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200多年前,美利坚的开国先贤,从遥远的欧洲来到神奇的美洲大陆,在这块美丽富饶的土地上开创了一个伟大的国家。20世纪80年代,一代中国大陆留学生,飞越太平洋来到自由女神之地,追寻美国梦。
        1994年8月26日下午4点15分,我乘坐的美国联合航空(UA)波音747飞机,徐徐 降落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国际机场。
        看着机窗外美丽的旧金山海湾,一望无际的西式建筑群,我惊喜地感觉到,自己来到了向往以久的、只有在电视才上看到过的大洋彼岸美国。从那时起,我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海外生活,美国,成了我一生中的第三故乡。
        在旧金山短暂停留后,我转乘美利坚航空公司(AA)的班机飞向另一大城市丹佛(Denver)。
        登上飞向丹佛的飞机时,与在北京登上联航的班机感觉完全不一样,整个机舱内几乎全部是西方人的面孔,而且几乎全是白人,整个机舱内好象就我一个亚洲人。这时,我感到自己真的到了地球的另一边,到了西方人的地方!我内心为自己有机会来到这个西方人的国度感到兴奋。我想那个时候,整个飞机上全是西方白人,有几个中国人能来到这个地方呢?
        晚上11点多钟,小飞机终于到达休伦机场。在休伦机场大厅,我一眼就看到了休伦大学来接我的人高举着牌子。前来接机的是休伦大学外国学生办公室的主任莫尼卡女士和另外两名美国学生。

 

初抵美国的震撼
        上个世纪,任何一个第一次踏上美国国土的大陆人,都会对美国的高度文明和发达而感到震撼。我在休伦这样只相当于美国一个小镇的小城里,也亲自体验到了那种震撼。
        到了休伦大学学生宿舍区,两个美国学生帮我拿着箱子进入一栋四层楼的学生宿舍楼。我被带进了一间10平米左右的学生宿舍,里面有席梦丝床,写字桌、书柜、衣柜好多家具都有,而且还很有档次,就如住到宾馆一样。我不禁赞叹,美国真的是天堂般富裕发达!这使我想起在国内上大学时,八个学生住在一个集体宿舍、睡上下铺的情景。就连我在北京单位上住的那间10平米的单身宿舍,也不知与这差距有多大。
        在二楼宿舍,有两个中国留学生到走廊里欢迎我。看到走廊里的两位上海来的中国学生,我十分惊讶,原来以为休伦大学可能就我一个中国学生,想不到已经有上海来的学生比我先到学校报到了。这时候,我想起了在国内时,那位在美国犹他大学的同事在信中对我所说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有阳光有水的地方就有中国人!”真是一点不假。
        休伦市位于美国南达科他州中部,面积不大,那时人口才四千多人,在中国来说,可能只算一个乡镇的人口,但这个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小城,却是一个完全现代化的城市,有市政府及所有市政机构,如市政厅和警察局等。休伦大学就位于休伦市的东南侧的第四大道至第九大道之间。
        到休伦的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地到市里逛,想首先看一看美国到底是什么样子?以见其一斑。
        我一个人走在休伦市区的大街上,放眼望去,一栋栋西洋建筑,那办公大楼,商店风格完全与北京不一样。大街上车水马龙,行人非常少。全是车流,马路上跑的小汽车,就如中国大街上的行人一样多,而且全都是国内很少见到的高档次小轿车。一个四千多人口的美国小城,与北京的大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走在北京的大街上看到的基本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而在眼前的休伦大街上却看不到行人,只是一辆接一辆的小车,只见车不见人,马路上没有人与人的交流,只有车与车的交流!我想,就这么一个美国小城,这么一个在行政级别上比我家乡中国南方的那个小县城还低的地方,现代化程度都如此之高。到了超市,我又产生了另一个震撼。超市里东西应有尽有,而且全都是洋货,超市里商品的品种和档次,食品一栏价格便宜,鸡蛋才一块多美元一打,一、两块钱就可买到一袋面包,香肠也才两、三美元一袋,蔬菜应有尽有,什么青椒、西红柿、土豆之类,看上去又好又便宜。
        中国人过去总说:”人生在世,吃穿二字”,往往把衣食作为衡量人的生活水平的标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想就是在美国休伦这样一个小城市的生活的富裕程度,也非常高了。足以见得直到上个世纪末,中国与美国在物质生活上的的差距!在买了些食品之后回学校的路上,我还迷了路,想找一个行人问路,但街上似乎一个行人都没有。我只好向停在马路边的小车主人问路。
        那位40岁左右的白人男子,坐在一辆伏特牌骄车里,见我打听到休伦大学的路,干脆说:“我要路过那一带,你坐我的车过去吧!”
我受宠若惊地坐上他的小车,第一次感到,美国真好!到休伦的第一天,美国给我的第一感觉非常的好,我真的感到来到了一个高度文明的人间天堂,物质十分丰富,现代化程度高;而且美国人比我以前在国内时想象的要好得多!我在北京工作时,在单位职工食堂用餐七、八年。第一次在美国大学食堂用餐,也令我大开眼界。
        记得在国内上大学时,每到学生食堂开饭时间我们都要拿着餐具在食堂排队买饭。而进了休伦大学学生食堂,感觉却象上一个高级大饭店一样,餐厅宽敞、干净,学生自助用餐井然有序,主食、甜食、饮料、水果随便拿,真是各取所需,吃的很过瘾。
        开学前,我和另外几位中国学生一起几乎逛遍了全市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感受:这个城市的美国人很好,对我们外国人热情友善、乐于助人,完全不是在国内时想象的:“西方人自私,对人冷漠,甚至丑恶等。”许多晚上,我们几个中国学生都会在宿舍里谈论。有人说“我觉得美国人比我们想象的善良,与其打起交道来不像在大陆的有些人那么坏”。
        实际上我们之所以一到美国就有这种心理反差,是因为以前在国内时闭塞, 不知外面世界如何。一到美国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原来如此,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我开始认识到,中国闭关锁国许多年,中国人一直把自己社会中的一切:社会制度、政治、传统意识,道德理念、人生观、生活习俗等视为最好的,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出国之前,我从没有怀疑过它的合理性。当我走出国门,来到另一个国度,才感到美国这个与中国有着完全不同制度的国家,人们过着幸福的生活,他们不但拥有高度的物质文明,还有高度的与国内不同的精神文明和道德规范。
我们的思维,很难摆脱自身存在的局限,也很难超越自己社会和文化的局限。只有我们走出自己的社会,来到另一种国度,才会体验到自己意识的局限。

商学院的MBA学生
        到休伦后第二周,休伦大学正式开学。
        在国内大学毕业多年后,我又重返校园。不过这一次不一样,我到的是另一个国度,上的是美国的大学。那种兴奋,绝对不亚于在国内考上大学时的感觉,当然挑战也比那时大得多。
        我们是这个学校招收的第一届中国学生。那年之后,休伦大学每年都要招上几名中国学生,因为学校喜欢上中国学生了。
        位于休伦市东南的休伦大学,始建于1883年,已经有100多年历史。虽然学校规模不大,那时才1千多名学生,但教学水平却很高,有着正规的大学教学体系,校园宽敞而美丽。
        休伦大学每年也招收一些世界各地的外国留学生。在我们之前,外国学生主要是非洲学生较多。我们那一届,是第一届招收亚洲学生,其中以中国学生和印度学生人数最多。当初,我上的是休伦大学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班,也就是MBA班。
        我初到美国上这个MBA班时还没有认识到其对我未来职场走向的影响。
        那个时候,MBA是一个热门的专业。
        直至今天,MBA更是一个在职场上非常具有竞争力的专业,可以说是走向商业管理层的阶梯。
        可惜的是,我登上了这个阶梯,却没有把它走完,让我在后来的职场生涯上走了不同的路,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休伦大学商学院刚新建不久。本科生两百多人。研究生当年开始招生,只招了我们这一个MBA班,一共20多名学生,这是美国商学院普遍的开班规模,一般一个班10-20名学生。
        因为小班人数少,教学效果更好。班上除了几名中国学生,三名印度学生,其余的则是美国人。也就是说,这样一个MBA班有近一半外国学生,这个比例算是很高的了。第一学期上四门课,都是商学院的基础课,包括:经济学,会计学,国际贸易,市场学等。对于我这样理工科背景出身的学生来说,这些课是又新鲜又引人入胜。我觉得学起来比学理工科有趣多了。庆幸有机会学习理工科之外的商业、金融专业,否则一辈子只知道与数理化打交道,这样的人生也未免太单调了。
        开始一段时间,觉得在听课和阅读课本、做作业等方面还是有些吃力的,一、两个月后就逐渐好多了。
        我想,我在国内滚打了那么多年的英语、考托福,初到美国上课还有语言不能完全适应这一关,那些英语差,考不过托福的人,根本不能胜任美国大学的课堂学习。至于在阅读和考试方面,我觉得在国内时准备的那个研究生入学考试(GRE)对留学美国大学学习非常有用,因为GRE里面的阅读,数学逻辑训练基本上是按美国大学研究生院的标准和方法设置的,所以考过GRE的学生,在美国大学研究生院能很快适应,而且美国大学里的各种考试题型方法与托福GRE基本上是一致的。
        商学院的课与国内理工科的上法完全不一样,每次上课教授要留出一半时间让学生提问题、讨论,我觉得这样特别能调动学生的思维,锻炼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以前在国内上理工科课,大多数时间是在听老师在台上讲,拼命抄笔记,而现在的课却是要迅速领会内容,并思考性地提问题,回答问题。
        美国大学非常强调学生之间的团队合作。课外许多作业都要求小组作业(Group Project)要几个学生一起选题一起参与共同讨论,这也是与国内教学方法不同的地方。
        上了几个月的课后,我觉得不但学到许多商业经济方面的知识,而且对自己的英语和表达能力提高也很快,尤其是英语听力方面。两、三个月后,我基本能跟上课堂上老师的思路了。
        在美国读书,与国内上大学时有很大不同,我们并不能全日制学习,而是边学习边工作。在我们的录取条件中,有一项“奖学金”项目,并不是无偿的,而是要每周给学校做好几个小时的助教工作(GA)。另外,我们还有一项校内工作,须每周工作近20小时,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每周工作20-30小时,这两项工作的收入加起来,才够交学费。所以我们是名符其实地“半工半读”。半工半读和学习实践互相交融,对学生将来谋职工作大有好处。
        尽管如此,我们中国学生的学习成绩普遍都很优秀,第一学期结束时,大多数学生每门课几乎都是A。这也令学校和教授对中国学生刮目相看。作为第一批进入该校的中国留学生,成绩个个都优秀,从此,中国学生在该校中的好印象就建立起来了,这也是为什么以后这个学校每年都招收大陆的学生的原因之一。
        我在美国的留学生涯中,在休伦的那一学期,是我最投入学习的一学期。因为那时刚到美国,都想努力尝试自己在美国大学的学习能力,所以十分用功,再加上休伦那个小城比较单纯,没有太多的杂念和活动干扰我们的学习,所以我觉得从学业上讲,到一个小地方所在的大学学习是件好事,它能使你完全投入,真正进入学习状态。所以,许多美国名牌大学,都设在郊区和小城里。
        有的小城几乎就是一个大学城,也就是说整个城市的主体就是那所大学,像非常著名的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就设在离芝加哥两小时车程的香槟城。整个香槟城主要就是该大学及机关服务机构,学生两万多人,加上机关服务机构不到四万人。
        而中国有档次的大学,几乎都建立在大中城市,这也是美中两国的不同之处。
 

美国小男孩
        刚到美国时,我有一种“陈奂生进城”的感觉,好像刚从乡下进到城里一样,手不够用,脑子也不灵活。尤其是开始在美国打工时,这种感觉更明显。
        到休伦后,我的紧迫感是能否在校外找到一份工作,挣钱工读,其它中国学生也是如此。毕竟,以前的中国人大多数都很穷,无法靠自费出国留学。所以,一跨出国门,必须尽快找到一份工挣钱养活自已,才能安稳地坐在课堂里听教授讲课。
        我是当年第一个在校外找到工作的中国学生。开学后第二个礼拜六,我按着当地报纸上一个洗车行的招工广告,到位于休伦市13大道的一家洗车行去应聘清洗工。
        在国内时,我从没干过洗车这一行,英文叫Car wash,当我看到一辆辆小车在喷洗之后闪着亮光开出来,感到新鲜和好玩。
        洗车行老板是位30多岁的白人男子,在和我简单交谈之后说,要我先试干一天再谈,并告诉我要做些什么。接着,他就叫旁边另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美国打工男孩教我如何做。
        就这样,我当即就开始了在美国、也是有生以来的第一天打工生涯。心里还十分兴奋。终于有机会尝试那个在国内书本上看到过的”打工”二字。我的任务是在每辆车经过一个自动喷水系统喷洗后,用毛巾把车身和车窗的水擦干。那个美国男孩对我还算友善,见我忙时还经常来帮我擦车。刚认识,就像个老朋友似的和我说说笑笑,有时开开玩笑。但是干起活来,他的动作要比我快当麻利得多。也许他是经过一番磨炼的。西方人吃奶油面包长大,身体素质好,干起活来不仅手脚麻利,且有力气,有持久力。
        我第一次感到,东方人与西方人在体力上的一大差别,就是西方人动作快,有的力大如牛。当时流行一种说法:中国学生动手能力比美国人差,确实如此。
        下午四点多钟收工时,老板当场就将我干了4小时的工资付给我,一共是19美元。他广告上招的是学生,学生打工的价最低是每小时4.75美元,这是美国法律规定的。然后他对我说:“谢谢你,我最近不忙,过一阵忙时再通知你!”
        言下之意,是对我那天的试工不满意,叫我不要去了,大概这就是美国老板辞退员工的艺术。其实,那四小时内我还是玩命干的,那毕竟是我第一份工作,想到马上能挣到美元,动力也很大。尽管如此,他可能认为与美国学生比较起来我干的还是差。
        没有办法,在国内时从小到大只知道读书,学校门到机关门,成天坐在办公室,不知体力劳动之艰苦。到美国后才感到体力劳动的艰苦程度。尽管如此,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学校大道上一路还是十分高兴,毕竟我在美国打工开了个头,而且一下午挣了19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50块钱,这相当于国内好几天的工资了。19美元足够我一星期的生活开销。
        我到美国最初在洗车店干活因为手脚慢而被炒鱿鱼之后,我却尝到了挣钱的甜头,不久我又在一家快餐店找到一份洗碗工。那份工工资也是一小时4.75美元,一周干四天,一天干四小时,每周收入100多美元,我觉得相当可观了。那是一家三明治和炸鸡的快餐店,生意特别忙。厨房里洗碗的全是十五、六岁美国当地的中学生,就我一个中国学生,而且年纪比他们要大许多。
        美国中学生在课余时间打工的现象十分普遍,很多学生都是富家子弟。如果以中国人的观念,富家子弟父母有的是钱,何须让子女如此吃苦负累?乖乖们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父母有有钱,只要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学有所成,成了大器,那么,比你去挣那点小钱不知要重要多少倍!可是,就是这种观念,有意无意助长了不少小少爷、小皇帝的形成!这就是美国人与国人在培养子女成材方面的很大差别。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到了美国才知道这里人好空气也好
想起了我作为留学生刚到美国的日子                                                                                                                                                                                                                    伊利诺伊州   苏东波 

 

                             本文作者苏东波简历
                                   出生于中国西南, 80年代中期毕业于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后就职于北京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 1994年赴美国休伦大学攻读

                                    MBA学位,毕业后先后担任美国摩托罗拉等世界前100强公司高级工程师,IT系统高级顾问,现居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