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约旦王国的国名全称为“约旦哈希姆王国”,简称约旦。位於亚洲西部,阿拉伯半岛的西北,西与巴勒斯坦、以色列为邻,北与叙利亚接壤,东北与伊拉克为界,东南是沙特阿拉伯。国名中的“哈希姆”三字是家族(部落)的名字,据传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毛的後裔繁衍面成。
        历史上哈希姆家族曾统治过沙特阿拉伯、约旦、伊拉克和也门。伊拉克和也门的君主制度曾先後於上世纪五十年代和七十年代被人民革命所推翻,建立共和政体,但哈希姆家族至今仍统治着约旦。
        我有幸於九十年代在约旦生活和工作过三个年头,在那里的所见所闻和度过的日日夜夜以及遇到过的人和事,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约旦是中东地区的一个小国,国土面积只有8.9万平方公里,相当於中国浙江省的面积,沙漠占全国面积80%以上。人口600多万,92%以上居民信奉伊斯兰教。

 

候赛因国王亲切接见
        1993年5月,一个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到处莺歌燕舞的上午,中国大使率领大使馆主要外交官员的车队,在约旦外交部礼宾司负责人的引领和警车的开导下,驶向首都安曼王宫。
        王宫座落在郊区的一个山头上,居高临下,可以俯瞰市区,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把王宫和安曼联接起来。
        当中国大使的车队抵达王宫广场时,广场中央,整齐地排列着约旦陆海空三军仪仗队,欢迎中国新任大使前来向候赛因国王递交到任国书王宫在广场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在礼炮响过之後,乐队高奏中约两国国歌。仪仗队长高举军刀,向中国大使报告,仪仗队队列就绪,请大使阁下检阅。意料不到的事情是最近几天,中国大使脚上长了一个鸡眼,行动不便,走起路来一拐一瘸。
        但在约旦仪仗队长报告完毕之後,只见大使腰杆挺直,雄纠纠气昂昂迈步走向仪仗队伍,俨然像一位刚在战场上打了胜仗的统帅在检阅自己的士兵。我站在广场的观礼队列中,既欣慰又高兴,但又不敢笑出声来。
        接着,我们在大使带领下,鱼贯地拾级而上,步入王宫正门前厅。侯赛因国王在二楼贵宾大厅中央亲切地接见我们,和大家一一热情握手。当国王和我握手的时候,我对侯赛因国王说道:“国王陛下,见到您我深感荣幸!”
        国王沉默未语,但从他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表达了他的热情,他微笑着并使劲地握住我的手。
        国王中等身材,个儿不高,但他的手掌非常宽大和厚实。握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全身的力量,这是一代伟人的巨手,同时我又感觉到他的手掌稍微有些粗糙,这也许是因为国王平日酷爱开飞机和驾驶汽车的缘故,这也是一个普通劳动者平民的手啊!
        侯赛因国王是一位伟大的政治人物,是世界在位最长的君主,是阿拉伯领袖中杰出的温和派代表,他对阿拉件世界和中东的和平事业有着突出的贡献,因而在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声誉。凡是在约旦生活和工作过的人,都能领悟到约旦在侯赛因国王领导下所取得的成就,聆听到约旦前进的脚步声,并感受到约旦人民对侯赛因国王的爱戴,这在世界其它国家是不多见的。

约旦国土贫瘠、人民贫困、经济落后,但在侯赛因国王在位的46年间,一度使约旦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沙漠小国,获得了“中东经济奇迹”的美誉。
        约旦货币“第纳尔”非常坚挺,九十年代我在约旦工作期间,一个第纳尔,相当於3美元,在阿拉伯世界通行,非常受欢迎。
        在人民生活领域,一些数字就能说明约旦所取得的成就。
        1950年约旦只有10%的人口有水电及卫生设施,今天,水电及卫生设施覆该国99%的人口。
        1960年只有33%的约旦人识字,今天这个数字达到了85.5%。
        1961年约旦人每天摄入2198卡路里,而在1992年这个数量达到了3022卡路里,增加了37.5%。
        联合国儿童基金的统计显示,在1981年至1991年的10年间,约旦是世界上婴儿死亡率减少最快的国家。从1981年的7%降为1991年的3.7%,减少了47%。
        侯赛因国王一直坚信约旦人民是最大的财富,他鼓励所有的约旦人,包括穷人、残疾人和孤儿,努力为自己争取美好的生活,并建设好伟大的国家。此外,侯赛因国王不遗余力推动中东地区的和平进程,谋求中东政治问题的和平解决。
        1994年,他顶着来自各方的压力,以政治家的胆略,历史性地和以色列签署了《约以和平协定》,该协定是迈向中东地区公正、全面、持久和平的重要一步。此时此刻,这位站在我面前的约旦伟人令我肃然起敬,能受到他的接见令我非常荣幸。
        侯赛因国王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他在世期间曾两度访华,最後一次访华他携努尔王後,亲自驾驶飞机抵达北京机场。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曾称赞他是一位谦谦君子,彬彬有礼的国王。
        侯赛因国王在参观北京故宫时,对帝王寝宫使用过的龙床表现了极大的兴趣。中国政府决定按原样制作一张龙床。
        九十年代初,新制作的龙床运抵约旦王宫,曾先後两次派中国技术人员来约组装,但每次约旦方面均称王室方面尚未决定龙床组装在王宫的哪个寝宫,并安排中国技术人员住在安曼的五星级宾馆里,组织他们在约旦观光旅游,随时待命。不过每次等待一、两个月之後仍无消息,便回国了。
        後来得知,此时国王已积劳成疾,身体不适,频繁前往美国检查治疗,对中国赠送来的龙床已无暇顾及了。而中国技术人员也未能完成将中国龙床组装在约旦的王宫里了。
 

人口小国,体育大国
        约旦是一个小国,人口也有限,但国家对体育运动十分重视,而且非常普及。约旦首都安曼可以说是一个“蓝球之城”,家家户户门前都竖立着蓝球架,或在外墙上悬挂着一个蓝球框,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国王直接任命各体育运动协会的主席,这在其它一些国家并不多见。
        约旦王室成员和政府高级官员亲自担任一些体育协会的负责人。
        约旦前王储哈桑亲王就是一个蓝球运动的爱好者,曾亲自担任过约旦蓝球协会主席,其子阿里亲王现任约旦足球协会主席,其长女阿米娜公主长期担任约旦体操协会主席。
        侯赛因国王更是对体育运动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他不仅驾机翱翔蓝天,而且每年参加约旦汽车拉力赛,屡获冠军。同时,他也喜爱打猪、滑雪、游泳和赛马等等活动。可以说侯赛因国王上可升天,下可入海,是一位陆、海、空各项体育运动的全能健将。
        约旦国库并不富裕,但国家在有限的体育经费中,拨了相当部份的资金聘请外国体育教练来约旦任教。我曾帮助约旦体育部门聘请了中国多个项目的体育教练,如乒乓球、排球、体操、击剑和射击等等教练。我和这些协会的负责人都有着友好的交往,合作非常愉快。
        中国教练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与他们沟通之後,很快能得到解决,生活上也能得到很好的照顾。
        我与约旦体操协会主席阿米娜公主接触良多,曾将中国出版的《红楼梦》阿拉伯文译本赠送给她。她欣然接受,并表示非常喜欢中国文化。在侯赛因国王和政府的大力倡导下,约旦国家在体育方面取得了可喜可贺的成绩。
        约旦国家蓝球队是亚洲的一支劲旅,曾多次打入亚洲蓝球锦标赛的前三名。
        中国教练在约旦勤奋工作,认真执教,帮助约旦队在阿拉伯世界和亚锦赛的赛场上取得名次,让约旦国旗在赛场上冉冉升起,俨然一个亚洲体育大国。

 

中国足球队,兵败约旦伊尔比德
        1993年夏季,世界杯足球预选赛,亚洲C小组的比赛:中国队对也门队的比赛,在约旦北方城市伊尔比德举行。
        赛前,中国足协曾两派助理教练徐根有宝来约旦考察。我曾两度陪他赴伊尔比德,对当地的气候、温度和足球场的草地进行了细致的了解。赛前两天,中国足球队在足协副主度王俊生的率领下,飞抵约旦首都安曼,然後驱车入住伊尔比德,进行封闭式的管理,不和外界接触,全队笼罩着紧张的气氛,因为国人太需要一场胜球来振兴中国的足球了。也许正是这种管理模式,为这次比赛埋下了败笔。
        当时中国足球队的主教练是德国人施纳普拉,球星有范志毅、高峰等人,国内新闻单位派出四十多名记者前来采访,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向全国进行电视直播,一股足球热在中国燃烧。
        在这次比赛开始前的一个星期里,身在约旦的我每天总要接到从国内打来的十多次电话,有询问当地的气候变化的,有记者要求预订旅馆房间的,但更多的是关心中国足球队抵约後的情况和鼓励中国足球队赛出好成绩、争取出线权。
        因为这不仅仅是一次有关中国足球命运的大赛,也是中国足球队在洋教练指导下参加的一次重大比赛。中国驻约旦大使馆为保证这次比赛的顺利进行,做了大量的工作。
        中国足球队抵达以後,又为他们加餐鼓劲。中国厨师特意为德国教练施纳普拉炒了一盘他最爱吃的中国菜:菠萝芙蓉鸡丁。比赛期间正值他的生日,中国大使特意送来了生日蛋糕。
        约旦和国内有6个小时时差,有些电视台经常是深更半夜打来,我理解国人对中国足球的关心,我知道那些不是普通的电话铃声,而是国人为中国足球吹响的号角。所以我细心的接听,认真回答他们的问题。记得我在叙利亚工作时认识的一位魏姓留学生,已经毕业回国,不知他从哪里弄来了我的电话号码,这种时候他也打国际长途给我,转达中国球迷对这场比赛的关注。
        他说爱人即将临盆分娩,如果此次在德国教练施纳普拉指导下的中国足球队出线,他将把儿子取名“魏施纳”,如果是女儿则取名“魏普娜(拉)”。可惜他的这个愿望未能实现。
        也门足球队并不是一支强队,中国队和他们队的历次比赛是嬴多输少,此次中国队兵败约旦伊尔比德,使中国队冲击世界杯的梦想又一次破灭了。

 

死海,不沉的海
        约旦虽然是一个沙漠占国土面积五分之四的国家,但也有一些世界著名奇特的自然景观,除了可和中国长城媲美的佩特拉玫瑰红神庙外,她还拥有世界最低的湖泊死海,其湖面低於海拔424米,是世界的最低点。
        死海位於约旦和以色列的交界上,湖长67公里,宽18公里,面积约810平方公里,是世界最深和最咸的咸水湖。
        一般海水含盐量为3.5%,而死海的含盐量在23%至30%之间,表层水中的盐份为一般海水的8.6倍。
        死海之所以叫“死海”,是因为她的高盐度,使鱼类无法生存於水中,但有细菌及浮游生物。正因为死海盐水密度高,所以任何人皆能轻易地漂浮在死海水面上,不会下沉。
        由於死海离首都安曼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到约旦访问的国内团组,大多要到死海一游。
        在我陪同到死海游览的团组中,印象最深的是1995年陪同中国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前往死海。
        伍主任此次来约旦访问,只有一天的行程,他凌晨5点抵达首都安曼机场,早餐後与约旦体育大臣举行对口会谈。
        上午和下午要等着约旦国王和王储接见,中午要出席约旦体育大臣举行的欢迎午宴,晚上要参加中国大使为他访约举行的答谢晚宴,晚11时搭机离开。
        但在如此紧张的日程里,伍绍祖主任仍坚持要去死海一游,我只好奉命陪同前往。在汽车驶往死海的路上,我问伍主任:“您今天日程很紧,还要去游死海,不觉得累吗?”
        运动就是最好的休息!伍主任这样回答我。
        车到死海,我把下水游泳应注意的地方告诉他,游泳动作不能太大,不能潜水,千万不能把海水弄到眼睛里。
        伍主任听完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迳直朝死海走去。
        在死海当中,他时而仰泳,时而踩水,还试着躺在海水上看报,显得潇洒和自然。
        其实,此年伍绍祖主任已经60岁高龄,他这种旺盛的精力真令我佩服。
 

李登辉访约,泡沫式的访问
        如前所述,中国和约旦有着良好的关系,但有时也出现某种杂音,其中作梗的就是约旦前王储哈桑亲王。哈桑亲王曾出访过台湾,和台湾保持着某种暧昧关系。
        在侯赛因国王出国访问和休假,或赴美治病期间,由他代理国王职务,他往往利用这种机会,邀请台湾李登辉访约,企图制造两个中国。
        1995年夏天,应约旦代理国王哈桑的邀请,李登辉访约。台湾宣传是重大的外交成就,但约旦方面却高度保密。李登辉到访的当天和整个的访问期间,安曼机场根本没有欢迎仪式,道路两旁没有挥舞着旗帜的欢迎队伍,约旦各大报纸没有刊登消息,电视台没有李来访的画面,一切都无声无息,只有李到访的当天,从安曼机场到市区的路上,一个小型车队呼啸而过,像一个肥皂泡一样,瞬间即逝。试问这样的访问除了浪费纳税人的金钱之外,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陪同国内贵宾在死海中游泳最是难忘

回忆我在约旦王国遇到的人和事                                                                                                                                                                                      加州   潘宇

 

                             本文作者潘宇
                                   60年代初毕业於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阿拉伯语专业,长期从事对外文化交流工作,酷爱翻译和写作。曾出版译著近200万

                          字,包括诗歌、小说和史地著作。他翻译的埃及国歌《我的祖国》被中国政府确定为埃及国歌的中文正式歌词。他翻译的埃及

                          小说《六级官阶》已收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年专家编选的《世界短篇小说精品文库》,现旅居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