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上期)
        第三天晚上,W又送女儿去补课,临走对我说:“迟姐,我送她去上课,我们八点半回来吃饭。”
        我一听就火了:“一天、两天还可以,如果总这样我可吃不消,一天要做十七个小时的工,我又不是机器人。”
        “迟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别的意思,只是让你心里有个数。”
        “你是想加薪啊?那是不可能的。”
        “我没说一定要加薪,只是说你这样安排不合适。”
        我俩你一句我一句的,最后不欢而散。她去送女儿了,我一边准备晚餐,一边想着刚才她说的话,“你是想加薪啊?那是不可能的。”
        我越想越来气,既然你如此的使唤人,我就不伺候了!
        过了半个小时,她回来了。以前送孩子去上课她都是等在那里,今天怎么回来了?我正奇怪呢,她走过来对我说:“迟姐,我们谈谈好吗?”
        “不用谈了,我决定不做了。”
        “迟姐,等我们谈完了你再决定好不好?”她央求我。
        “谈谈可以,但你不能和我吵,你如果吵,我马上就走。”
        “谁和你吵了。”她嘟嘟哝哝地说。
        “你要谈什么啊?”我问。
        “迟姐,我刚才想了一下,你说的也对,自从大女儿上高中后,你的确很忙。我打算这样你看可不可以,本来是想一年后再给你加薪,现在我决定提前给你,从这个月起再给你加100元。以后中午吃过饭你就休息两个小时,不管有什么活,你都放下不要做,等休息好后再做。再就是每天她们放学回来就吃晚饭,吃完了再去上课。这样你就能早点收拾早点休息。你看好不好?”
        “你既然这样安排,我就试一段时间,如果身体能适应,我就继续做,不行的话我就不做了。”我回答她。
        “好吧!”
        其实,争取到午休时间、晚上不会那么晚睡觉,我已经比较满意了。至于加薪,我不喜欢用这种方式,好像我为了加薪,用不做来要挟她似地,而我希望她是主动地、心甘情愿地给我加薪。
       

最会当太太的太太
        我曾说过,L太太是个最不会当太太的太太。相比之下,W太太却是个最会当太太的太太。
W太太也是不需要出去工作的,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是接两个女儿放学,再送她们去补习。其它时间就是抱着狗狗看电视,大部分情况下是盖着毯子躺在沙发上看。一天晚上,吃过饭,她又盖着毯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一会,说有事要出去一下。当时,我正在厨房收拾,就没去客厅帮她把毯子叠好,反正她回来还要躺着。收拾好厨房,我就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她下楼后对我说:“迟姐,沙发上的毯子我不用时要叠好。”
        “我知道啊,你昨天出去回来后不是还要再用了吗?所以我就没叠,现在已经叠好了。”
        她听了没再说什么。后来我把这件事说给她的婆婆,她婆婆气愤地说:“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们经常告诉她,管家每天都很忙,我们举手之劳能做的事,就别让她们做了。可是她却说,请管家就是要提高生活品质的。”
        一语道破天机,难怪有一天她和几个朋友出去办事,路上,她们在车里吃了一些食物,回来后,她手里拎了几个塑料袋进屋,她女儿还以为她买回什么好吃的东西,赶快过来接她手中的袋子,她却说,“都是不要的了,给阿姨,让她扔到垃圾箱里”。
        我当时很奇怪,她停车的地方离垃圾箱很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拿到房间给我呢?这时我才明白,是为了提高她的生活品质,否则,要你管家干嘛?
        我刚来的那些天,W先生每天早晨上班前,都会嘱咐我:“迟姐,8点钟叫我太太起床。”
        我一边做事,一边要看表,可每次到点叫她时,却几乎都不是一次就能叫起她。一天早上,我一边敲门一边叫:“W太太,8点了,起床了。”
        “迟姐,你再给我十分钟。”她在房间里喃喃地说。
        过了十分钟,我又上楼去叫她,她仍旧是“迟姐,你再给我十分钟。”
        当第三次上楼去叫她时,我心里就想: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果真,她还是那句话“迟姐,你再给我十分钟。”
        “我给你一天!你好好睡吧!”
        我转身下楼继续做我的事情,不再去理睬她。从那以后,早上W先生不再嘱咐我叫他太太起床了。
        每次给他们洗完衣服,W太太都会嘱咐我:“迟姐,衣服叠好后就放在我房间的沙发上,我先生回来他会收的。”
        我当时心里想:太不像话了,你先生那么忙,下了班回来还要收衣服。而我在L太太家时每次洗完衣服叠好后,我就放到她的衣柜上面,等她有时间自己收,她说,这样,她找衣服的时候很方便,自己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一天中午,我和W太太吃过午饭,我在收拾碗筷,她对我说:“迟姐,我去睡一会,你2点叫我起来,我去接女儿回来。”
        这个时间,也是我的休息时间,如果叫她,我自己就不能睡了。但我还是答应她了,收拾完我躺在床上不敢睡,看看到2点了就去叫她,谁知她又是那句话“迟姐,你再给我十分钟。”
        我心想,又犯病了!我耐着性子,过了十分钟又叫了她一次,还算好,起来了。
        第二天,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迟姐,我去睡一会,你2点叫我起来,我去接女儿回来。”
        “不叫!从来一次都叫不起来你,还耽误我休息,你自己定闹钟吧。”我毫不客气的回绝了,从此,她知趣的再也没让我叫。现在回想起来,她是故意这样的,如果我每天都叫她,久而久之,我的休息时间就自消自灭了。
        W先生是山东人,因此非常喜欢吃面食,每次我都大显身手,吃得他们赞不绝口。他们最喜欢吃的是荷叶饼,也叫薄饼(我们叫春饼)。
        每次我做面食的时候,W太太就会拿个小本子,从用什么水和面到如何制作,她都认真的记录下来。这使我想起,她教我的拿手菜也一定都在那个小本子上记着呢。她的确很聪明,每次请的管家,一定都有自己的绝活,她把那些制作方法记录下来,到了需要传授时,只要照本宣科,她就摇身一变成了老师。
        可是,她这么聪明,日常生活中却经常丢三落四,每次出门不是到处找车钥匙就是找手机,从来没有一次能出门的。
        她买了个漂亮的水杯,去看电影时第一次用它,看完电影人回来了,杯子却留在电影院了。我每月的薪水,几乎没有按时给过我,常常是过了一个多星期,周末我该回家了,没办法,逼着我张嘴要:“快给我开支票,否则我就要利息了。”她这才像没事一样把薪水给了我。
       

公司老板与好好先生
        W先生是个电脑公司的老板,也是我见过的性格最好的男士,从没见他发过脾气,不管W太太如何发火他也不还嘴。每次W太太训孩子时,W先生即不插嘴也不阻拦,除非让他表态时,他才会张嘴说话,当然要站对立场。
        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后他自己再去上班。周末休息还要去超市买菜和日用品(连女儿用的卫生巾也是他给买),有时买的不对或质量不好就会被W太太数落:“我这么忙,让你干什么都干不好!”
        买菜回来后,他不是擦车就是去打高尔夫球。W太太高兴的时候还好,不高兴就又是一顿骂:“一天你就知道打球、擦车,什么都不帮我做!”
        每次听她说这些,我都非常感叹:人啊!就是不知足!
        W先生下班回来后,只要看到我在忙,经常会默默地帮我做这做那,看到垃圾满了,马上就去帮我倒掉。有的时候吃饭晚了,饭后他就告诉我:“迟姐,今天你用洗碗机洗碗吧。”
        可是,如果我连着两天使用洗碗机,W太太就会说:“迟姐,洗碗机洗碗并不干净。”
        “是吗?那为什么我刚来时,每次我洗完了,你还要用洗碗机再洗一次啊?是我洗不干净还是它洗不干净啊?”她听了无话可说,转身走了。
        W太太是信佛教的,一次她回台湾参加寺庙组织的一周闭关活动,要求都要穿居士服(类似尼姑穿的衣服),活动七天,要换七套衣服。
        走之前,我把她的七套衣服都洗了一遍,可她还要熨烫。当时我正在做晚餐,吃完饭她就该去机场了,        W先生看我来不及给她熨衣服,就主动承担起这艰巨的工作。我有点不相信,“他会熨吗?”
        “让他熨吧,他很会熨,当兵时他都是自己熨衣服。”W太太笑着说。
        她家正门大厅有一个很漂亮的大盆,里面装满了清水,中间有一个水晶球,还有两条栩栩如生的龙,因为清水过一段时间就变混了,必须经常换水。但盆太大,我一个人端不动,每次都要别人帮忙抬到外面,把里面的水淘出来,把盆洗干净,装满清水,再抬进房间。那两条龙做得太逼真了,身上的鳞尖尖的,一不小心就会划到手。一个周末,W先生休息,一个人就把盆中的水换了,可是却把手划出了血。
        W太太见状喋喋不休地埋怨:“你为什么要去换水?为什么不让迟姐去换?”
        好像我的手是钢筋铁骨一般。
        W先生真的是非常任劳任怨,帮我做了很多事,我从心里感谢他。可是,每次W妈妈来家做客时,却要对我千谢万谢,“迟伟啊,谢谢你帮我们家里做事!谢谢你照顾我孙女和我儿子”
        “谢什么?这是我的工作啊!”我不好意思的说。
        W妈妈又说:“你如果不在这,这些活就都是我儿子做了。他每天上班那么累,回来还要做家事,我真的很心疼。”
        为了感谢我,每当节日时,W妈妈和她的女儿W大姐和W二姐都会偷偷地送给我很多礼物和红包(当然是背着W太太)。在以后的日子,每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真想一走了之,但又想到W妈妈对我的期待,    算了吧!我多做一天,W妈妈的心情就能舒畅一天。
 

 喜忧参半老花眼
        记得到W太太家的第一天,我打扫完她的浴室,正准备做别的,她走了过来问我:“迟姐,浴室打扫完了吗?”
        “打扫完了。”
        “我看地下怎么还有头发啊?”
        我听了,赶紧找来老花眼镜,回到她的浴室一看,果真地上有两根头发。因为大理石地砖有花纹,必须仔细看才行。
        上学的时候,每次视力检查,我都是1.5,医生说我稍微有点远视,当时,真为我的视力感到自豪,没想到上了年纪后,眼睛老花却比别人早,上天真是太公平了。通过这件事,我深深地知道,W太太是个比较挑剔的人,同时,我也很烦我的老花眼,不仅看书看报要戴老花镜,现在洗菜、打扫也要戴眼镜了。真麻烦!可是后来发生了几件事,使我又体会到老花眼的乐趣。
        一个周末去朋友家做客,因很久不见,我们都非常高兴,趁朋友倒茶时,我随手拿起桌上的杂志翻看,深有感慨地对朋友说,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厉害,安胎不但敢动,还“超敢动”。
        朋友疑惑的问:你在说什么?
        我指着杂志封面让她看,朋友一看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仔细看看,哪有什么安胎,那是安怡!”
        我赶快戴上老花眼镜才看清楚,原来这是一本台湾的保健杂志《安怡超敢动》。
        有一段时间,每天早晚梳洗时,对镜自我欣赏,总觉得脸上的皱纹和色斑越来越少了,不免洋洋得意起来,但心里却好生奇怪,吃的食物中,那些是可以祛斑除皱的呢? 周末在妹妹家,闲来无事,我戴上老花眼镜坐在桌前提笔正准备写点什么。突然电话铃响,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好朋友外出旅游刚回来,她给我讲了很多旅游趣闻,笑得我前仰后合,可无意中眼睛扫到桌上的一面小镜子,吓得我顿时止住了笑。镜中的我皱纹一道道、色斑一块块,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大有增长的趋势。懊恼!可转念想起前些天还洋洋得意的我,不仅又笑了起来。
        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我赶快把这个“秘密”告诉电话那边的朋友: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最好少照镜子,如果照的话千万不要戴老花眼镜,虽说是掩耳盗铃,但自我感觉良好,自己的心理会得到一份安慰。
        中秋节,W太太送给我一盒港式月饼,这是我最喜欢吃的月饼,它外形精美、小巧玲珑、皮酥馅美、油而不腻,吃起来口感松软、甜咸适中,层次分明,风味诱人。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却见长方形的礼品盒内,横三竖四,共十二块月饼。可是怎么少了三个?我惊呼起来。
        家人围过来看,都说没有少啊。我说,怎么没少,你们看看,就是这排。随即用手一指。没想到,手指触到酥松的月饼上,仔细一看,原来莲蓉月饼、桂花月饼、蛋黄月饼都是浅色,只有这排芋头月饼的颜色与盒底的颜色接近,被我这老眼昏花看成是一排空的。这个中秋节小插曲,足让大家笑了好久。
        又一日,我在W太太家打扫房间,在客厅沙发旁的地板上,我发现一条狗狗大便,顿时大怒,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竟敢随地大小便!我立刻把狗狗叫过来,指指地上的大便,又点点它的鼻子,嘴上恶狠狠地说道:“NO!NO!”说完,我仍余气未消,“要关你的禁闭”!
        每次狗狗犯错误,都把它放在一个纸箱内,关它几分钟,下次它就会记住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我拿起湿纸巾,气冲冲地去擦狗大便,垫上纸巾用手一捏,谁知捏空了,什么都没有,奇怪!
        仔细一看,那条黑色的“大便”,原来是仿旧木地板上的一条疤痕,我恍然大悟,难怪这次关禁闭时,狗狗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一副很茫然的样子,原来受冤枉了。我赶快把它抱了出来,口中连声说道:       

“sorry!sorry。”
        事后,我暗自笑了好一阵,可就是不敢和他们讲,这种“虐待”宠物的“暴力”行为,一定会引起众怒,还是不说为佳。人老了,眼花是很正常的,很多人都会因此而苦恼,这种自虐式的行为实在不可取。而我,自从找到了乐趣后不再自寻烦恼,相反还常常自我嘲谑。因老花眼闹出的笑话举不胜举,没事时,想起来就偷着笑,“笑一笑十年少嘛”,细一想,老花眼没什么不好?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十四年做过管家打过餐馆不觉得低下

我在美国打工的日日夜夜(之十 七)

                                                                                                                                                     加州    迟伟

 

本文作者迟伟简历
1954年出生于中国东北哈尔滨,1971年初中毕业于哈铁一中,1972年到哈尔滨五常县插队落户,1975年返城分配到哈尔滨市二轻局系统从事幼儿教育。1984年调转至铁路部门做机关行政工作,1992年曾经获得哈尔滨铁路局组织的论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因此被破格晋升。1999年来美后,利用打工之余,笔耕不辍,曾有数十篇文字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