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上期)
        经过再三考虑,我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周末休息后,上班的第一天我就对她说:“W太太,我和你说件事,昨天我给国内大姐打电话,她让我尽快回去,因为我买房子和办理退休金,都需要我回去签字,还要办理新的身份证。而且,我已经十年没回国了,我打算这次回去多住几个月。”
        “这是真的啊?”她瞪着眼睛,半信半疑地问。
        “当然是真的,我女儿已经帮我定好机票,月末我就走了。所以这几天你就找人吧,如果早找到我就早走,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月末前不管你是否找到,我都是要走的。”
        “好吧!”她无可奈何地说:“迟姐,我如果找到人,你能帮我带几天吗?”
        “好啊!”
        “你不会对她们说些什么吧?”她又不放心地问。
        “我能说些什么?我巴不得你赶快找到人,我也好早点走呢。”
        她不做声了。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我也是不得已才这样做,希望善意的谎言不会给你带来太大的压力。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一如既往的认真工作着,还抽出时间做了很多他们喜欢吃的面食,都冷藏起来,等我走后让他们慢慢吃。
        同时,W太太的招聘广告也注销来了,每天她的电话接应不暇。她说以前登广告,打电话的只有二十人左右,而现在,每天都有三、四十人,几天来,已经接了几百通电话了,可能是与失业率有关。
        终于,她从这几百通电话中,筛选了五人来家面试,由我每天带一个人,从打扫到煮饭,全面试工。我每天要接触不同的人,了解她们的工作态度、工作情况及家庭情况。其中一位说,她已经半年多没找到工作了,我听了,觉得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经过五天的试工,我俩最终做出了五选一的决定,一位天津女孩接替了我的工作,这个女孩爱学习、能吃苦,工作认真,我对她的印象很好。
        W太太希望我再带她三天,我答应了。
        三天中,我和天津女孩同吃、同住,白天一边工作一边闲聊,互相加深了了解,同时增进了友谊,在我走之后,我们也始终保持着联系,竟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她也和其它人同样的命运,做了三个月就再也做不下去了。
        我的工作已经有人接替,我可以放心地走了。
        可是,当W妈妈的和W大姐和二姐知道我要走,也都赶来与我告别,当着他们的面不好说什么,所以,W二姐暗地里和我约定周末去餐厅给我践行。事到如今,自编自导的戏还要继续演下去,善意的谎言还要继续说下去。
        为了避免和W太太“撞车”,周末那天,我们选择了一处比较偏远的餐厅,W妈妈和W大姐、二姐不但请我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还给我带来很多礼物留作纪念,真的让我很感动。
更让我感动的是她们温馨的话语:“回去后,替我们向你的家人问候!”“你要好好放松放松,好好休息一下,别急着回来!”“你回来后,如果能回去继续做更好,不想回去,也不要勉强,不要太委屈自己。”“你不要有压力,即使你不回她家做了,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我在口中一一和她们对答,心里却默默地祝福她们,好人一生平安!
       

挖墙脚的主人
        我确确实实是被新主人挖来的,她是我妹妹朋友的姐姐。早在L太太家时,我就认识她,我们彼此都直呼其名,我叫她Hmily,她叫我Helen(本来海伦是我的笔名,一次有人问我的英文名字,我顺口说:“我叫helen。”结果,以后就真的变成我的英文名字了)。
那时,我刚好周末已经不去餐馆打工了。一天。妹妹对我说:“我朋友的姐姐自己开公司,她想请人周末去公司打扫,你要不要去?”
        “好啊!反正周末我也没事做。”
        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周六早上10点钟左右Hmily来接我,把我送到公司,并给我准备了午餐,然后她就回去了,晚上6点钟我基本做完时,给她打电话,她再来接我,然后把我送回家。
她是一个性格非常内向的人,不太爱讲话,我们很少闲聊,每次见面打个招呼,再交待一下特别需要做的事,就无话可叙了。
        后来,周末我也去过她家里打扫,由于她对我的工作相当满意,所以曾表示过,等买了大房子,一定要请我去她家做住家管家。
        这次,她家真的买了大房子(五千多英尺),可是她却不幸得了乳癌,给我打电话时她正在台湾接受化疗。
        记得那天她打来电话,说她家的新房子正在装修,月末就可以搬家了,问我愿不愿意过去?我马上回答:“好啊!”
        因为我知道她家只有两口人,房子又比W太太家小,工作量肯定不会太重。
        她接着说:“helen,就这样定了,你尽快安排,早点过来,最好是搬家的时候你就能来,东西摆放都由你做主,以后你就好做了。”
        她说的有道理。正是因为这通神秘的电话,才有了前面我那善意的谎言。
        在Hmily家搬家的前一天,我告别了W太太,彻底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退下,来到这个“和平的世界”。
        最初几天忙着搬家、整理、打扫,还感觉不出什么,直到Hmily从台湾回来,家里也基本理顺,这时,才感觉到Hmily家出奇的安静,难道说,这就是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生活?
Hmily自从得了癌症后,非常注重饮食,她购买的蔬菜、水果,包括肉类几乎都是有机的,每天晚上吃过饭她都让我帮她和她先生每人打一杯至少三种水果的果汁,还一再嘱咐我也要喝一杯。
        “医生说,我们每天都要吃三种以上的水果,否则,就容易生病。”她告诫我说。
        Hmily家每天晚上都要做四菜一汤,而且四菜其中一定要有鱼,红烧、干煎、清蒸……我变换着花样给他们做,有时间我就上网查找各种鱼的烹饪方法,当我学会了剁椒鱼头,第一次做给他们吃时,“好吃!好吃!比餐馆做的还好吃!”她先生高兴地说。
        后来,我又学会做红烧狮子头,他们也都非常喜欢吃。她先生还戏言,说我最拿手的就是:菜名里有“头”的。
        每次吃饭时,我们三个人基本都是默默无语,偶尔她先生开句玩笑,她只是嘴角无声地咧一下。如果和她说什么事情,她也只是用最简练的词来回答。
        一次,她妈妈从台湾来看她,饭后,她妈妈悄悄地问我:“他们吃饭的时候怎么都不讲话啊?”
        “一直都是这样啊!”我回答。
        每天早上Hmily吃麦片,我和她先生吃面包或蛋饼。吃完饭他们上班走后我在家开始打扫。
        她家不养狗,感觉家里一直都是静悄悄的。院子里的游泳池旁有个鱼池,里面有20多条默默无声的鱼,每天去喂它们的时候,鱼儿都张着小嘴露出水面,一旦吃饱了,或是潜到水底或是躲在莲叶下理都不理你。真乃是主鱼相仿,惜字如金啊!
        我一个人在家里,一天十个小时没人对话,Hmily每天回来打个招呼就把自己扔在沙发上,不知是心情不好还是太疲劳了。她先生回来就一头钻进书房打电脑,彼此很少交谈。
面对着死一样的安静,有一段时间,我忽然觉得我的五官木木的,好像没有了表情,甚至都不会笑了。
        说真的,每天面对一个癌症病人,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尤其是他们回台湾或去大陆时,一连十多天,只有那些不会说话的鱼陪着我,我真的有点担心,时间长了,慢慢地我会不会也不能说话了?
        本来觉得Hmily家人口少工作轻,如果可以,就在这里一直干到退休。
        可是,我在她家一共做了二十个月,比W太太家还多了七个月,但每天都是这样平淡地重复,重复着平淡,没有生活的花絮,更没有事业的大起大落,就像一碗平静无味的水摆放在一张平滑的桌上那样。所以,真的想写,都不知要写些什么。
        后来,妹妹听她的朋友说,她姐姐可能要离婚了,我这才感到事态的严重,也许他们之间并不完全是因为性格内向而不讲话,也许他们的婚姻早就出现危机了。
        但她本人始终没有和我讲这方面的事,直到有一天她先生把自己的所有衣物都搬走了,她才和我说了实话,他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后,虽然房子判给她了,但她每月需要付5000多元的贷款,她感到有压力,所以,决定卖房子。
        在卖房子期间她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helen,现在房子不好卖,我虽然做了广告,但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出手。没卖之前,我每月要付贷款,再给你薪水,实在有些困难,我想让你做到这个月末,你现在就开始找工作吧。”
        “好的。”我当然理解她的苦衷。
        我开始留意招聘广告,我以前做的这三家,都是没有老人也没有小小孩,我喜欢这样的家庭,不管白天多么劳碌,晚上都会有自己的时间与空间,而看管小孩的保姆就很难做到。
说来也巧,我无意中看到一份三个月前的报纸,按理说,正在找工作的人都要看最新的广告,对于几个月前的报纸可能看都不会看的,可是我偏偏认真地看了,而且还打了电话,因此,才有了和第四个主人那争取来的缘分。
 

争取来的缘分
        这争取来的缘分也可以说是挖墙脚得来的。但我并不认识这位女主人,更不认识她的管家。记得那天我打通电话后说道:“你好!我叫helen。我看到三个月前你家的招聘广告,想问问你家找到管家了吗?”
        “已经找到了。”她回答。
        “不好意思,再打扰一下。你对她满意吗?”
        “不满意!”
            好爽快的人!我心里想。
        “你能介绍一下你家里的情况吗?”“我家三口人,儿子八岁,每天上下学由我们接送,管家只做饭打扫洗衣服。”她没有拒绝我的问话,反而一一作了回答,令我肃然起敬。
“如果你对她不满意的话,我希望你能试试我。”先是自我推荐,随后,我把我的情况简单介绍给她,“你如果能用我,我保证百分之百会让你满意。”
        她听了我的介绍,高兴地说:“你的情况和岁数都符合我的要求,但是,我现在的管家是熟人介绍的,我不好意思立刻辞掉她,你要给我时间。”
        “好吧,我等你!请问我怎么称呼你?”“你可以叫我Y小姐。”
        她真是快人快语,北方人的性格,是我喜欢的那种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又找到几个招聘广告,并打通电话,但情况都不太理想,不是离家太远就是家中有小孩。这时,我又想起Y小姐,再给她打个电话吧!看看她家有没有什么变化。
        “Y小姐你好!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了。”
        “没关系!”我听上去口气还好,不是很烦。
        “你那里情况怎么样了?”我试探着问。
        “暂时还没什么变化,不过你放心,一旦有变化,我会马上通知你。”她很有诚意地说。
        “我的情况是这样,到这个月末我就不做了,我现在找了几家,虽然都不是很理想,但我可以暂时做着,什么时候你需要我过去,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会随叫随到的。”
        我当时真的是这样想,去别人家做只是权宜之计,冥冥中觉得最后我还是要去她家。
        “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最迟不会超过暑假的。”她非常认真的说。
        出乎我的意料,第二天,Y小姐就打来电话说:“我已经把她辞了,12月1日你就过来吧,早上我去接你。”
        由于我的自信,有幸争取到这份工作,至今已做满超过两年了。
        我衷心的祝愿这个幸福的家庭,幸福到永远……
       

【最后的话】
        转眼间,我来到美国已经近十四年了。我是一个喜欢“梦回昨日的人”,我珍重生活的过程而不是结果。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此生唯一能够留下的只是一些影像和文字,它不仅记录着我生活过程的点点滴滴,也记录着人生的酸辣苦甜。其实,我的打工生涯很单一,来美十四年,主要是做管家工作,其次是餐馆和衣厂。而后者只是前几年利用周末兼做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它为了。
         我这个人很实际,又容易知足。加之年龄的原因,我不想给自己太大的压力,随遇而安,才有利于身心健康。
        很多国内来美的朋友,的确吃了很多苦,他们每天要为语言、工作、住房、汽车等问题烦恼,费力劳心。
        与之相比,我真的很幸运。每天住着别人的豪宅,没有任何压力,而且,每个人对我都那么友善。 我由衷地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朋友们,让我的“日子”越来越美好! (全文完)

       

                  十四年做过管家打过餐馆不觉得低下

我在美国打工的日日夜夜(之十 九)

                                                                                                                                                     加州    迟伟

 

本文作者迟伟简历
1954年出生于中国东北哈尔滨,1971年初中毕业于哈铁一中,1972年到哈尔滨五常县插队落户,1975年返城分配到哈尔滨市二轻局系统从事幼儿教育。1984年调转至铁路部门做机关行政工作,1992年曾经获得哈尔滨铁路局组织的论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因此被破格晋升。1999年来美后,利用打工之余,笔耕不辍,曾有数十篇文字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