可以睡到这时候。”
        我知道这样说对她有点伤害,可是,是她伤害我们在先啊。
        “迟姐,我也不想这样啊,医生说我有躁抑症。”听她这样讲,我还真的很同情她了。
        我给她讲了很多性格决定疾病的道理,因为我曾经看过一篇《什么样的性格得什么样的病》的文章:“人的个性会影响人的身体状况,我们都知道激烈的情绪会伤身,而个性作为情绪的基础点,对我们的生活有更大的影响。在同样刺激条件下,有的人会马上得病,有的人会过一段时间才得病,有的人根本不得病。其中原因就是性格起的作用。要想避免那些负面情绪,必须立刻终止那些让你痛苦和不安的东西,调整好自己的心绪。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健康在我们自己的掌握之中。”
        我又对W太太说:“我说的这些道理你懂吧?你现在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对任何事情不能要求过于完美,对孩子也不能要求太高,还要和你先生沟通好,当他发现你的情绪失控时,让他提醒你别激动,或换个环境,转移一下视线,让自己置身事外,这样,对事情的处理就会比较心平气顺了,对你的健康有益无害,慢慢地你的病就会好了。”
        听我这样说,她的心情好多了。
        “迟姐,你讲的真好!从来也没有人和我说这些话,以后我会注意的。”
        话是这样说,可真的让她改变就太不容易了。接下来的日子,打孩子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他们家里的大女儿本来就乖,学习非常好,还是学生会主席,长得又漂亮,我常在心里说,如果我有这样的女儿,一定要把她捧到手心里好好地呵护她。
        可是W太太却从不知道珍惜,常因一点小事,就大打出手。一天,大女儿正在和同学做功课,不知哪句话没说对,她拿起一根棍子(是她常用的刑具),喝令女儿趴在沙发上,当着同学的面,给了女儿一顿棒揍,打得女儿一瘸一拐,晚上的跳舞课都不能上了。
        事后我对她说:“你怎么能这样打孩子啊?打坏怎么办?”
        “我打她屁股呢。”
        “屁股也是有神经啊,万一打坏了,你后悔就晚了。再说,同学还在这,你要给她留点面子啊。”
        我真想说,你像个疯婆子似地,太不给自己留面子了!
        一天下午,她接大女儿放学回来,不知在路上怎么把她惹生气了,一进门,她脱了鞋就用鞋底猛打女儿的屁股,打完了又大声说:“去拿冰袋敷。”
        每次都这样,行刑和复健是配套的。
        一天我帮她的小女儿打扫房间,从角落里找到两条内裤,我顺手丢在洗衣房,想等有时间再洗。
        没想到,W太太去洗衣房,发现了两条脏内裤,立刻将两个女儿找来,质问是谁的内裤,小女儿承认是她的。我听到她在大吵,唯恐她又要施家法,赶快去解围:“算了吧!别生气了,一会我洗就好了。”
        “迟姐,没你事,我在教训她们。”
        接着,她又拔高了嗓门,对那两个女儿大喝:“跪下!”
        两个女儿咕咚一声就跪下了。
        “我就是这样教你们的吗?不是告诉你们内裤要自己先洗一下,再放到洗衣房吗?你们可好,不但不洗,还随便乱丢……”就为这点事,她就吵个不停,我还记得那天是元旦。
        有一次更为严重。
        那天,W太太的小女儿放学后去补习,我正在做饭,W太太对我说:“我现在去接我女儿,回来我们就吃饭。”“OK”,我答应着。
        结果,饭菜都做好了,统统摆上桌,可人就是不回来。
        过了好久,终于看到小女儿低着头慢慢地走进来,“回来了!快来吃饭吧!”我的话音还没落,W太太从外面冲了进来,铁青着脸,直奔储藏室。
        我还没弄懂怎么回事,她已经手持木棍,劈头盖脸向小女儿打去。我赶快一边护着小女儿,一边往下夺木棍,幸好我力气大,把木棍夺了下来。
        她又去抽屉里拿来一把剪刀,歇斯底里的叫着:“我让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美,不好好学习,我要把你的头发都剪掉!”“你不会剪,还是明天带她去理发馆剪吧!”
        说时迟那时快,一把头发已被她剪了下来,满地都是碎头发。当我把剪刀抢下来时,W先生和大女儿也都过来了。这时候,W太太脸色煞白,腿也在发抖,我们赶快扶她坐下,W先生对小女儿说:“还不赶快跪下!”只见小女儿跪得笔直,脸不变色心不跳:好一副英雄气概!
        “赶快向你妈承认错误!”W先生每当这时,都只能充当“帮凶”,否则,他也会同女儿一样的下场。
        小女儿的口才很好,面无表情,用英文滔滔不绝的说着。
        我见状,觉得我在这里已经多余,把地下的头发收拾后,就回我自己的房间了。
        楼下还在继续吵着,“今天晚上也不知还能不能吃上饭?”我心想,吵得这么凶,谁还能吃下饭啊?
        一个多小时后,大女儿来敲我的房门:“迟阿姨,下楼吃饭了。”
        等我下楼一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全家围着餐桌,有说有笑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还记得那天有道菜是红烧猪爪,我下楼时,正好看到她的小女儿在啃猪爪,没有一点难过愧疚表情,与一个小时前的情景简直判若两人,太不可思议了!
        W太太就有这个本事,掌控着整个家里的气氛,她可以让家里顿时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也可以瞬间雨过天晴艳阳高照。

争取合理的休息时间
        暑期过后,W太太的大女儿上高中了,每天上学比以前还早,6点就要吃早饭,而且又增加了两种饮品,以前是起来先喝一杯清肠水,现在改成先喝柠檬水,吃饭时,再喝一杯木瓜饮品,要早上现煮,据说对乳房发育有好处。吃完早餐,再喝一杯果汁。
        也不知她是想让女儿一下子吃个胖子呢,还是怕我闲得没事做?每天早上我5点就要起床,匆匆洗漱后,下楼准备早餐,大女儿吃完走了,再准备二女儿,然后是她先生的,最后是她的,一家四口人分四个时间吃,我从起床就开始忙,一天几乎没有闲的时候。尤其是她大女儿晚上又增加了补课内容,要等她学完我们才能吃饭,吃完再收拾,连着两天都是十点多才结束,一天连续做了十七个小时,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十四年做过管家打过餐馆不觉得低下

我在美国打工的日日夜夜(之十 六)

                                                                                                                                                     加州    迟伟

 

本文作者迟伟简历
1954年出生于中国东北哈尔滨,1971年初中毕业于哈铁一中,1972年到哈尔滨五常县插队落户,1975年返城分配到哈尔滨市二轻局系统从事幼儿教育。1984年调转至铁路部门做机关行政工作,1992年曾经获得哈尔滨铁路局组织的论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因此被破格晋升。1999年来美后,利用打工之余,笔耕不辍,曾有数十篇文字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