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上期)
 

生态平衡风光好
       

W太太家的房子属于田园式建筑,房间举架低、窗户小。尤其是厨房外面有一个长廊,把窗户完全遮住,一点阳光都照射不进来,我每天在厨房做事,一定要用灯光照明,否则什么都看不到。几个月来,我一直在这种环境下工作,感觉膝关节无力,指甲也变得软软的。妹妹说,你可能是缺钙,有时间要多晒晒太阳。
        妈妈活着的时候就常常说我不会享福,因为我白天再困也睡不着,只能晚上睡一大觉。
        自从和W太太争取到午休时间后,我只是躺下闭目养神,几乎就没睡着过。天气一天天转凉,下午,我就利用午休时间出去走走,一边锻炼,一边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中。
        这个社区属于自然风光,社区外,又是野生动物保护区,因此,常常有些不速之客光临我们的社区。我每天沿着不同的小路散步运动,一边观赏着两边的房子,花草树木。一栋栋豪宅风格各异,看得我眼花缭乱,心旷神怡。那特殊的幽静令人陶醉,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享受。每天看都不觉得厌烦,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现。
        一天散步的时候,我看到一栋豪宅门口有两只鹿,心中不免赞叹:这鹿雕塑得像真的一样!不料,当我走近时,它们突然跑了,原来是真的鹿。
        回家后,我对W太太说我看到鹿了,她说,一共有四只,经常在附近玩耍。后来我曾经多次看到,它们是爸爸、妈妈和两个孩子,有时会在我们院子外面的草地上吃草。
        这里最多的动物是各种鸟(我能叫得出名字的有:乌鸦、啄木鸟、猫头鹰……还有些黄色、绿色、蓝色的鸟,非常好看,却叫不出名字来)、兔子和松鼠,由于美国人非常重视生态平衡,都能自觉保护野生动物,从不伤害它们,所以这些动物也都不怕人。
        W太太家的房子距离左邻右舍比较远,更显出几分幽静。一天,我在厨房里收拾,猛抬头,看到后院游泳池里有一对野鸭在游泳,这个画面我第一次看到,好美啊!我顺手拿起桌上的手机准备拍照,但距离太远了,看不太清楚,我赶快开门出去,不料,开门声音惊动了野鸭,只见它们惊慌失措的飞出了院子。
        后来,我又看到野鸭来过两次,但我怕惊动它们不敢再出去了,还是让它们放心大胆地游吧!我也可以安详地静静地欣赏这一美景。
        散步时,我还曾遇到几次狼,这里的人叫它“土狼”(英文是Coyate)。
        有一天散步,远远地看到前面的草地上有个动物在撒欢打滚,看样不像狗,尾巴很长,我心里想:也许是狼,惹不起躲得起,赶快转身往回走。边走边回头看,它依旧尽情地玩耍呢,它怎么那么开心啊?
        几天后,我与它却狭路相逢,我们同在马路的一侧相对而行,当距离有十多米的时候,它突然钻进路边一户人家的栅栏里,我心里想:你可千万别出来啊!
        我们就这样,它在里我在外,隔着栅栏擦肩而过。
        次日,我们又不期而遇,这次它本来也同我在一侧相对而行,越走越近了,可它突然向马路的另一侧跑去,至此,我才明白,原来它也怕我啊!据说它虽是食肉动物,但性情懦弱,从不主动攻击人。
        这个社区里的动物的种类很多。在L太太家时,我曾经看到两次人面蜘蛛。记得那天我正在院子里用水管浇花,忽然看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个很大的蜘蛛在爬,它与一般的蜘蛛不同,颜色很黑,腿又长又粗,上面都是黑毛,而且行走时腿是垂直的,显得很高,不像其它蜘蛛趴在地下。
        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蜘蛛,我有些害怕,就用水管浇它,想把它冲跑。可是它并不惊慌,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它腿上的毛油油的,水浇到它身上就滑落下来,一点都没被打湿。
        我好奇的走过去看它,不看则已,一看,吓得我转身就跑回房间里了。
        原来那个蜘蛛很明显有头有身子,而且头上有五官,像个人的脸。等L先生回来后,我和他说起此事,他说那是人面蜘蛛,有的人面蜘蛛还会有表情呢。
        太可怕了!
        几天后,我又看到一只,但颜色不那么黑,有点深棕色,肯定不是同一只。
        在L太太家时,我还看到过几次响尾蛇(在我后来到第四家工作的时候也看到过,他们位于同样一个社区),最有意思的有一次经历是这样的:
        一天,我在院子里散步,看到猫和狗都在草丛边警觉地往里看着什么,出于好奇,我也目不转睛地看着草丛里,突然,晃晃悠悠伸出一个蛇头,吓得我撒腿往屋里跑,L先生见状忙问:    

“怎么了?”
        “院子里有蛇!”我惊恐地回答。
        L先生马上找了个木棍,到院子里真的把蛇打死了。他以前当过兵,很有经验,知道打蛇打七寸。
        他将战利品吊在树上,回到厨房找把刀,看到我和L太太疑惑的表情,得意地说:“这个蛇很肥,我要剥掉它的皮,把它吃掉!”
        “天啊!我可不帮你做!”我大叫道。
        “我自己做,煮煮就可以了。”
        说着,他拿了一把刀走出去。一会,空着手回来,沮丧地说:“不能吃了,这条蛇的肚子里有一只还没消化的大老鼠,太恶心了!”
        我和L太太听了,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维护管家保姆的法规
        自从来到W太太家后,与她的娘家人、婆家人及朋友们慢慢地都熟悉起来,但有一件事我总感到很奇怪,每次他们来,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来多久了?”
        开始时,我没太在意,时间长了,心里不免有点纳闷。
        我来的第二年放春假的时候,W太太全家出去旅游了。那天晚上她姐来,进门后也是这句话:“你来多久了?”
        我随口说:“快一年了。”
        “快一年了?”
        看到她惊讶的样子,我忽然有所醒悟,“打破记录了吧?”我问。
        她点点头。
        “打破了四个记录?”我接着问。
        “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她惊恐地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她家留不住管家,一般能做一个月就不错了,最长没有超过三个月的。”
        这是我根据她家的情况猜出来的,没想到,我猜的正对。后来听她婆婆说,她家请管家已经无数了,都做不长,不是她嫌人家做的不好,就是人家嫌她太麻烦。难怪我刚来时,她总带我出去炫耀,原来是找不到管家啊!
        有几次,我忍无可忍时还顶撞过她,可她却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看起来,她也知道再找不到像我这样的了,所以不敢得罪我。
        我第一次来面试时,我们谈到薪水,她曾说:“我婆婆和小姑家里都有管家,这三家的管家经常能见面,我们不想让她们互相攀比,所以,就都付同样的薪水。”
        来了以后,我和她们有过几次接触,也了解到根本不是像W太太说的那样,每家的情况不同,工作时间也不同,所付的薪水更不同。可她家却说都付同样的薪水。她是在是太会说谎了,也不怕被戳穿。
        刚来她家时,我曾对妹妹说,她家的工作量太大了,妹妹说,也许是你以前太享受了。对此,我也曾有过疑虑。后来我和我的朋友讲起她家的情况以及我每天的工作时间, 朋友听了说:“她这样做,违反了“家庭职业命令”,你可以告她!”
        我惊讶道:“做我们这种工作也有相关法规?”
        “当然有!”
        至此,我才知道,在美国,我们管家保姆也是有法律保护的。
        加州有关法规规定,雇主若不要求管家或保姆住家中,须遵守每天工作不得超过八小时,每周不得超过40小时的劳工法规定。若超时工作,每小时须给付1.5倍工资。
        如果雇主要求管家或保姆住家中,须遵守“家庭职业命令”(Household Occupational Order)下的[工业福利委员会命令第15条]规定,即一天24小时内,须让管家或保姆至少连续休息12小时,工作时间段也不得超过12小时,而且在12小时工作时段内,至少休息三小时。这三小时不须连续,只要雇主及员工就何时休息达成共识即可。但若管家或保姆被要求在预定的休息时间工作,或在应连续休息12小时的时段内工作,雇主即须给付正常时薪的一倍半作为超时工资。
        住到家中的保姆或管家的加班费,与普通上班族计算方式不同,但许多雇主并不清楚法令,与员工达成违反法令的协议。一旦有争议,即站不住脚。
        这个法规真的很好!管家保姆也是人,不可能当牛马给你从早干到晚。但美国虽然有专门维护管家保姆这行的法规,我却不想钻了这个空子,因为我相信,很多雇主和管家并不懂法,所以不可能完全照办。
        对于W太太的做法,朋友的意思是打官司告她,但我坚决反对。W太太肯定也是个“法盲”,我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即使不做了,也要好和好散,做人不能太过分,我绝不会轻易告上法庭。如果发生严重纠纷或任何不公平的事故,为了维护自已的权力,我就坚决走人!
 

善意的谎言
        我前面曾说过,W太太的两个女儿与其它孩子不同。每天早上不仅将自己的床铺整理好了、窗帘也拉开了,可W太太自己却不是这样。后来我发现很多时候,她要求别人做的事,她自己都做不到。
        暑假时,她给两个女儿请了一位中文老师补习,下课后,她觉得老师讲的不怎么样,就对女儿说:“以后不用这个老师讲了,明天开始我给你们俩上课,早上吃完饭别走,等我起来给你们讲。”
        第二天早上吃过饭,两个女儿默默地坐在桌前等妈妈来讲课,可左等右等她也不下来。我在心里暗暗替她女儿打抱不平:暑期功课也很多,做完孩子们还要活动活动,时间都耽误了。要不然,你定好时间,准时下楼也行啊。
        孩子一直等到快十点了,她才姗姗下楼,耽误孩子两个多小时。
        还有一次是新年伊始发生的事。前一天晚上,W太太说明天是元旦,我们吃年糕吧,讨个吉利。她家吃年糕喜欢吃煎的,年糕切成薄片,鸡蛋打散,把年糕片在鸡蛋里面沾一下,再放到平底锅里煎软,要现煎现吃才好。所以每次都是煎好一份先给一个人吃,然后再煎第二份。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大女儿起床了,就赶快先给她煎,煎好给她,她却不吃,我以为她不饿,就开始煎第二份给小女儿,她同样也不吃。
        第三份煎好了给W先生,结果三个人都坐在那看着年糕,谁也不动筷。
        我又煎了一份,这时W太太还没起来,我就说:“你们都不饿啊,我可要吃了。”
        三个人都怪怪地看着我不讲话,我也不和他们客气,低头把年糕吃掉,就去干活了。过了一个多小时,W太太才下楼:“迟姐,我的年糕呢?”
        “等一下,我现在就给你煎。”
        等她的年糕煎好了,四个人才一起吃起来。原来她前一天已经规定,要全家一起吃年糕。因为她起来得晚,别人只能吃凉年糕,而她,既没有不好意思,也没有一句道歉的话。
        我真佩服她有如此本事,怎么就把他们调教得这么服服帖帖?没有丝毫怨言,而她自己,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从来没有人指责她什么地方做得不对。
        我是个管家,没有权利干涉别人的家务事,虽然她的很多做法令我看不下去,但我常常告诫自己:看习惯就好了。
        最让我忍无可忍的是,经常被“半夜鸡叫”惊醒,白天又睡不着,由于休息不好 ,整天昏昏沉沉的。正在这时,一个神秘的电话打来,才使我下定要走的决心。
        问题是要怎么样走?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这样说:老板,我不想再做了,我要走了。可对于W太太来说肯定行不通(她有那种死缠烂打的本事,自我走后四年的时间里,她经常打电话请我回去。最近她把房子卖了,买了一栋小房子,又找到我说:迟姐,你回来吧!现在我家的房子小了,不会那么忙了。但是我还是婉言回绝了她)。
        本来她家请管家就比较难,又请到我这样的,所有人对我都非常满意,都希望我一直做下去。如果知道我是因为工作量大、嫌太累了而不做,她的家人一定都会埋怨她,她也会因此而没面子。我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不能让她有太大的压力,我也可以顺利辞掉这份工作。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十四年做过管家打过餐馆不觉得低下

我在美国打工的日日夜夜(之十 八)

                                                                                                                                                     加州    迟伟

 

本文作者迟伟简历
1954年出生于中国东北哈尔滨,1971年初中毕业于哈铁一中,1972年到哈尔滨五常县插队落户,1975年返城分配到哈尔滨市二轻局系统从事幼儿教育。1984年调转至铁路部门做机关行政工作,1992年曾经获得哈尔滨铁路局组织的论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因此被破格晋升。1999年来美后,利用打工之余,笔耕不辍,曾有数十篇文字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