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编者按】《美洲文汇周刊》自本期起连续刊登中国著名网球高手胡娜的自传体文字,此文真实生动,描述了不为人知的网球名将的前半生传奇生涯。如今的胡娜已经转行成为一个名气卓著的画家,靠着上天的指导走向自己的崭新人生。
 

我出生在中国重庆,一九六三年,这一年是兔子年。兔子总给人温驯的感觉,但是在我身上却打不到丝毫温驯的影子:不是紫微斗不准,也不是易经和八字不准,更不是塔罗牌看不清我,而是我内在的老灵魂本就与众不同。
许多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小故事、曾经验过的生命历程、在人世间感受到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我都会毫无保留的将它呈现与大家分享,这其中有著我对世人满满的爱与衷心的祝福!
 

两岁半,向往自由,大胆脱逃
      (医院脱逃记)
        我两岁半的时候,有次生病,住进了重庆的工人医院。医院规定晚上不许亲属陪伴,因此,我度过了第一个没有妈妈陪伴的难熬夜晚。那夜我难过得睡不著觉。
        天一亮,我就有了想要脱逃的计划。我的病房是在住院部的二楼,我已先将二楼的地形记熟,然后再观察如何从这栋大楼出去,走过一个透天的通道进入到别一栋大楼;再从另一栋大楼的二楼楼梯间走到一楼地面,走出大楼后仍需再走一百多公尺,才能到达一个篮球场。
        我将从窗口所观察到的路径记在脑海。当天晚上十点左右,爸、妈依规定离开了,我静静地等待著深夜的来临。
我张大著双眼没有丝毫睡意,终於等到大楼逐渐沉寂。熄灯以后,我穿好衣服爬过小床上的护栏,没有忘记带上自己喜爱的小塑胶包,里面有我爱吃的糖果。
        我开始执行脱逃计划:先走过天桥再从二楼楼梯下到一楼,非常谨慎地一步一步走出了医院大楼,居然没有被发现。
然后我走到了白天从窗口看到过的篮球场,因为看见妈妈是从这个方向来的。可球场后方是一大片树林,弯弯曲曲的小路有好多条,我开始犹豫不决,不知该走哪一条路?
        此时似乎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别再冒险前进了,会有危险。我立即停下脚步,不再前进,可内心实在是很不甘愿,不想放弃脱逃,也不愿回去医院大楼。最后,我乾脆站在球场上,仰望天空明亮的月亮。那时我的心很平静,大口呼吸著自由的空气,在黑夜中,我竟毫无恐惧之感!
        当我再次回头望向远方的医院大楼时,只见大楼的灯光通明,隐约听见有护士在叫著我的名字,一定是他们发现我失踪了,正在寻找我。
        我静静地站著不发声也不回应,好像一切都与我无关。
        过了好一会,看见一位护士快步朝篮球场走过来,她终於发现了站在篮球场上的我。
        她弯身温柔地将我抱起,我对她说要找妈妈,她不断地安慰我……此情此景,到现在依然是那么清晰如在眼前。
        隔天一早,我半夜脱逃的故事已传遍医院,妈妈早上来看我的时候,听闻护士的诉说,她红著眼含著泪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
 

三岁见守信的气魄
        (信守承诺)
        三岁时,我随妈妈到成都,探望在四川省篮球队当教练的爸爸。这期间,我见到了好多妈妈家的亲戚:姨妈们长得很漂亮,她们都遗传了外祖母的基因;而妈妈家的四舅舅和八舅舅都是运动家,也长得很帅气。
        有一天,八舅舅开心地骑著单车,带我去参加朋友的聚会。返家途中,坐在后座的我不小心把小脚伸进到车圈里,当场拉扯下一大片皮肤,而且马上就流血红肿起来。此景把舅舅吓坏了,而我并没有哭闹,就连一滴眼泪也不愿流,小小年纪可真是有著英雄本色呢!
舅舅那时二十多岁,他怕我将此事告诉我妈妈,还与我玩起打勾勾、按指印的游戏,我向他保证不会去跟妈妈说,而且我真的做到了,无论妈妈如何追问,我都不说出受伤的原因。
        直到现在,几十年已过去,八舅舅仍常常称赞我,小小年纪就能信守承诺。
 

五岁学芭蕾,六岁练体操
        (舞蹈的启蒙)
        六岁左右时,长久分居两地工作的父母亲,终於在成都团聚,一家四口都住在成都。后来,我进入成都少年体操队学习体操,那时在大陆练习体操很普及,各省市都有体操队;小朋友只要有天分且能够吃苦,就可能被选上加入体操队训练。在中国那段时期,学习所有的运动项目费用都是由国家支付的。
体操那时在大陆很热门,大陆的运动员出国比赛若获得好成绩,媒体都会大肆宣传颂扬,令我非常羡慕。我很希望自己能透过体操训练,参赛得名而有出国的机会。大约有一年多的时间,我每天一放学,就直奔少年体校进行训练。
        我们的基本功训练极为辛苦,那种韧带撕裂的疼痛,常常会让我眼泪狂飙,而我总是拼命忍住,其中的苦痛心酸,很难用言语形容。
        不过现今回想起来,正因为那段时期的磨炼,才打下我网球生涯的良好基础。我打球时所表现出的柔软性和协调感,若能获得大家赞赏,应该是与严格的体操训练有关。
 

七岁被外祖父认定是练网球璞玉
        (与网球结缘)
        我前半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就是在七岁的时候。
        有一天无意之间,外祖父发现了我打网球上的天分。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放学回家,我在墙角看到一支木头的网球拍和一颗网球,於是拿著球拍跑到宿舍大院外面的一堵大土墙前有模有样的挥拍,自己对著墙壁打了起来。
        正玩得不亦乐乎时,外祖父刚好来家里,无意间他发现我在网球上的天赋。
        我的外祖父温岭是中国前男单网球冠军。他兴奋地对我说,以后每天放学后,可接受他的指导练球,我开心的答应了。从此以后,我在外祖父细心与耐心教导之下,球技快速的进步。
        我相信人世间在冥冥之中,上天早已经为我们作了安排,该认识什么人或从事什么行业,彼此都有著其妙的因果关连,一切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七岁正式跟外祖父学网球,而我第一次参加大陆正式的青少年组比赛,已经十二岁了。那年,比赛地点恰好在成都,我兴奋极了。五年来我勤奋苦练,期盼这回能打出好成绩。
        不料,就在比赛前夕,我居然吃坏了肚子,导致肠胃发炎,整晚是又吐又拉,全身瘫软几乎起不了床,只好由妈妈和外祖父架到医院。
待打完点滴治疗后,医生说我体力太弱需多休息,不宜再去比赛,急得我泪如泉涌。妈妈忙著安慰我,并劝说要听医生的话。
        此时,一生中最懂我也最爱我的外祖父对著我说:“你想要体验比赛的经验,就要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无论有多艰苦,都应坚持自己的信念,这对你的人生会有很大的帮助!”
        在关键时刻,外祖父给予我正面鼓励的言语,我感受到他老人家要我坚持的那份心意,於是,我决定继续比赛。
        我仍记得那一天比赛的情景:我的对手是云南了的黑美人钟妮,她大我一岁,比赛经验也比我丰富许多,但我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在场上的每一球我都尽全力去拼博;当我的眼光转向场边外的外祖父时,从他鼓励的表情上,我似乎得到了更多的力量。
        最后我以直落二盘的比分,赢得了首场比赛的胜利!
        从这场比赛中,我学到了“在面对困难处境之时,坚持下去的毅力,在生命中是不可缺少的”。
 

十六岁赢得中国网球冠军的秘诀
        (赢在第一时间)
        接下来几年,我对於网球几乎已经进入痴迷的状态。比起练体操和芭蕾舞,网球可要好玩许多;即使是平日的练习比赛,只要能打败对手赢得胜利,那种瞬间产生的成就感,就足以让我陶醉好几天。我喜欢不断的挑战,并享受赢球的刺激和喜悦!我之所以会把网球当作一生的事业,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在我们那个年代,中国有一个政策,高中生毕业后,就需要到农村去插队落户,也就是所谓的“上山下乡”政策。简单解释就是:住在城市的市民,每一个家庭只能留下一个孩子跟随父母亲同住及工作。
        而我们家,有姊姊胡珊和我以及一个弟弟胡波三人,我和姊姊都希望把居留在城市的机会让给弟弟,因而我们都努力寻找自己的另一条出路。
        因此,在这时候打好网球进入四川省队,就成为我留在四川成都最大的目标了。
        其实,我不是一个怕吃苦的人,当农民早起早歇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我只是觉得同样是辛苦,但我宁愿在网球场上流血流汗,感觉起来,这样会更加刺激而具有挑战性。
        皇天不负勤奋努力之人,终於我在十五岁那年,赢得中国青少年十八岁组的亚军,而得以进入四川省网球队,成为一名每天练球的全职运动选手。
        而我的姊姊也在同一年考进驻扎在北京的八一军区摩托车队,成为一名专业摩托车选手;每当中国有盛大庆典活动,她就与队友登台表演穿越火圈、飞越断桥的各种绝技。
        入四川省队当天,我为自己立下了新的目标:夺得中国成人组冠军,将是我下一个愿望。
        从此,训练、比赛、比赛、训练,我不断地在过程中成长,让我在网球上的才华展现得更加亮丽。
        在十六岁的那年,我赢得了中国成人组比赛单打、双打及混合双打冠军,又再次完成了我人生的另一个目标。
        成功的后面,是许多辛劳和磨难的累积,而我都咬牙挺过了。
        我本人从小体质就不好,加上身体单薄,爆发力不够,冲刺奔跑的速度也不够快;若把每一项体能项目的表现摊开来看,我都不会是最快最好的那位。
        我在比赛中能够赢球,所依赖的是天生反应敏捷,判断对方来球较他人更快;我最擅长的是比技巧而不是比蛮力,总是能“以巧克力”,克敌致果。
        我的战法其实很简单,就是以纯熟的技巧藉力使力,用巧劲克制对手的速度与力量。
        如何才能够做到借对手的来球力道呢?最重要的就是掌握第一时间的反应,提早跑到对手来球的位置,等球落地弹跳上升之际,即挥拍击球。
        这种打法,在打网球各项技术中,属於较难掌握的一项,这些截长补短的观念,全都是外祖父亲自传授予我的心法。
 

打网球的手却长了冻疮
        (成功要克服很多困难)
        成都的冬天十年难见一次雪,但却非常的湿冷。冬天是我最怕的季节,顶著寒风练网球让我的双手长了冻疮,握球拍的手只要稍一使劲,裂开的伤口立刻鲜血直流。可是,每天的练球是不能中断的,我只有咬紧牙关挺著寒风苦练。在此,我要感谢母亲,她一直默默地在我身后支持我;她从不让我洗一件衣服,哪是一条小手帕,她总是说,你练球那么辛苦,手上都长冻疮了。她不忍心让我再多吃一点点苦。母亲的慈爱,在我心中永远温暖!
记得有一次,到外省参赛后返回成都家中,因为比赛期间过度劳累,回家后的早晨,起床迈开第一步时,竟然晕倒了!
        医生说因为贫血所致,可让母亲急坏了。后来,教练带一只母鸡来家,说是领导要我多补补身体。那次晕倒事件让我足足休养了一个星期,而外祖父也天天来看望我、关怀我。这是我在大陆打网球的一次人生体验!虽然训练、比赛都很辛苦,但我却乐在其中。当不断的挑战体力的极限,战胜困难的那一瞬间,知道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真的与网球产生出深情厚爱了。
        进入四川省网球队,体工队特别安排主教练许必芳教练训练我们女子队。而外祖父也是全年无休,每天坚持来球场。
        他总是站在我身边轻言细语的指导我,他就像是我的一面镜子,正确的挥拍动作与错误的动作,他会即时告诉我,让我球技快速进步,免除了许多走弯路的时间。对於亲爱的外祖父曾经给予我的关爱和付出,我将永远铭记在心。
 

十六岁第一次出访美国
        (眼界大开)
        经过不断地苦练,加上比赛成绩优秀,我有更多机会代表中国参加亚洲及欧美的赛事。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九七九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出国,当时是跟随国家网球队到美国洛杉矶、波士顿、纽约几个州去作友好访问。
        当飞机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那一刹那,机窗外那亮眼的圆塔吸引住我的眼光,内心好兴奋,也充满了好奇,这是多么具有创意的建筑物,我在中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造型的楼房,实在太令我感到新奇!这里的一切都与大陆不同,我对洛杉矶有了很好印象。
        第一站友好访问是在洛杉矶VIC布雷顿网球学校,由世界知名的布雷顿(Vic Brandon)教练亲自授课。布雷顿教练对我非常亲切,他说喜欢我常常流露出的笑脸,还特别给我取了绰号叫“微笑女孩”。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曾经囊括当年中国网球界的各项冠军
网球名将胡娜首次自述她的网球真实 (之 一)

                                                                                                                                                              

 

胡娜简历
        1963年出生在中国重庆市,七崴随母亲到成都与父规一起生活,某一天拿起家中摆放在墙角的木头网球拍,独自对著墙壁对打起来。她卖力的挥洒让路过此地的外租父温岭眼睛为之一亮,她就这样开启了自己的网球梦想。16岁时她获得了中国大陆成人组单打、双打、混合双打冠军,同时也获得亚洲单打、双打、混合双打冠军。19岁的时候,她为追求职业梦想到美国,驰骋全世界各大网球赛事,陆续赢得了不少佳绩。29岁因受伤被迫停止网球职业生涯。而后为充实自己,选择到美国学院深造经营管理。1993年开始为Star TV体育台担任四大公开赛专业球评至今。1996年在台湾成立胡娜网球俱乐部,长期义务培养有潜力的青少年选手至今。2011因缘际会,她一向拿著网球拍的手,换成了拿着画笔,面对画布她开始了油画创作的旅程。来自上天的恩典源源不绝的灵感,让她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画出了上百幅的画作,从最早的网球系列到外星人系列,以至环保系列、灵魂回家系列、天堂系列、金字塔系列,在让她感受到上天的眷顾,并透过画作表达出对地球及世人的大爱。2012年,她的首次世界巡回展在台北花博馆展出,她并於2013年12月28日在新加坡举办第二次世界巡回画展。《美洲文汇周刊》的本连载系列取自胡娜于2014年3月在台湾商周出版社出版的自传体书籍《胡娜的灵性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