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文接上期)
        那一次在洛杉矶一周的训练中,感觉收获特别大,有了许多人生初次的体验和见识。
        在布雷顿教练家里我初次见识到洗衣机、洗碗机的现代化功能;多球练习,在中国都是教练一球一球送给选手练习,而在这里采用的是自动发球机,球从机器内飞出,平均速度也很有力道,有趣的是练完球后,不必一颗颗捡球,机器会自动回收,真是好玩又先进啊!
        我也首次体验到淋浴的舒适,在那时期的中国,洗澡都是每人拿一个脸盆,冬天会先打半盆热水到大众澡堂,然后再掺半盆冷沙沙,洗一次澡用水量控制在一脸盆。与篮球、排球队的运动员挤在一起,裸裎相望,我非常不喜欢这毫无隐私的一刻,但却又由不得自己!
        这次美国之行非常幸运,九月初时,访问团到达纽约,正好有机会去看了一场美国国网球公开赛。
        上万人的中央球场,我和队友跑上看台最高的一层,球场已变成像豆腐乾那么大小了,但是观众的掌声却如雷贯耳,世界第一的美国女选手艾芙特正在场上比赛,多么令我羡慕的时刻啊!
        当时在我心中又有了新的梦想:打职业比赛与世界最好的选手同台较量,这将是我人生的下一个目标。
        美国之行,让我大开眼界;感觉收获较大的部分,是对未来参加职业赛有了更强的信心。布雷顿教练看过我的球技展现後,对我说:“你非常具有天赋,我愿意作你在美国的教练兼经纪人。”
        他很看好我的未来发展。然而,那时的我并无法决定自己的前途,直到在後来的三年之中,布雷顿教练写过好多封信给中国网球协会,讲明他希望栽培我的用意,而协会对此也没有作出任何答覆。即使最近我与布雷顿教练见面之时,他还向我提及那时的情形。


        十七岁港赢得国际青少年大赛
        (打球像跳舞,赏心悦目)
        1980年去香港参赛,我赢得香港举办的国际青少年十八岁组单打的亚军和双打冠军;隔年又赢得青少年组单打、双打冠军。我在香港渐渐拥有了众多的球迷,在每一场的比赛中,我都能感受到大家给予我的支持和加油。
        外祖父从小就训练我,打球要有美感,犹如在跳舞一样,让看球的观众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爱,这才是上乘的表现!
        我还有一个特别之处:挥拍拼战时总是自然地微笑,让开朗的心情表露无遗。乃因打网球是我最爱做的事,而大家也更喜欢欣赏我的比赛。
        每次去香港参赛,香港的大富豪霍英东先生都会很热情的邀请我们全队人员去吃海鲜大餐。
        这家餐厅名称是“珍宝海鲜舫”,它就在海面上,好多新鲜龙虾,这在大陆很少见的。
        我还有一个很美好的回忆:记得1980年在香港比赛时,香港小姐朱玲玲还陪伴我们全队选手,到香港有名的太平山顶吃饭及观赏夜景。
        那个年代,我感受到香港的繁荣与大陆的辛苦,二者生活差距真大呀!
        接下来一年,我又代表大陆,参加了在墨西哥举办的世界青少年组比赛,分别赢得单打冠军和双打亚军。对於梦想自己能打进职业比赛,又更增添几分信心。
        1982年4月,又再度到香港参加国际成人组比赛,其中有一场四强的赛事至今仍让我难忘。
        对手为香港选手希丽敏,她是香港排名第一的选手,但她从小就在美国尼克网球训练中心接受专业的指导,技术水准相当强,是比赛夺标呼声最高的选手。我与她的这场拼博战打得是天昏地暗,比赛已经三小时仍不分胜负;当打到第三盘比数六比六,进入最後抢小分的关键时刻,我发现她出现抽筋的现象,而我也感受到肌肉开始紧缩,心中明白自己也快要抽筋了。
        我们都咬紧牙硬撑,直到最後一刻。也许是上天眷顾我更多一些吧,在抢七小分的过程中,我总能适时把握住关键的那一分,终於我赢得比赛胜利,争取到进入决赛权的入场券。
        在第二天的冠亚军决赛中,我又以直落二盘的比数打败中国上海选手陈娟,赢得了赛事的单打冠军头衔,同时也在同一天决赛中,搭配李心意赢得双打冠军。


        人生的一大转折点
        (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
        1982年7月,我代表中国队前往美国旧金山圣塔可那拉市,参加女子联邦杯团体赛。我之前已多次来美国参加比赛,因而认识了许多当地的华侨,他们都会在我每次的比赛之时,前来为我加油打气。
        我已连续两年代表中国队参加联邦比赛杯比赛,我是中国的冠军,因而在第一场对战日本时,我被排列为第一号与日本排名第一的冈本久美子交战。
        我在这场比赛中全力发挥,打的得心应手,最後以直落二盘的比数轻松打败对方,为中国队拿下第一点。
        在接下来的第三点双打比赛中,我与老搭挡广州队李心意合作,又再次以轻松的比数击败日本队的选手,为中国代表队进入十六强立下了汗马功劳。Ú
        记得隔天晚上,当地华侨还为我们的首战胜利举办了庆功宴。
        第二天虽然没有赛事,但仍然安排了正常的训练,因为隔天,就有一场对战德国抢进八强的升级之战。
        这一天,可说是我人生中最受煎熬的一天,因为心中有著许多难言的苦衷,可是我却无法对任何人诉说。纵使有万般的无奈,但也只能独自面对。
        我非常清楚,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出现过实现梦想的机会,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够适时把握,机会将稍纵即逝。
        当年仅十九岁的我,其实早在十六岁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梦想著能够自由出国参赛,有著打职业比赛的憧憬。
        我已苦苦等待了三年的时间,期盼中国的体育政策能够开放,同意我出国比赛。
        然而,在那个年代,中国看重的是亚洲运动会和奥运的参赛成绩,因为在1984年之前,亚运和奥运的比赛是不允许职业选手参加的,因此中国不开放让任何运动员到国外去打职业性的比赛。其实,当我十六岁第一次赴美训练,就已获得美国知名教练布雷顿极高的赏识,我知道运动员的运动生命都是有限的,网球选手的年龄到二十五岁就已被称为“老将”了,受伤的情形也会越来越严重。
        因此我也就更加期盼,与欧美选手同台较劲的日子能够早日实现。
        我心里非常清楚:选择离开中国,而在异国他乡只身奋战,这是一条非常艰难的路。我深知这次出国比赛的时机,是我唯一的机会。
        深夜十二点以後,待室友李心意进入梦乡,我手中仅拿了个装冰的桶,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又再上演了一次脱逃计划,这次是为追逐我的人生梦想。

度过最难熬的八个月,万般无奈
        (在美国等待身分的日子)
        从饭店後门离开,我坐进早已在停车场接我的朋友车中,就这样离开球队,也暂别养育我的父母亲和家人好友,我迈出了人生最艰难的一步!
        我的出走事件,引起了极大的国际风波,中国与美国的文化体育交流,因为我的因素引起了严重的冲突。
        当然,这非我本意,更是我所无法预料的。
        在美国,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生活。居留证迟迟未下来,在八个月的等待时间里,由於没有合法的居留身份,我不能在公开场所露面,一旦被移民局发现,我将会被遣返回去,我不敢冒这个险。
        长时间没有正常的训练比赛,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煎熬。在中国早已养成每天要练球的习惯,心里总觉得闷得慌;看到电视里转播的美国网球公开赛,真是好羡慕!
        在那段时间里,我深刻的体会到度日如年的滋味。
        喜欢吃甜食的我,冰淇淋乃是我的最爱,别人是藉酒解愁,而我是以甜食解愁。
        连续四个月的休息状态,我的体重在不知不觉之中,约增加了十公斤;胖胖圆圆的脸蛋,是这前半生最胖的时期。忧郁的人,最控制不住的就是不断地吃零食,我有深刻体会。
        我不断地告诉自己,不可再继续沮丧下去。我与律师商量後,从旧金山搬到洛杉矶的朋友家居住。
        改换了新环境,果然我的心情好了起来,朋友也很喜欢网球,就这样,我们每周都会安排四次的练球时间;虽然这不是正统的职业训练,但能够离开房间,在场上拉拉球活动筋骨,我已觉得幸福又知足了。
       

二十岁开始美国的职业网球生涯
        (求好心切,伤痛伴随而来)
        1983年的4月初,在我二十岁生日的前几天,美国移民局来了通知。这是上天送来的最好的礼物,我终於获得合法居留权了。
我欣喜万分,感觉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为我欢唱,我熬过了最艰辛的那段漫长的日子。
        我即刻开始设定复出训练计划,我有如一只关在笼子里很久的小鸟,等不及就要张开翅膀朝向梦想飞翔,但是此时,更严峻的考验和磨难还在等待著我。由於休息太久体重增加过重,因而恢复训练进行得很不顺利;我又急於在最短时间里恢复往日的体能,但却总是力不从心而受伤连连。
我心急如焚,每天的训练总是练到筋疲力尽,但我仍不断地强迫自己再多作些练习,企图超越自己的极限。多数选手都是在体力不堪负荷的情况下受伤,我的右足踝也成了习惯性扭伤。
        记得在第一年的训练和比赛中,加起来共有六次足踝受伤的情形发生,甚至还有过被救护人员用担架抬出场的例子。
        我为了治疗复健足踝,还专程飞到芝加哥一所运动治疗中心去接受训练。医生建议我每天需要作跑沙滩的训练,为此,我搬到圣地牙哥的海边住了半年,每天早晚都打著赤脚在沙滩上奔跑,的确很有帮助。
        在恢复训练的过程中,我曾遭受到许多磨难,内心也有万般无奈,但我追求梦想的决心却丝毫未改变。
我不断地向自己内心喊话、鼓励、打气;我深知,每一个梦想的实现,必得先付出艰苦的代价,才有可能达成。我咬紧牙根与困难抗衡,渐渐地,我减胖成功,终於恢复了球技的实力。

二十岁遇见生命中的重要贵人
    (生命中的贵人)
        在1983年5月的某一天,世界最知名的网球拍生产代工肯尼士企业的罗光男董事长专程飞来美国看我;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肯尼士的名气早已在世界上打出名号。罗光男董事长对我亲切关怀的言语,让我非常感动!罗董事长是我此生最重要的贵人,因为有他的大力支持,才能让我在美国的职业生涯,无後顾之忧的奋战下去。
        我真是幸运的,在我的人生路途上,每一个阶段,都会有贵人适时的来到我身边帮助我。
        在1983年底,我开始参加一些最小的卫星赛,累积了足够的分数,开始挤进世界的排名行列。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曾经囊括当年中国网球界的各项冠军
网球名将胡娜首次自述她的网球真实 (之二)

                                                                                                                                                              

 

胡娜简历
        1963年出生在中国重庆市,七崴随母亲到成都与父规一起生活,某一天拿起家中摆放在墙角的木头网球拍,独自对著墙壁对打起来。她卖力的挥洒让路过此地的外租父温岭眼睛为之一亮,她就这样开启了自己的网球梦想。16岁时她获得了中国大陆成人组单打、双打、混合双打冠军,同时也获得亚洲单打、双打、混合双打冠军。19岁的时候,她为追求职业梦想到美国,驰骋全世界各大网球赛事,陆续赢得了不少佳绩。29岁因受伤被迫停止网球职业生涯。而后为充实自己,选择到美国学院深造经营管理。1993年开始为Star TV体育台担任四大公开赛专业球评至今。1996年在台湾成立胡娜网球俱乐部,长期义务培养有潜力的青少年选手至今。2011因缘际会,她一向拿著网球拍的手,换成了拿着画笔,面对画布她开始了油画创作的旅程。来自上天的恩典源源不绝的灵感,让她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画出了上百幅的画作,从最早的网球系列到外星人系列,以至环保系列、灵魂回家系列、天堂系列、金字塔系列,在让她感受到上天的眷顾,并透过画作表达出对地球及世人的大爱。2012年,她的首次世界巡回展在台北花博馆展出,她并於2013年12月28日在新加坡举办第二次世界巡回画展。《美洲文汇周刊》的本连载系列取自胡娜于2014年3月在台湾商周出版社出版的自传体书籍《胡娜的灵性对画》。