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我离开叙利亚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了,最近,那里发生了震惊全世界的大事件,这让我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曾在那里生活和工作过三年的日日夜夜。

 

叙利亚人民纯朴
        叙利亚人民纯朴、热情和良好的素质,留给我无数美好和难忘的记忆。最近三年,曾经是一片和平土地的叙利亚,变成了生灵涂炭和血与火的战场。近期爆发的化学武器袭击,更举世瞩目,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我在那里曾结识过无数叙利亚文化界朋友,他们中间有作家、教授、医生以及文艺和体育工作者。
        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现在他们生活得平安吗?为逃避战火,他们是不是已经离开故土,远走异乡,流落成难民了呢?昔日平静和舒适的生活,何日再来回复呢?
        叙利亚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气候温和,位於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面积约18万5千平方公里,和我国广东省的面积差不多。
        叙利亚全国的人口有1千3百万,相当於我国两个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人口。83%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
        在阿拉伯国家中,伊斯兰教派林立,是影响社会动荡的重要因素。
        叙利亚伊斯兰教分逊尼派、阿拉维派和德鲁兹派。在近半个世纪中,阿拉维派掌控着叙利亚的统治权,其代表人物就是前总统和现任总统阿赛德父子。
        老阿赛德原为空军军官,於1970年夺取政权,1971年宣誓就职总统。2000年,老总统阿赛德去世,由次子小阿赛德继任。长子於80年代末期,因车祸身亡。“阿赛德”三字在阿拉伯语中,意为雄狮。
        在阿拉伯国家中,宗教教派和家族(或部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盘根错节,相互依存,形成一股巨大的政治势力。纵观阿拉伯国家政治史,只有孝派和家族(或部落)两种势力形成的统治,才有可以比较长久地运作下去,当代许多阿拉伯国家的现状便 是如此。
        叙利亚在名义上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由阿拉件复兴社会党叙利亚分部执政。1973年通过的宪法,赋予总统以行政权,总由选民直选产生,任期7年。总统还是武装部队总司令、叙利亚复兴党总书记和民族进步阵线主席。
        叙利亚曾是西亚地区的文明古国。公元前64年,罗马人吞并了叙利亚。由於她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叙利亚一直是罗马帝国最富有的行省之一,她商业发达,文化兴旺,人们安居乐业。
        叙利亚也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一处重要驿站。中国的瓷器和丝绸通过这片土地输往欧洲。不久前这里不发现过中国的古老瓷器和钱币。
有一次,我陪国内来访的朋友经过北部省份的乡间小路时,竟有乡民跑过来追问,要不要中国的瓷器?
        此外,在叙利亚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东西南北各地均遗存了无数圆形的罗马剧场,那宏伟的舞台,高大的圆形石柱,证明了昔日的繁荣。
        在我的印象中,叙利亚人都相当的聪明、幽默,人人都能歌善舞,而且他们特别爱唱情歌。
       

在举办婚礼的时候
        在举办婚礼的时候,男男女女往往用情歌来表达他们真实的情感和喜怒哀乐。无论男女老幼,他们边歌边舞,一直到凌晨才尽兴而归。
当代叙利亚在阿拉伯国家中,是教育普及和文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小学施行6年免费义务教育。以首都命名的大马士革大学创建於1903年,她的文学院和医学院在阿拉伯国家中享有盛誉。
        叙利亚有着优秀的文化传统,不仅在古代产生过不少阿拉件著名的诗人,哲学家和天文学家。当代亦拥有许多蜚声阿拉伯国家的著名作家、诗人和哲学大师。著名的“阿拉伯文学史”和“阿拉伯哲学史”均出自叙利亚学者之手。
        当代叙利亚著名作家哈纳·米勒曾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者。最终,当年诺贝尔文学奖为埃及著名作家纳吉布·马哈福兹获得。
        建於大马士革中心伍麦叶广场的叙利亚国家图书馆,它的设计理念就是对社会“全方位开放”。
        图书馆的大门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敞开,中间是一条宽阔的大道,意即提示人们,当你们经过这座知识殿堂时,欢迎随时光临,做知识的朋友。
        由於普及教育和重视文化,直接提高了叙利亚人的文明素质,他们工作认真,办事守时,一改我多年前在其它阿拉件国家得到的懒散印象,譬如我们举办的高级外事活动上,主宾往往要迟到一到两个小时;譬如我国运动队应邀出访比赛时,东道主的运动队会莫明缺席。但上述这些情况,在叙利亚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8        0年代末,我曾推荐一位叙利亚女教师去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阿拉伯语。一年之后,当我回国见到上外的阿拉伯语系主任时,他称赞这位叙利亚女教师是上外阿语系20多年来教学水平最高,教学成绩最突出,工作最认真的专家。深受中国学生的爱戴。
       

叙利亚有中东“美人国”之称
        叙利亚素有中东“美人国”之称,叙利亚姑娘肌肤白嫩,犹如鲜美的乳汁和出水的芙蓉。她们高而纤细的鼻梁和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镶嵌在白里透红的椭圆形脸面上,绽放出含情的微笑。
        许多访问叙利亚的外国游人无不感叹地说,叙利亚的男子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啊!
        如果你在叙利亚呆过相当长的一段日子,当你走在其它阿拉伯国家的大街小巷上,你会毫不困难的分辨出哪一位是来自叙利亚的女人,   因为她们相貌和皮肤与众不同,而且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气质。
        究其原因,我想这与叙利亚的气候不无关系。正如中国俗话所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记得当年有位叙利亚女部长拟访华,叙方特意向中方提出,希望中方加强安保工作,因为不仅部长是一位女性,而且随访的美女不少。我想他们的这种思维也许是叙利亚人闭关锁国造成的吧!
        在叙利亚,当地的妇女和当地的男子同工同酬,大部分在教育、卫生和服务等部门工作,也有个别的妇女甚至能够当官至政府部长。
一般而言,她们身着职业女装,在家相夫教子的妇女,生活中她们大多穿民族服装:阿拉伯长袍。
        在叙利亚,无论是职业妇女或家庭主妇,她们都会制作各式阿拉伯传统糕点,和各种冰冻甜点。对不熟悉的登门造访的客人,一般由男主人接待,女主人是不会出面的。
        叙利亚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属于第三世界,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农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
        可耕地集中在地中海沿岸,以种植谷类和水果为主。北部大量种植棉花,水果主要是樱桃、苹果和柑橘,物美价廉。
        叙利亚有矿物开采、纺织、食品、水电等工业部门,有石油、磷酸盐、天然气等矿物资源。
        叙利亚最重要的水利资源和唯一的灌溉河流是幼发拉底河,在河流的北部建有庞大的水利工程,可供应全国五分之二的电力,其余电力靠石油生产。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是一座著名世界历史古城,世界三大宗教的许多历史故事都发生在这里。
       

大马士革城依山而建
        大马士革城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是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这个城市的人口有一百三十多万。在这里,有着中国大使馆和美国大使馆,这两个大使馆在城市西部的同一条街上,比邻而立,近在咫尺,相隔只有几十米。
        和叙利亚总统府也很近。但中美两个大使馆的外部景观大不相同。
        美国大使馆外有高大的围墙和铁丝网,把使馆建筑包围得严严实实。从外面根本看不到使馆的布局,高大的围墙外还有无数用水泥和钢筋浇灌的路挡,军警荷枪实弹,门卫森严。
        在那里的中国大使馆是一座四层楼的石头建筑,据说,这里过去曾是一位阿拉伯王族的公寓,它没有高耸的围墙,一个两米多长的玻璃橱窗悬挂在大门口的铁护栏上,里面陈列着有关中国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图片。
        叙利亚人日常的主要食品是阿拉伯大饼,以霍姆斯酱为配料,吃起来香甜可口,霍姆斯酱以生产于霍姆斯地区的霍姆斯豆捣碎酿制而成,类似中国北方地区的黄酱,而在我吃起来,它们真的犹如如芝麻酱一样的鲜美。
        位於叙利亚中西部的霍姆斯地区,是主要的农业区,人口稠密,生产发达。据最近外电报道,由於战争,霍姆斯市已被围困长达500余天,在缺粮断电的情况下,有数千人即将活活饿死,昔日的粮仓将为成坟场。
        半个多世纪以来,叙利亚人民和所有阿拉仁国家的人民一样,饱受了战争的摧残。1948年的阿以战争和1967年的中东战争带来的是巨大灾难。叙利亚西南部的戈兰高地至今被以色列占领,学校和医院被摧毁,到处是残垣断壁,如今历历仍在目前。
        历史告诉我们,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政治对话又能拨开战争的乌云。现在,叙利亚已经同意交出化学武器,并在国际监督下销毁。
我们衷心地希望尽快结束这场对全球安全的最大挑战,让和平的曙光早日降临这片美丽的土地。
 

           

那里的姑娘们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
回忆我在叙利亚生活过的那些日子                                                                                                                                                                                      加州   潘宇

 

                             本文作者潘宇
                                   60年代初毕业於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阿拉伯语专业,长期从事对外文化交流工作,酷爱翻译和写作。曾出版译著近200万

                          字,包括诗歌、小说和史地著作。他翻译的埃及国歌《我的祖国》被中国政府确定为埃及国歌的中文正式歌词。他翻译的埃及

                          小说《六级官阶》已收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年专家编选的《世界短篇小说精品文库》,现旅居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